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網】(09)【作者:jay2332】

 字數:138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九章二女的生活
 
  「小琳,上課要遲到了」張雨涵望著依舊趴在自己胸上的何琳,親昵的說道 此時的何琳,整個腦袋壓在張雨涵的肩膀上面,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 隨意的掠過小腹,放在張雨涵的一個奶子上面,而壓在的肩上的腦袋則嘴里喊著 張雨涵另一個乳房的乳頭。
 
  張雨涵之前在迷迷糊糊中感到從乳頭處傳來的絲絲快感,一睜開眼,看著躺 在自己身上如同嬰兒吮吸母親乳汁一樣何琳,臉上頓時浮現出你一絲母愛的光輝, 隨即神色一暗,便任由何琳將自己的乳頭含在嘴里,就這樣看著何琳一直含著自 己的乳頭。直到快要上課時,才不得已叫醒何琳。對于何琳來說,昨晚的事情的 確讓她勞累不堪,不只身體上的,也包括心理上的。
 
  何琳聽到有人在呼喚自己,從睡眠中清醒過來,還沒等睜開眼睛。何琳就感 覺得自己嘴里含著一個又硬又軟的圓柱型的東西,嘴里下意識的咬了一下,然后 便聽見有人驚呼一聲。何琳連忙睜開眼睛,入眼處是一片雪白的皮膚,一個大大 的乳丘就擱在自己的眼前,而另一只手也傳來了柔膩的感覺。何琳知道自己嘴里 喊著的是什么了,那是張雨涵的乳頭。可是對于自己嘴里含著另外一個女人的乳 頭這種事情,還是讓何琳不知該如何是好,再聯想起昨夜發生的事情,強烈的羞 恥感讓何琳滿臉通紅,不知是該先解釋自己的行為,還是先吐掉嘴里的乳頭,索 性就這樣含著乳頭不動了。
 
  張雨涵感受到乳頭被何琳咬了一下,知道何琳已經醒來,看著依然躺在身上 的何琳,嘴里調笑的說到「你想要吸出奶來嗎?那你可是要叫我媽媽的哦」 
  何琳聽完張雨涵的調笑,更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先吐掉嘴里的乳頭,坐起 身來,抱起自己的雙腿,將腦袋埋在雙腿上面,用背對著張雨涵。
 
  張雨涵看何琳坐在床上,也不言語。猜想她一定是為了如何面對自己的而苦 惱,便坐起身來,將身體輕輕的壓在何琳背上,雙乳摩擦這何琳光滑的脊背,淡 淡的說到「你認為我們做錯了嗎?」
 
  何琳依舊不動,淡淡的回應道「我們是兩個人的,別人會以為我們是變態的」 
  「你就這么在乎別人的看法嗎?」
 
  「可是,可是我有男朋友了」
 
  「笨丫頭,我是女人,你也是女人。我們又沒有傷害誰」
 
  「可是莫雨知道了一定為說我是變態,會跟我分手的」
 
  「這事,你知我知,莫雨怎么會知道?」
 
  何琳沒有在說話,張雨涵知道溫水煮青蛙的道理,不能急于一時。便說道 「先起床吧,要上課了,待會又是那個變態教授的課。」說完,便自顧自的穿起 衣服來,但是想到昨天劉天交代的話,便穿著一半的胸罩脫了下來,拿起枕頭邊 的擴張棒。因為一個乳頭已經被何琳的嘴含硬了,便自顧自地將擴乳棒緩緩的向 昨天擴張的乳孔插去,本以為經過昨天的擴張,乳孔被插進去的時候會好受一些, 沒想到,乳孔經過一晚的休息,也恢復了原樣,在變硬的擴乳棒插入進去時,還 是被擴張帶來的痛處弄的痛哼出聲。
 
  何琳聽到身后張雨涵的痛哼聲,以為張雨涵發生了什么事情,也顧不得不敢 面對張雨涵的窘境,轉過頭想問她的情況,可是入眼處卻讓何琳驚的說不出話來, 本來慌張關切的神色也被驚訝所取代。
 
  何琳轉過頭就只見張雨涵左手拈住自己的乳頭,一根很細的棒子插入到了乳 頭里面去,外面留了一部分在外面。而拿著棒子的右手,還在不斷嘗試使勁讓棒 子更加深入。
 
  張雨涵見何琳轉過頭來,滿臉委屈的向何琳說道「小琳,快來幫幫我,幫我 把這個插進去」
 
  何琳試探性的問道「插進那里面?」
 
  「快幫幫我嘛,我不順手」
 
  何琳轉過身,看著插在乳頭中間的擴乳棒,右手拈住乳頭,左手拿著棒子的 一頭,試探性的向里面插了一點點,隨即張雨涵就痛呼出聲,驚的何琳離開放開 了手,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小琳,你一次性就插進去。這樣我要好過點」
 
  何琳聞言,再次拈住乳頭,有了張雨涵的告誡,一使勁,棒子盡根而入,只 留一個水晶的裝飾在外面。一眼望去,紅色的乳頭上面一顆水晶在熠熠生輝,說 出的淫靡。
 
  「涵涵,你……你怎么做這個啊」
 
  張雨涵再次拿出一根擴乳棒,遞給何琳,揉搓了下另外一半乳頭,等乳頭發 硬后,拈住乳頭遞給何琳說道「這樣很舒服啊,特別是它拔出來的時候」
 
  何琳沒有體會過那種感覺,所以不知道該怎么去接她的話,把擴乳棒插入另 外一個乳頭后,便自己穿起衣服來。
 
  張雨涵熟悉兩個乳頭的擴乳棒后,何琳已經穿衣下床。想到自己的尿道里還 需要擴張棒后,便拿出擴張棒自己插進去,這個比乳頭要容易很多,因為本身尿 道就有一定的寬度了,所以張雨涵沒費多大時間,便將擴張棒全部插入,只留下 一個水晶裝飾在外面。而在張雨涵自顧自的插入尿道擴張棒時,在床下洗漱的何 琳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張雨涵的動作,眼神里說不出的復雜。
 
  白天上課的時候,張雨涵表現并沒有因為昨晚的事情表現的很和以前有什么 兩樣,可是何琳就表現的整個人魂不守舍,對于平時來說張雨涵的親密動作,在 今天也表現的像是很受驚一般,本來話就不多的何琳,這一天除了回答了張雨涵 幾個的問題外,便不再說話。
 
  入夜,何琳早早的躺在了床上休息,她似在躲避張雨涵一般。張雨涵也不故 意去找何琳,因為這種事情對于一個未盡人事的少女來說顯得過于突然和震驚, 得讓她有個自己開導自己的間隙。而要讓何琳一步一步的陷入進去,只有不斷的 誘導她才行,那么張雨涵每晚的自慰行為,無異于一顆強烈的春藥,時時的在刺 激著何琳。
 
  何琳面對每晚張雨涵的呻吟,只有強自壓抑著內心的欲望,可是耳邊傳來的 呻吟聲如同春藥一般不斷地刺激著何琳的全身,一邊是對莫雨和世俗看法的堅持, 一邊是來自原始欲望的勾引,兩個思想在自己何玲的腦子來吵的不可開交。 
  何琳就在這樣的狀態,魂不守舍的過了幾天。
 
  一天早晨,何琳被一陣劇烈的搖晃弄醒,睜開雙眼,就見何琳神色慌張的看 著自己,嘴里的不停念到「快起來了,待會選修課要考試了」連續幾晚性欲煎熬, 對于何琳來說無異于一場酷刑,昨晚迷迷糊糊的睡著,所以現在看起來非常疲憊, 睜開眼的時候還沒明白張雨涵在說什么。等大腦清醒過來,細細回想一下,才發 現今天要考試。然后急急忙忙的收拾起來,忙的不可開交。何琳一邊刷牙,張雨 涵就在一邊幫著梳理頭發,兩人忙完后,急急忙忙跑到考試,發現此時正在發卷 子,上面的監考老師也沒說什么,便讓兩人進去。兩人坐到位置上,對望了兒一 眼,都松了一口氣。于是準備去拿筆,可這時才發現當時走的匆忙,都忘記了帶 筆。兩人又再次互相看了眼對方,發現對方也是如此。不禁「噗呲」一聲笑出聲 來,前面的種種仿佛都在這個笑聲中消去一般。
 
  何琳望著正在向周圍同學借筆的張雨涵,心里涌起一絲不以言明的感覺:雖 然兩人之間發生那樣的事情,但不是正如張雨涵所說,性是彼此兩人的需要,也 沒有傷害誰,自己心里依然愛著莫雨。同時張雨涵也是自己非常的好的閨蜜,就 像是一個姐姐一般,只要在不被背叛莫雨情況下,做那種事情,不也挺舒服的嘛。 
        ******* ******** ******* ******* *****
 
  「涵涵,別咬……輕點」
 
  何琳躺在宿舍的床上,雖然穿著睡衣,但是兩個白皙的奶子卻是從衣服里探 出投來出來,粉紅色的乳頭此時正在張雨涵的嘴里。
 
  張雨涵左手在另一個乳房的乳暈上畫著圈,嘴里對另外一個乳頭大肆蹂躪, 或吮吸或輕咬,弄得閉目享受的何琳嬌喘連連,連聲求饒。張雨涵突出嘴里的乳 珠,抬起美眸望著何琳,嘴里的戲謔的說到「那天不知道是誰喊著人家的奶頭睡 了一晚呢,現在卻要人家放過你」
 
  何琳聞言大羞,嘴里忙解釋道「我只是……只是」一時竟說不出個緣由來。 
  張雨涵見到何琳的囧樣,「噗呲」一聲笑了出來,右手沿著何琳曼妙的曲線, 從何琳的的蠻腰撫摸到大腿再到小腿,直至抓住何琳緊致白皙的小腳,五個腳趾 頭白皙如玉,柔軟無比。張雨涵將何琳的小腿抱住,然后將其向上提起,直到精 致的小腳湊在何琳的嘴邊。然后伸出舌頭,輕輕在何琳的腳心舔過,讓躺在床上 的何琳身體一陣顫抖。看到何琳的強烈反應,便將腳趾頭一一的含入嘴里。何琳 在腳被含入嘴里的一剎那,如遭電擊一般,又顫抖了一下。從腳上傳來感覺,只 覺得張雨涵的靈巧小舌在五個腳趾頭之間來回舔舐,或將舌頭進入腳趾縫之間掃 蕩。一股難以言訴的快感從腳上傳來,弄的何琳全身酥麻,下體也分泌出一陣陣 淫水。張雨涵舔弄了一會何琳的白皙美腳,便沿著筆直修長的美腿,一路用舌頭 舔弄上去,直到到達何琳的桃源之地。此時的小穴已經濕泥濘不堪,淫水早已打 濕了內褲,張雨涵雙手將張雨涵的內褲脫了下來,將性感的紅唇湊了上去,兩片 美麗的鮮紅的唇瓣含住了何琳的一片粉紅的陰唇,「唆……唆」的聲音不絕于耳。 
  在舔舐了一會陰唇后靈巧的小舌輕輕的往陰道里面探入。
 
  何琳大驚失色,以為張雨涵要把整個舌頭都插進陰道里,緊張的雙腿緊緊夾 住住何琳的腦袋,嘴里懇求道「涵涵,這個不要。我想把它留給莫雨。」
 
  張雨涵撐開何琳緊緊夾住腦袋的雙腿,抬起頭。看了眼一臉緊張的何琳,調 皮的說道「我可沒有那么馬虎呢,這個膜還是留給男人的肉棒來刺破才行的。」 
  何琳緊張的心情一下放了下來,看著跪在自己雙腿間的張雨涵,帶著歉疚的 語氣說道「你來躺著吧,我也幫你舔舔」
 
  張雨涵聞言大喜,快速的脫掉了身上的睡衣。何琳正想起身讓何琳躺下身來, 卻見張雨涵調轉身體,雙腿跪在何琳的雙乳上面,身體微微下壓,小穴就直接出 現在了何琳的唇邊。而張雨涵的腦袋埋在了何琳張開的雙腿之間,舌頭在何琳的 小穴和屁用上面不住的游走。
 
  何琳雖然沒有親吻過女人的小穴,但是從張雨涵給自己的感受和自己自慰時 的性感帶知道,女人的那些地方快感會特別強烈。眼睛怔怔看著此時留著淫水, 陰唇有點變黑的小穴,雖然沒有自己的看著那么紅嫩,但是陰唇上面的淫水反射 著淫蕩的水光。何琳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感受著下體張雨涵是刺激自己的小穴 的方式,然后在一一在張雨涵的小穴上面試驗出來。不一會兒,對于張雨涵的那 些敏感帶便知道了大概。兩個女人就這樣呈現69式舔弄起對面的小穴來,直到 兩人同時達到高潮,相擁而眠。
 
  張雨涵和何琳在經過短暫時間的隔閡后,又恢復了以前親昵的樣子,兩人同 學同吃同行,甚至同睡。雖然對于大部分女人來說,睡在一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情,但是張雨涵和何琳兩人同睡時候的淫穢之事卻是誰也不知。當然,對于這事 了若指掌的劉天是個例外。
 
  劉天每天都會張雨涵聊幾句,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一般,只是與別人聊 天的內容不同,他們之間的聊天主要是以性為主題。
 
  「最近尿道棒加大了點,覺得怎么樣?」
 
  「感覺跟第一次插尿道棒時候差不多,可能是尿道被擴大了」
 
  「你的手指能插進去了嗎?」
 
  「我的小拇指能插進去了,不過脹的很疼」
 
  「在等一個星期,你換了第三個尿道棒的時候,我看下我的的手指能不能插 進去。」
 
  「我們好久沒做了,我想要了」
 
  「你這個騷蹄子,不是每次你都說你有事嗎,和何琳做的還不夠嗎?」
 
  「人家還不是為了你的事,你還怪人家」
 
  「何琳這個進展怎么樣了」
 
  「現在知道關心人家了?晚了」
 
  「別啊,我馬上去開房。我好好喂飽你」
 
  「床上舒服是舒服,不過多沒意思啊,不如在外面吧?」
 
  「求之不得呢,我讓所有人都看到你的瘙樣」
 
  「那我現在出門了,你在籃球場等我」
 
  「不要穿內衣內褲」
 
  「你好壞,我去穿衣服」
 
  劉天放下手機,收拾了下便出門到樓下的籃球場去等張雨涵。張雨涵到來后, 挽著劉天的手來到了學校的后山,這里是以前是一個公園,附近的居民和學生都 到這里來散步。劉天拉著張雨涵坐到了道路旁邊的一個椅子上面,看著來來往往 的人,在張雨涵耳邊調笑道「這個地方夠刺激吧?你敢嗎」
 
  張雨涵轉過頭看著劉天調笑的表情,滿臉誘惑的輕咬了下嘴唇,就如兩個熱 戀中的情侶一樣,坐到了劉天的大腿上。兩片臀瓣壓在了劉天的大腿根處,還調 皮的扭了扭。而過往的人群對于張雨涵的動作并沒有在意,因為對于女人坐在男 人身上這種事情他們見得太多了,什么親吻摸奶子的事情或許會讓他們注意一下。 
  劉天被張雨涵的柔軟臀肉一壓,刺激的肉棒立馬頂了起來,可是由于褲子的 阻礙,肉棒感受不到臀肉的柔軟。如果這是在床上,劉天早就將張雨涵推倒在床, 在對其大干特干,可是現在周圍的行人就在他們面前來來往往,他也只得將雙手 環在張雨涵的腰上,以視親昵。
 
  張雨涵感受到屁股傳來的感覺,卻不見劉天有何動作,料想劉天一定是擔心 來往的路人看到他們不堪的動作,便背靠在劉天的胸前,腦袋后仰,枕在劉天的 肩頭,在耳邊小聲說道「我穿的開檔絲襪哦」說完又用臀肉研磨了劉天頂立的肉 棒。
 
  劉天聞言,將張雨涵壓在臀下的短裙拉了出來,讓其舒展開來,然后將自己 的衣服扣子解開,然后用衣服環住張雨涵的身體,雖然不能完全包括,但是包裹 了大部分,對于劉天來說,這就足夠了。劉天瞅準時機,這時候這條路上的沒有 任何人,劉天捏了下張雨涵的臀肉,示意她抬起屁股,然后劉天解開了褲子的拉 鏈,把早已直立的肉棒放了出來,然后一手探入群下,果然如張雨涵所說,裙下 一片真空。摸到了張雨涵小穴的地方,感覺到已經有了淫水,就想把肉棒對準地 方刺進去。不料左邊的路上來了兩個路人,一個孩童和一個老婆婆。一直在觀察 周圍情況的張雨涵一驚,連忙提醒后面正在準備插入的劉天。可是此時的劉天正 在全副身心的準備吧肉棒插入張雨涵的小穴,對于張雨涵的提醒是置若罔聞。眼 見那兩個路人就要來到其面前,張雨涵還沒有等劉天調整好位置,就一屁股坐了 下來,這才擋住劉天外露的肉棒。可這苦了劉天。本來肉棒就硬如鐵棒,張雨涵 那么突然的一坐,讓劉天只覺得張雨涵的臀肉如大錘一般,將自己的的肉棒給敲 平了。那種痛苦讓劉天啊的一聲痛呼出聲。幸好張雨涵沒有一屁股坐到低,只是 緩緩的壓在上面。不然劉天覺得自己的肉棒還沒有享受到女人的美好就要交代了。 
  路過的兩人見張雨涵巧笑嫣然的樣子,雖然是坐在一個男人的腿上,還是善 意的對其笑了笑就走了過去。待兩人看不見為止,張雨涵才抬起屁股,劉天被壓 在臀肉下面的肉棒立馬挺直過來。劉天見自己的小弟沒有問題,對著張雨涵惡狠 狠的說到「要是今天你伺候不好他,我讓讓你的屁股開花。」
 
  張雨涵呵呵嬌笑道「第一次見面不就開花了嗎?你現在不不抓緊時間,待會 人來了看你怎么辦。」
 
  劉天只得先收起報復的心理,尋準位置,肉棒插進了張雨涵的小穴里,這時 遠處又有幾人走來,劉天連忙讓張雨涵坐下,然后見用自己的衣服和張雨涵的裙 擺遮擋住兩人交合的部位。從遠處看,只能看見一對恩愛的情侶,女的坐在男伴 的腿上,享受著夜晚的寧靜。卻不知道此時的兩人下體正緊緊的貼合在一起,不 留一絲縫隙。
 
  劉天就這樣享受著肉棒插在張雨涵陰道里的感覺,看著周圍人來人來投來的 或注視或羨慕的目光,心理一片滿足感。這可苦了張雨涵,張雨涵陰道內含著一 根肉棒就這樣坐在那里,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只有小幅度的扭動屁股,帶動著 陰道摩擦肉棒,能給自己的帶來輕微的舒爽。可是這跟已經享受過肉棒大力插入 的感覺完全不同,雖然周圍的人來來往往很讓張雨涵刺激,可是這并不能彌補被 抽插的快感。
 
  「換個地吧,這樣好難受」
 
  「你不是說這樣刺激嘛」劉天笑道。
 
  「雖然刺激了,你又不動,再刺激也沒用啊」張雨涵委屈的說到,說完還撒 嬌般的嘟了嘟嘴「你以前來過這條路嗎?」
 
  「我不常來這種地方」
 
  「嘿嘿,待會你就知道了」
 
  隨著夜幕的降臨,公園其他地方的路燈都亮了起來,可是唯獨劉天所在的這 條道路沒有亮。周圍都是亮堂堂的一片,偶有光線透過樹葉間的縫隙,打在了這 條因為黑暗而無人問津的小路。劉天兩人則由剛才的坐姿變換成了站姿,張雨涵 的雙腿跪在椅子上面,微微岔開雙腿,兩手撐在椅子的背靠上面,微卷濃密的黑 發,一前一后的甩動著。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在張雨涵屁股后面默默耕耘的劉天, 劉天隔著衣服,握在張雨涵盈盈一握的小腰上,下身的肉棒在張雨涵的小穴里進 進出出。從遠處看,就只看見兩個黑色的人影在不住的動作,只是兩人的動作的 過程中,不時一片白晃晃的東西閃現。
 
  「看到外面的人了嗎,這樣你爽不爽啊」
 
  張雨涵壓抑著因為快感而想發出的呻吟,低聲喘氣道「要是……待會來人了 怎么辦?」
 
  劉天嘿嘿淫笑道「那不更好,讓他們圍觀你這個騷蹄子是怎么挨肏的。你說 的你的那些仰慕者見到你這個樣會怎么想?」
 
  張雨涵似是思索一般,低著頭,從下面注視著肉棒在在家的白嫩屁股中一進 一出道「肯定是想一起肏我啊,你想不想讓我被他們肏啊?」
 
  劉天聞言,肉棒重重的在陰道了頂了幾下,直達花心,嘴里惡狠狠的道「你 要是敢讓他們肏,我今天就讓其他人都來看看你這個騷貨」「人家本來就騷嗎, 你說幾個人同時肏我,那是什么感覺。」張雨涵嘴似帶著無限向往的語氣道,不 由自主的夾緊了陰道劉天一聽張雨涵有這種想法,自己雖然想搞別人的女人,但 是覺對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被被人搞,也沒有去注意張雨涵說這話時那抹狡黠的 笑意,抱著張雨涵的腰,把張雨涵拉下了椅子,然后雙手抓住張雨涵的手腕,向 后拉扯,使其屁股向后撅起,而肉棒仍然插在小穴里。
 
  此時的張雨涵在劉天的動作下,整個身體呈現出一個「S」行樣子,劉天調 轉了張雨涵的身子,肉棒向著小穴一頂,張雨涵屁股受力,腳就不由自主的向前 邁了一步,然后劉天抽出肉棒后又深深插入,張雨涵又向前邁一步,張雨涵就保 持的這樣屈辱的姿勢,被劉天的肉棒肏著行走起來。隨著兩人前進和抽插的動作, 才走了幾十步,張雨涵就因為快感和體力向劉天求饒「不要了吧,我受不了了」 
  張雨涵帶著懇求的語氣說道,可是腳下卻仍然被肏著行走,微微叉開的雙腿, 也在逐漸閉合在一起。
 
  「你不是想讓別人肏你嗎?」
 
  張雨涵突然噗呲一聲笑了出來「男人的占有欲真是強啊」
 
  劉天恍然,這才細細回想剛才兩人的對話,發現張雨涵只不過是給自己開玩 笑而已,不然她那么多人中為何只找上自己?發現自己冤枉了別人,就想馬上讓 張雨涵站直身體,恢復一個正常的姿勢。可是張雨涵在休息了小會后,轉過頭, 對劉天說道「這樣挺刺激的,看著外面的路人,快感來的也快一些。」
 
  劉天也樂于此行,保持著剛才的姿勢,繼續緩慢行走起來,為了給張雨涵帶 來的更大的刺激,每次拔出時都只留龜頭的小半在陰道里,然后在直達花心。張 雨涵沒跨一步,寬松的陰道便在不斷的擠壓自己的肉棒,就像是張雨涵用陰道的 肉壁在給自己打飛機一樣,張雨涵在這樣的另類做愛過程中,也是嬌喘連連,身 體不住的喘氣,雖然張雨涵走起來依舊雙腿開始發軟,但是也享受其中。張雨涵 雙腿不住打顫,行走起來的姿勢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雙腿交叉一起,被肉棒頂 走的時候像模特一樣走起貓步來。
 
  當張雨涵被肏著小穴走了幾步貓步后,劉天差點就被這緊窄異常的陰道給繳 械投降,還好及時拉住了張雨涵的的雙手,自己也停止了肉棒的抽插,這才堪堪 止住射精的沖動。
 
  張雨涵回頭晚了一眼停止抽插的劉天,滿臉春情,笑顏如花,連眉角也微微 翹了起來,似乎是對劉天在自己貓步下幾下就不敢繼續而發出調笑一般。剛轉過 身望向劉天,就見劉天后方的路口處,兩個人影走了過來。張雨涵連忙站直身體, 理了理裙子,不讓自己的大腿春光外泄。劉天見張雨涵的反應,知道有人過來, 情急之下想把肉棒拔出來,卻不了被張雨涵交叉在一起的雙腿緊緊夾住。
 
  張雨涵媚眼如絲,嘴角似笑非笑,像是對香菜劉天說讓別人看張雨涵被肏的 操弄。劉天無奈,就這樣從后面抱住張雨涵,肉棒則是深深的插在對方的陰道內, 幸好有劉天的大衣遮擋,不然被劉天肉棒撩起的裙子肯定會暴露出張雨涵柔膩白 皙的雪臀。
 
  劉天就這樣邁著輕微的步伐,抱著張雨涵的身體,小幅度的邁動腳步,張雨 涵也在帶動下向前邁步,就像是兩隊相互依偎調情的情侶,抱著另外一個人緩緩 前行。隨著和兩個人影的接近,劉天只感覺肉棒被張雨涵包裹得越加緊了,料想 這個女人一定是被這種露出般的性愛刺激的不行,想到這個女人剛才對自己的嘲 弄,便在張雨涵的耳邊輕輕說道「那兩個人要過來了,我們去跟他們打個招呼」 
  劉天說完,陰道在剛才那句話刺激下,一陣收縮。這從劉天肏張雨涵的小穴 以來,第一次發現這個女人的小穴原來也可以夾這么緊。見張雨涵對自己的話沒 有反對,一邊把肉棒在張雨涵想小穴內小幅度的抽插,一邊向著那兩人走去。 
  劉天將放在張雨涵腰側的雙手放了下來,見那兩位散步的是對中年夫婦,便 裝作焦急說道「阿姨,請問XX醫院怎么走?」
 
  那個中年婦女見是對依偎在一起的小情侶,打量了一眼張雨涵,雖然這里沒 有路燈,但是借著路燈透過來的光還是能見到張雨涵此時滿臉通紅,額頭有些許 的汗,便問道「你女朋友生病了嗎」
 
  劉天帶著焦急的語氣向張雨涵說道「涵涵,你給阿姨說下」劉天說完,見張 雨涵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像是小情侶一般的輕輕撞了一下張雨涵,張雨涵「嗯」 
  的一聲,似乎才回過神來。在那對中年夫婦眼中,本來是正常的事情,實際 是確實劉天插在張雨涵因為緊張刺激而收縮的陰道里的肉棒,重重的頂了一下, 張雨涵沒想到劉天在這個時候動他的肉棒,被這種人前做愛的異常刺激之感給弄 的輕哼出聲。
 
  張雨涵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失態,連忙裝作虛弱的說到「全身沒有力氣,腿軟, 很熱」
 
  中年婦女見張雨涵一副弱弱的樣子,全身都靠在劉天身上,隨時一副要倒的 樣子,關心的說到「XX路有個醫院,快去看看吧,多半發燒了」
 
  劉天謝過二人,兩人便離開,直到只見著兩個黑影。劉天這時才把裝作虛弱 依靠在身上的張雨涵身體扶正,嘿嘿笑道「發騷了哪去需要去醫院啊,我給你喂 點特效藥就好。」
 
  說完便抽動著肉棒,把張雨涵肏到了另外一個椅子上面,將張雨涵的裙子掀 到腰間,露出一個白晃晃的大屁股和插在小穴里的肉棒。抓住張雨涵的手腕,讓 她的身體向前傾倒,使得屁股高高撅起,然后就是一陣暴風驟雨般的抽插,把剛 才壓抑的欲望一股腦的發泄在張雨涵的陰道里,張雨涵享受著陰道內肉棒的大力 抽插,一陣陣快感有下體直沖腦頂,嘴里卻不敢大聲呻吟而只發出「嗯……嗯」 
  似愉悅的哼聲,配合著撞擊屁股發出的「啪啪」的肉響聲,像是一首美麗的 協奏曲。隨著劉天喘氣的加重,肉棒大力抽插,帶著被撞擊的雪白雙臀不住的晃 動,看的劉天眼睛里白晃晃的一片,再配合著外面人來人往人流,就像是最烈的 春藥一樣,讓劉天的肉棒肆意妄為。而張雨涵也同樣被這種性愛方式刺激的陰道 一陣陣的收縮。劉天大槍闊府的抽插了百余下,隨即精關一松,濃烈的精液噴射 而出,擊打在張雨涵的子宮頸上,而張雨涵本就快要達到頂峰的快感,隨著這精 液一燙,也成功達到了高潮。
 
  劉天拔出肉棒,看著被肉棒擴張成一個小口還沒來得及閉合的陰道口流出了 白色的精液,因為太多,直接滴在了地上。張雨涵享受了高潮的余韻后,轉過身, 蹲在劉天的身前,抓住剛射精完還沒軟的肉棒,看著馬眼處還殘留精液,滿足的 說了聲「調皮」,便張開性感的紅唇,一口將龜頭含如口內,粉嫩的小舍仔細的 清理起溝冠處的淫水和精液。
 
  劉天一邊觀察著周圍的情況,一邊享受著張雨涵的口舌服務,緊張與舒服兩 種感覺交織在一起,讓本有些軟了的肉棒在張雨涵嘴里又硬了起來,頂在了張雨 涵的腮上,形成了一個大大的凸起,說不出的淫靡。
 
  張雨涵吐出發硬的肉棒,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裙,便為難看著下體不住滴下的 精液和淫水。劉天將肉棒收回褲子看著一臉無措的張雨涵和她下體流出的淫水和 精液。嘴里嘿嘿笑道「就這樣吧,待會就不流了。」
 
  張雨涵白了一眼劉天,拿出紙巾,將紙巾伸入群內擦拭了一番,就將手拿了 出來。
 
  劉天疑惑的說道「紙怎么沒有了?被你吃啦?」
 
  張雨涵呵呵嬌笑道「對啊,被我吃了。我下面可是很好(四聲)吃的哦」 
  劉天挽著張雨涵的腰,繼續散步。心理不禁涌起絲絲復雜,隨著兩人交往的 加深,劉天對于張雨涵的感情可以說是越來越重,那種懵懂的好感,已經快要轉 變為「日」久生情了。可是張雨涵雖然表現的像是一個女朋友般,但是劉天知道, 這只是兩人在外人面前的假象,兩人任然不過是肉與肉的關系。之所以劉天這么 肯定,因為「張雨涵從來沒有吻過劉天」光這一點就足夠了!
 
  劉天放下心里的愁緒,問道「涵涵,小琳的事情怎么樣」因為從最近兩人的 聊天里,劉天已經知道何琳和張雨涵發生的事情,只是張雨涵一直只說結果,沒 有跟他說過細節,所以對于他們兩人的事情,劉天知道的不多,張雨涵也只是讓 劉天多等等。
 
  張雨涵挽著劉天的手,笑著說道「你就等好吧,最近幾天,我通知你。」然 后還不等劉天高興,突然轉變語調,很平靜的問道「你覺得莫雨這個人怎么樣?」 
  劉天一時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為何張雨涵要在這個時候問莫雨的問題,只能 根據簡單的了解說道「溫文爾雅,很有紳士風度」
 
  張雨涵并沒有變換什么表情,繼續追問道「還沒有沒有?」
 
  劉天沒有過多的思考張雨涵為何會問莫雨的問題,因為這是兩人之間第一次 談論另外一個男人,便把見莫雨那次,幾人相識時的莫雨看自己的眼神和在席間 的話回想了一邊,然后帶著不確定的口氣說道「莫雨感覺看我不順眼,雖然看不 出什么具體的表現,但是就是感覺他看我不順眼,反正我對這種人也沒什么好感」 
  張雨涵聞言,頓時平靜的臉如冷冬的陽光一樣燦爛,也不言語,拉著劉天繼 續散步。
 
  劉天看著滿臉笑容的張雨涵,滿臉疑惑,不知自己的哪句話竟讓張雨涵如此 高興,思索了一會,毫無頭緒,便不再亂想,美女在旁,哪有想東想西的時間。 
  兩人在宿舍門口分別后,張雨涵回到宿舍,清洗了一番身體,特別是殘留在 陰道內的精液。心里不斷的思考著該怎么樣才能讓何琳上劉天這小船,看著從噴 頭噴出的水,心里有了計較。
 
  張雨涵佯裝氣憤說道的「小琳,昨晚怎么把手都插我里面去了啊」
 
  何琳委屈說道「我……我看你那樣……那樣自慰挺舒服的」
 
  「你都用你的手肏我了,我要肏回來」
 
  「涵涵……不要嘛……涵涵」
 
  「那你怎么才能讓我肏回來?」
 
  「涵涵,你知道的……我要把處女……留給結婚……」
 
  張雨涵拍了拍趴在自己胸前的何琳的頭說道「笨丫頭,又不是用的小穴。還 有個地方不是一樣可以嗎?」
 
  何琳抬起頭,疑惑的望著張雨涵道「那是哪里?」
 
  張雨涵輕笑一聲「還記的那晚我用手插你那兒了嗎?」
 
  何琳帶著驚奇奇的聲音道「那兒那么臟,而且那么小的地方。」
 
  「那晚你不是挺舒服的嘛?」
 
  「那天我不是第一次嘛,你又弄的我那么舒服。」何琳害羞的小聲說道「洗 一洗就好了,處女留你未來老公。后面就獻給你最愛的涵涵吧」說完還神秘的一 笑,戲謔的說道「說不定你會愛上洗的感覺呢」
 
  如果是以前的何琳,萬萬是不會將這種話說出口的,可是和張雨涵坦誠相對 后,對于兩女之間許多很私密話都在兩人之間變的正常。起初何琳還會對于張雨 涵說的什么「小穴」「奶頭」等性器的名稱感到害羞,可是聽的多了,自己也會 不由自主的說出這些話來,就像是本應該這么說一般。
 
  張雨涵拉著何琳來到衛生間,雖然女生宿舍衛生間比較簡陋,但是還是配備 了熱水器等設施。打開了廁所的浴霸,暖洋洋的光線照射在兩幅裸露的曼妙身體 上,反射出淡淡的光輝。張雨涵在地上鋪了條毯子,讓何琳趴在上面,把白嫩渾 厚的肉臀高高的撅起。然后取出醫療用的一個注射器,將放了溫水的水盆端到身 邊。然后一邊給水盆里倒入一些洗手液,一邊對著何琳說道「小琳,你一定要憋 住啊,就算再想拉也必須憋住。可以嗎?」
 
  何琳轉過頭,看了眼盆里的水和拿著注射器的張雨涵的,微微點了頭。
 
  張雨涵知道何琳是一個下定決心就一定會做到的人,雖然為人內向文靜,但 是骨子里有一股狠勁。所以也不擔心何琳會忍不住就隨意把注射的水給拉出來。 
  將注射器吸滿水,手指在何琳的屁眼上撫摸了下,然后俯下腦袋,伸出舌頭 在屁眼周圍舔舐了一圈后,便把針筒的尖端插入屁眼,緩緩推壓針筒里的水。 
  何琳就感覺得一股溫熱的液體流進自己的菊穴,那種淡淡的舒爽讓何琳對于 張雨涵說的話深信不疑。一針筒的水注射完后,張雨涵又如法炮制,可是隨著液 體的加多,何琳起初還覺得舒服的液體卻成為了痛苦的根源。就只感覺直腸里面 全是水一樣,脹的何琳平坦的肚子已經輕輕的隆起,強烈的便意正沖刺著何琳的 大腦。可是何琳知道屁眼還在不斷地被注射進來更多的液體。那種比便秘更難受 的感覺讓何琳的額頭不禁分泌出層層細汗,身體也在不住輕微顫抖,每次顫抖的 時候都帶動全身,何琳甚至能聽到直腸內傳來的嘩啦嘩啦的聲音。
 
  張雨涵將針筒內的液體注射完后,看著何琳已經隆起的肚子。便停止了注射, 對著何琳說道「小琳,多忍一會兒。現在忍的久點,待會就更舒服。」
 
  何琳忍受著直腸里傳來的脹疼感和便意。屁眼幾次都因為差點忍不住而輕微 張開一個小孔,可是在何琳的強制忍耐下。剛張開一個小孔屁眼迅速的閉合起來。 
  何琳就這樣強自忍耐了1分多鐘,直到快要忍不住時,嘴里喊道「要拉出來 了」
 
  同時,肛門括約肌再也控制不了閉合的屁眼,一股水柱從向上撅起的屁眼里 噴來出來,一時間,水花四濺。幸好何琳平時吃的東西都比較清淡,噴出的液體 只是微微有些發黃。張雨涵看著張雨涵一臉享受排泄快感的何琳,等何琳屁眼內 最后的一點水被直腸吐出來時,嘴里溫柔的說道「舒服嗎?」
 
  何琳此時已經把腦袋和手都趴在了毯子上面,滿臉享受,對于張雨涵的話沒 有半點反應,只有從何琳不是抖動的身體看出她還清醒著。
 
  張雨涵見何琳久久不回答自己的話,在看排出液體后任然不是顫抖一下的雪 白圓臀,帶著好奇的語氣道「小琳,你難道高潮了」
 
  何琳這是半睜開了眼,滿臉潮紅,不知是因為憋紅的還是高潮過后的暈紅, 便想爬起身來。張雨涵見狀,阻止了想站起身的何琳,嘴里嘿嘿說道「還要多洗 幾次哦」
 
  何琳聞言,也不反駁。用剛才的姿勢爬了下去。轉過頭來,帶著期望的眼神 看著張雨涵手中的注射器。
 
  張雨涵不禁啞然失笑,料想這妮子一定是在剛才排泄的時候高潮了,現在讓 她再來幾次,居然那么配合,沒有一絲剛才脹的難受的懼意。沒想到何琳柔弱清 純外表下,居然對自己挺狠的。然后又再次拿起注射器,如此三次之后。何琳又 高潮了一次。不禁讓張雨涵佩服不已,沒想到何琳的屁眼這么敏感。
 
  兩人重新回到床上,何琳經過兩次高潮和四次浣腸后已經全身無力了,只得 任由何琳擺布。
 
  張雨涵讓何琳趴在床上,將一個抱枕墊在了何玲的身下,讓屁股撅了起來, 露出剛才因為反復浣腸后,已經發紅的菊花,配合著本就粉嫩個,還有點發發張 開的屁眼,像是在發出聲的召喚一般。
 
  張雨涵從柜子里拿出了一根小號的自慰棒,放在嘴里濕潤后,便將自慰棒的 對著何琳似在說話的屁眼輕輕的抵了抵。屁眼受到侵襲的何琳顧不得全身酸軟, 嘴里連忙驚呼道「涵涵,你在做什么?」
 
  何琳拿起自慰棒,放在了何琳眼前。嘴里帶著誘惑的說道「這個能讓你升天 的,我就用這個來代替我征服你的小菊花」
 
  何琳滿臉羞紅,一是因為初次見到這根跟男人差不多的東西,二是因為剛才 張雨涵說要用它來肏她的屁眼。
 
  見何琳沒有說什么,張雨涵拿著自慰棒,先在何琳的小穴上沾了一些淫水, 見棒身上都是粘稠的淫水后,便把棒的頂端頂在屁眼上,一用力,自慰棒便進去 了一部分,想必是剛才浣腸時已經輕微的擴張了下屁眼,讓菊花周圍的括約肌軟 化了的效果,再加上本來就比男人要小許多的自慰棒,所以才插入到何琳未經男 人肉棒的窄小屁眼顯得異常容易。
 
  但是對著這個硬硬的物體插入何琳的直腸,還是讓何琳輕輕的「哼」了一聲 , 然后便再無相應,好像剛才浣腸時的兩次高潮已經耗盡了她的體力一般。
 
  自慰棒在張雨涵的動作下越來越快,每次插入都是盡根而入,在全部抽出, 還不待被擴張了一個孔洞的屁眼閉合,自慰棒就又插了進來。何琳雖然沒有享受 過陰道的性愛,不知那是什么滋味。但是對于一個浣腸都能高潮的女人來說,敏 感的屁眼在自慰棒的快速套弄下,越發的快感連連,一直在閉目享受的何琳也因 為直腸內,一會兒飽脹,一會空虛而弄的屁眼酥癢不已,嘴里不知不覺隨著張雨 涵的自慰棒的抽插而呻吟出聲。
 
  在自慰棒抽插了一會兒后,張雨涵的小手已經在快速的套弄中酸軟下來。便 停止抽插了,將腦袋湊到了何琳的雪白脖頸處,帶著絲絲期待的語氣說道「小琳, 來讓我舒服一會兒吧」
 
  何琳艱難的爬起身,趴在了已經躺好,此時正張開修長雙腿的張雨涵小穴面 前,何琳就如往常一般的將腦袋湊上前去,伸出舌頭細細的舔舐起張雨涵小穴的 里里外外。可是在何琳發現,張雨涵今天的小穴上面,尿道口的位置有個水晶一 樣的裝飾品,這跟張雨涵插在乳孔上的水晶裝飾一模一樣,只是大了許多。再聯 想起每晚張雨涵抽出插在乳孔里擴張棒的享受樣子,一股惡作劇的念頭浮現心頭。 
  何琳伸出小手,抓住水晶裝飾的頭部,然后緩緩的看著快有1厘米粗的擴張 棒從張雨涵的尿道里緩緩被拉了出來,原本以為會發出驚呼的張雨涵卻沒有預想 中的驚呼,何琳一邊抽出擴張棒,抬頭向張雨涵看去。就只見張雨涵抓著自己的 兩個奶頭不住的揉捏,乳頭頂端的正猶有一節被拉出的擴乳棒。張雨涵感受到下 發何琳投來的視線,對于何琳拉扯尿道棒的行為報以鼓勵一笑,嘴里因為乳頭快 感而斷斷續續的說道「小琳……我肏了……你……你的屁眼……我就讓你肏我的 ……尿道」
 
  何琳雖然知道張雨涵是一個喜歡受虐的女孩,但是也對于其花樣百出的性虐 方式嘆為觀止,見張雨涵對于尿道扯出尿道棒并沒有不適,想必是有了一定的經 驗。便如同剛才張雨涵肏弄何琳菊穴一般,將手中的尿道棒在張雨涵的尿道中緩 緩抽插起來。抽插了一會兒,何琳發現張雨涵緊閉雙眼,額頭有細汗冒出,想必 是這尿道棒給張雨涵帶來很的痛苦。便停止了手中的抽插,關切的問道「涵涵, 還是不要了吧」
 
  張雨涵看了看露出一截的尿道棒,對著何琳說道「小琳,沾點你的愛液,不 潤滑肯定舒服啊」
 
  何琳恍然,將尿道棒全部抽出,在自己的小穴上面來回抹了幾下,見全部沾 滿淫液后。在重新插入已經被擴張了成一個小孔的尿道,這次因為粘稠的淫水的 緣故,插入時異常的順滑,在反復抽插了幾下后,便聽見張雨涵聲音之聲「小琳 ……可以再快點」
 
  何琳聽后只是微微笑了笑,便加速了手上的抽插速度,然后將剛才何琳肏自 己的屁眼的自慰棒「噗」的一下插入了張雨涵的屁眼,一下刺激兩個不是正常性 愛的地方,一會兒尿道棒和自慰棒同時插進尿道和屁眼,然后在同時抽出來,又 一會兒插進尿道,抽出屁眼。在何琳這無師自通般的雙重刺激之下,張雨涵被下 體的快感的嬌喘連連,嘴里騷浪的呻吟道「小琳……好刺激……好……舒服…… 屁眼再深……深點……啊」
 
  在雙管齊下的刺激中,張雨涵尿道噴出了因為快感而失去控制的尿液,濺射 在何琳的臉上。何琳被這突然的尿液弄的手足無措,慌慌忙忙的下床去清洗起來。 
  當何玲清洗完濺射在身上的尿液回到床上時,見此時正常更換床單的張雨涵, 何琳嘴里囁囁的道「涵涵,你都尿在我身上了」
 
  張雨涵轉過頭,一臉愉悅的說道「下次我讓你尿我身上,嘴里也行」說完, 還對何琳眨了眨眼。
 
  何琳被張雨涵這毫無遮攔的話弄的臉蛋一紅,一時不知該說什么是好。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 金幣 +13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