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江南大學系列-美女演講師王悅可】(完)

 字數:11593
 

  秋季開學時期,江南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在開學期間,聘請了一位全國知 名才女導師來演講,陳寶柱所領導的學校施工團隊負搭建這次演講的平臺。 
  陳寶柱在江南大學真是風生水起,先是與江南大學四位校花級美女發生關系, 又討好教導處主任留在江南大學作為學校后勤工作的領班子,物色了江南大學美 女,此番受到學校的通知,在教學樓前搭建演講平臺。
 
  「李二,你動作快點,別磨磨蹭蹭的」陳寶柱此時在休息區里下達施工命令, 躺著睡椅。悠閑的看著施工,這時,陳寶柱眼前一亮,一位身高修長的美女向他 走了過來。陳寶柱眼睛都直了,從未見過如此美麗動人的成熟美人,與江南四大 校花一比,絲毫不落于下風。下身是長度適中的貼身半截裙,上身就是隨便的一 件緊身白色吊帶,那闊領口作一字形拉到溫柔的雙肩盡頭!適當的暴露,顯出女 性胴體優美已極的曲張線條!
 
  只見這位美女教師走到陳寶柱的施工現場,左右看了一會。然后語聲柔和的 說道:「請問這里誰是陳師傅」。
 
  陳寶柱聽了以后簡直是色欲沖天,這么動聽的聲音,此時陳寶柱回過神來。 「啊!我就是。請問這位老師您找我什么事呢。」
 
  王悅可溫柔的對陳寶柱笑了一下說道:「哦,陳師傅是這樣的。我想把這演 講臺的底部稍微搭建底一些。不知道可以嗎。」陳寶柱聽了以后,豪爽的說道: 「沒問題。哦對了,請問你是這里新來的老師嗎?」
 
  王悅可回答道:「嗯,是的。我今天剛來報道,來江南大學演講幾天。」 
  陳寶柱心里稍微失望了,心想著才來幾天。怕是沒機會與這位美人一翻風雨 了。
 
  陳寶柱看了王悅可幾眼,王悅可此時臉色有點紅潤,不好意思的轉了下頭。 
  陳寶柱立刻問道:「還不知道老師姓什么呢。下次見面也好打招呼。」 
  王悅可著若仙子般輕輕轉過娉婷的嬌軀然后又柔風吹柳的回過身子道:「我 叫王悅可。您叫我小王就好了」。
 
  陳寶柱體內欲血之焰瞬即火奔上腦際,真想和她翻云覆雨啊。
 
  往后的幾天,陳寶柱陸續和王悅可交談了搭建演講臺的事情。
 
  也知道了王悅可得宿舍。
 
  陳寶柱一有空就會來聽王悅可演講。
 
  這天,有一個很好的時機給了陳寶柱,隨著演講的結束,人文學院辦了一個 酒會來歡送王悅可。
 
  王悅可今天她穿上無袖的黑襯衫,衫擺下打了個小蝴蝶結,里面是極緊繃的 紅色Lowcut,加上身材本來就好,惹得眾人口水直流。
 
  在酒會上,大家相互敬酒。
 
  王悅可是不喝酒的,所以用的是飲料。
 
  陳寶柱因為幫了王悅可很多忙,今晚也被邀請來參加舞會,陳寶柱心里想著, 這是最后的機會了,說不定以后再也看不到這位美人了。
 
  于是陳寶柱拿起了一個杯子,從身上掏出了白色的小藥粉,全都倒了進去。 然后攪拌均勻。
 
  發現顏色沒什么變化后,拿起杯子走向王悅可。
 
  陳寶柱對王悅可說:「王老師,祝你今后在演講的道路上越來越好。希望下 次還能到我們學校來演講。」
 
  陳寶柱心里緊張萬分,這是最后的機會啊。
 
  王悅可接過杯子看都沒看就直接喝了下去,然后說道:「陳師傅,謝謝你這 幾天來的幫忙,下次有機會我還會再來的。」
 
  陳寶柱看著王悅可喝了那杯飲料,心里開心極了。
 
  酒會進行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此時王悅可覺得有點頭暈。她心想應該沒喝酒, 都是飲料,可能最近忙著事情多,太累了。
 
  宴會廳里,各色的同學圍成一個個的小圈子,討論著各自感興趣的問題,但 場面并不顯得嘈雜。
 
  王悅可和身邊的同學交談了一會兒,感到一絲的疲倦,于是欠身說了聲「對 不起」,離席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洗手間里一個人都沒有,只有揚聲器在播放著柔和的音樂,王悅可站在洗手 間的鏡子前,出神地望著自己美麗的容貌,感到一種發自體內的疲倦正緩緩地占 領全身。
 
  王悅可以為是一周多以來的工作壓力所致,沒怎么在意,她補了補妝,撥弄 了一下額前的劉海,又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長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又坐了一會兒,王悅可覺得越來越累,甚至有一種困頓的感覺,連明亮的吊 燈光線都顯得刺眼,旁人的談話聲也變得嘈雜,于是打算準備回去了。
 
  陳寶柱見機會來了,就上前扶著王悅可說到:「王老師,你是不是累了,要 不我先送你回去?」
 
  王悅可此時是真的累了,于是點了點頭。
 
  陳寶柱向各位同學敬了杯酒,就帶著王悅可出去了。
 
  下了樓梯,陳寶柱在門外攔了一輛的士,輕聲的跟師機說了天華酒店。 
  在車上,王悅可快睡著了,問問了陳寶柱,什么時候到學校的宿舍。
 
  陳寶柱回答說快了。
 
  到了天華酒店,陳寶柱開了一個單人房間,此時王悅可有點暈但是還是看清 楚了周圍,這不是學校啊?
 
  陳寶柱說:「太晚了,學校已經關門了,我給你開了一個房間,你今天休息 好了,明天再回去。」
 
  陳寶柱還是小心翼翼的攙扶著她,轉過了服務臺后就幾乎是擁著王悅可往前 走了。
 
  王悅可只覺得頭暈得厲害,只好靠在陳寶柱的肩膀上,兩人一同走進了18 號房間。
 
  王悅可推開了房門,全身上下有說不出的不舒服,只覺得心里頭發悶,她身 子斜靠在房門之后的墻上,手提包也掉在了地毯上,她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不知 道自己是不是病倒了。
 
  陳寶柱反身關上了房門,走廊的通道燈清晰的照在房間的金屬銘牌上,上面 的數字赫然是「18號」。
 
  陳寶柱將房門鎖好并且插上門閂,然后將「請勿打擾」的標志燈打開,這才 挽著王悅可走進屋內,他不希望等一會兒在「享受」的時候受到騷擾。
 
  陳寶柱扶王悅可進房間后,由于房間沒有開燈,陳寶柱對著王悅可說:「王 老師,我不打擾你休息了。我先回去了。」
 
  王悅可心里覺得陳寶柱是好人,于是就點了點頭。
 
  陳寶柱扶王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自己轉身走入了浴室。
 
  聽到陳寶柱關上浴室門的聲音,以為陳寶柱出去了,王悅可軟弱的斜靠在了 沙發的扶手上,高聳的前胸隨著呼吸的節奏而不住的起伏著,雙瞼微微合上,鼻 翼也在輕扇著,她的雙頰慢慢的發熱,很快就緋紅得如同天邊飛來的一抹彩霞了, 她覺得體內有一股溫熱的氣流逐漸的升起,向著她的四肢百骸擴散出去,她的呼 吸越來越急速,心跳也越來越快,令她情不自禁的想呻吟起來。
 
  陳寶柱從浴室的門縫里偷偷的注視著王悅可,嘴角開始露出喜形于色的微笑, 剛才王悅可宴會上喝下的那杯飲料里已經被他神不知鬼不覺的放入了一種高效的 迷幻藥,王悅可現在的這個樣子,正是迷藥開始發揮作用的表現,他知道自己的 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心里的欲望越來越強烈。
 
  此時的王悅可漸漸覺得胸前和下體莫名其妙的感到一種渴望,渴望著能有一 雙大而有力的手輕輕的觸摸,就像是在和男友溫存時產生的那種感覺一樣,這種 無法抑制的渴望幾乎令她立即撫弄揉按起來。
 
  陳寶柱看到王悅可藥效已經上了,于是走了出去,由于沒有燈光,王悅可此 時也沒注意。
 
  陳寶柱獰笑著一步跨上前,右手已經同時緊緊地抓住了她的皓腕,王悅可立 即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自己向前拉過去。
 
  「啊!你是誰,你要干什么?」王悅可此時驚呼了起來。
 
  「王——王老師,是我。」陳寶柱輕聲的回答道。
 
  「是你?陳師傅,你不是回去了嗎?」王悅可道。
 
  陳寶柱回答道:「我——我擔心王老師,而且以后在也見不到你了,所以就 回來陪著你了。」
 
  王悅可此時狀態不好,于是就說:「陳師傅,你回去吧。我沒事的。」 
  陳寶柱此次哪里肯放過這個機會,于是道:「王老師,我喜歡你,我愛你。」 
  「啊——」王悅可此時不可置信的聽著陳寶柱的回答。
 
  就在王悅可發愣的時候,陳寶柱突然抱住王悅可的身體,滿口煙味大嘴狠狠 的吻上了王悅可那櫻桃粉嫩的櫻唇。
 
  王悅可心里震驚極了,腦子里一片空白。加上身體乏力,任由陳寶柱親吻自 己。
 
  陳寶柱見王悅可發愣,于是撬開了王悅可潔白的牙齒,舌頭伸了進去,吸住 了王悅可得的天香舌來回攪動。
 
  陳寶柱覺得鮮美無比,濕潤而香甜,真是人間仙露。
 
  王悅可回過神了,推開了陳寶柱。「陳師傅,不可以。」
 
  陳寶柱哪里管她,繼續抱著王悅可,越吻欲望越強,雙手不停的撫摸王悅可 得身體。
 
  「放手!你想干什么?」王悅可氣急之下用力地掙脫了陳寶柱的手。
 
  陳寶柱撫摸上了王悅可那傲然挺立的雙乳,柔軟而有彈性,讓陳寶柱愛不釋 手。
 
  「下流!你給我出去!」王悅可察覺到一絲不妙,用力地捶打著陳寶柱的雙 手,可是一點力氣也使不出,只好高聲呼叫起來:「救命啊!放開我!」 
  陳寶柱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也沒有阻止王悅可的呼叫,而是雙手一合橫身 抱起了王悅可的身體,逕直的走向臥室。
 
  陳寶柱把王悅放到了床上,臥室燈打開了,王悅可只覺得一陣刺眼的光芒照 得眼睛都睜不開,她翻動著身體想從床上坐起來,可是一點用也沒有。
 
  陳寶柱騰的跳上床,弓著身子跪在王悅可的旁邊,一雙眼睛射出野獸一樣的 綠光。
 
  「你……你這個不知廉恥的禽獸,你究竟想干什么?」王悅可驚恐的躲避著, 聲音有些兒顫抖。
 
  陳寶柱此刻很緊張,于是回答道:「王老師,我很喜歡你,第一眼看到你, 就喜歡上你了,你明天就回去了,我怕見不到你,今晚我要得到你。我要占有你。」
 
  說完,陳寶柱伸手在王悅可白凈光潔的臉蛋上狠狠的摸了一下。
 
  王悅嚇得尖聲呼叫起來:「不要啊!放我走!」
 
  她躺在床中央,幾次想將身體支撐起來,但全身好像一點兒力氣都使不上, 只能在床上蠕動著。
 
  陳寶柱翻身坐到了王悅可的身上,頓時,一股溫暖柔軟的感覺沿著陽具一直 蔓延到四肢百骸,陳寶柱的肉棒「騰」地將內褲上的那個帳篷撐得緊緊的,直勾 勾的指著王悅可的豐美嬌軀,幾乎要穿褲而出。
 
  王悅不由得閉起了雙眼不敢再看,于是陳寶柱慢慢地俯下上身,眼光垂涎欲 滴的在王悅可雪白的肌膚上掃來掃去。
 
  「真美,王老師,你真美。」陳寶柱口水直流的說道
 
  陳寶柱色迷迷的眼光在王悅可的美體上逡巡著,盡情地飽覽著修長曼妙的身 體曲線,白皙光滑的細嫩肌膚和嬌艷動人的美麗容貌。
 
  在藥物的作用下,王悅可雙頰滾燙,鼻翼微扇,柔軟嬌嫩的朱唇略略張開, 露出那一排整齊潔白的皓齒,顯得嬌媚無比。
 
  陳寶柱被那艷若桃紅的櫻桃小嘴撩撥得色從心生,不顧王悅的竭力反抗,一 口吻了上去,粗糙的舌頭野蠻的伸進了王悅可的小口。
 
  王悅只覺得眼前一暗,一張粗魯的大嘴已經貼到了自己唇邊,她把臉向兩邊 拚命的擺動著試圖避開那張大嘴,但一只強壯的手臂一下子卡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讓她無法動彈。接著一條肥厚的流著唾液的舌頭示威似的在她的粉臉上舔了一口, 然后強行鉆進了她的櫻桃小口。
 
  陳寶柱的舌頭放肆的在王悅可口中活動著,時而王悅可的小舌頭糾纏在一起, 時而又沿著光潔的牙齒游走,兩人的口緊貼在一起,王悅感到說不出的惡心和憋 悶。
 
  陳寶柱的雙手也沒有空著,他順著王悅那粉嫩的頸側滑到她光潔的雙肩上不 住的揉捏著,王悅渾圓的肩頭不由打起了寒戰。
 
  陳寶柱的淫手還在往下挪動著,隔著黑色低胸裙那層薄軟的胸墊,陳寶柱清 楚的感覺到了手指下柔軟溫暖而彈性十足的高聳雙峰。
 
  「好一雙誘人的尤物!」絲毫不亞于黃若希的雙乳,陳寶柱如同發現了新大 陸一般,一雙祿山之爪緊緊的握在王悅可的胸前,用力地松緊運動起來。王悅可 的胸前一陣的酸軟發漲,不由得大聲地呻吟起來。
 
  一陣不間斷的長吻后,陳寶柱的嘴離開了王悅可溫柔的櫻唇,在光潔的臉上 和脖子上亂拱起來,雙眼不失時機的欣賞著秀美的女體。
 
  王悅身上穿著的晚裝,是一件意大利出品的無肩帶的黑色低胸長裙,長裙上 緣一字型的平胸設計使她纖細嬌嫩的頸項,柔美圓潤的雙肩,象牙玉雕般的雙手 全都裸露在外,在黑色的底色襯托下尤其的細膩潔白。更令陳寶柱著迷的是那一 雙晶瑩雪白、溫軟光滑的玉乳,飽滿渾圓的線條一覽無遺,連尖尖乳峰頂的兩點 都似乎隱約可見,低胸裙那緊繃的水平上緣使雙峰的上緣更是挑逗似的袒呈在外, 散發出迷人的光澤。陳寶柱可以清晰的看到玉乳柔和迷人的圓弧和兩峰之間令男 人瘋狂的淺溝,只要從胸前扯開裙子,那一對柔軟渾圓的雪白尤物就會乖乖地落 在自己的手中。
 
  陳寶柱伏在王悅可身上,出了神似的看著這大半隱藏在裙下的雪峰,心神旌 動,恨不得立即動手將那薄薄的黑色布料撕個粉碎。
 
  粗重的氣息噴在王悅的臉上,令她感到惡心,于是她用上最后的一分力氣擺 動身子,將陳寶柱從身上翻了下去,只是這樣一來,她再也沒有力氣從床上爬起 來逃走了。
 
  「求求你——放過我吧,陳師傅。」王悅可無力的呻吟著。
 
  陳寶柱不予理會,他的手順著王悅可的踝部緩緩的向上滑去,粗糙的手指馬 上感受到一種細膩光滑的暖流涌起,一邊體會著王悅可晶瑩光滑的絕品雪膚以及 柔和起伏的優美線條,一邊在腦海中臆想著王悅可修長苗條的美腿模樣,喉嚨發 出呼嚕的可怕響聲。
 
  在毫無阻力的情況下這雙手很快就滑到了王悅可的大腿根部,然后挑起薄薄 的三角褲的邊緣,一直往兩腿之間隱秘的樂園撫去。
 
  王悅可的下身感到了一陣的瘙癢,兩條柔軟的大腿頓時繃直了夾在一起。 
  「不要啊,住手!」王悅可痛苦的呼喊起來,然而這悅耳的聲音在陳寶柱聽 來簡直就像美妙的歌聲和呻吟聲。
 
  陳寶柱高高的扯起王悅可的裙擺,把黑色長裙的下緣一直拉到了膝蓋以上, 讓她的玉腿暴露在他淫穢的目光下。
 
  那散發著瑩澤光芒的白皙胴體像受驚的小羊羔,開始四處躲避,王悅可扭動 著身軀,想阻止對方下流卑賤的舉動,可是她的雙手每次護住下身,立即又被陳 寶柱拉開壓在頭上,她根本無力抵抗。
 
  在酒店房間明亮的燈光下,只見王悅可雪白修長的雙腿緊緊的交疊著,在陳 寶柱淫穢的目光中驚戰不已。
 
  陳寶柱用雙腿壓著王悅可的下身,雙手從她的裙底摸索著伸到她的腰部,他 挑起王悅可三角內褲的上緣開始往下褪去。「不要啊,求求你,不要!」王悅可 哭訴、哀求著,陳寶柱仿佛根本沒有聽到。
 
  「陳師傅,不要啊,求你了。」王悅可呻吟的喊道。
 
  王悅可身上的低胸長裙非常的貼身,陳寶柱的手在窄窄的裙子里不斷地摸索 著,一點點的將三角褲向下扯。
 
  先是左邊的褲腰,然后是右側,接著窄窄的褲襠也被拉了下來,很費了一番 工夫,陳寶柱才把王悅可的內褲拉過豐腴的雙臀,看到那窄小的黑色的蕾絲花邊 的三角內褲終于被脫到大腿中部,陳寶柱的肉棒立即昂起了頭。
 
  兩人的肌膚緊貼著,輕輕的摩擦反而越發的刺激起陳寶柱的色欲來,陳寶柱 迅速地將黑色的內褲扯到王悅的腳踝上,然后撲倒在她的身上狂吻起來。 
  王悅可白皙的臉上、頸上和肩上都落下了一個個的熱吻,陳寶柱猩紅粗糙的 舌頭貪婪地舔吸著王悅可的玉肌冰膚,王悅可抽泣著淌下兩行恥辱的清淚,順著 光潔的面頰滑落到床單上。
 
  陳寶柱將王悅可的嬌軀翻轉了過來,長裙因為陳寶柱的擁抱和撫摸已經凌亂 不堪,陳寶柱急不可耐的將裙子的胸前一抹向下掀開,兩座渾圓飽滿雪白晶瑩的 柔軟山峰擺脫了低胸裙的束縛,立即展現出來。
 
  一瞬間,一雙玉乳那純白的膚色、圓渾挺拔的曲線和高聳乳尖上的嫣紅兩點 直接的暴露在陳寶柱饑渴的目光之下,因為他用力的緣故而輕微的抖動著。 
  陳寶柱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巨響,全身的肌肉幾乎同時緊縮,胯下的長 槍更是痙攣起來。
 
  他更猛力的將長裙的前幅扯到王悅可平坦的小腹上,令王悅可的雙乳赤裸裸 的袒露在空氣中,接著他的十指就如同鐵鉤一樣抓在了她嬌嫩豐美的椒乳之上, 讓她吐出了悠長而苦悶的太息聲。
 
  王悅身體扭動著,不讓陳寶柱順利的脫下自己的裙子,陳寶柱感受著掌中柔 軟而飽滿的雙乳,然后騰出一只手來繼續剝去王悅可身上的長裙。
 
  裙子被揉成一個圈,很快就被陳寶柱從王悅可的雙足間扯了出來,陳寶柱將 裙子握在手中,被剝脫的黑色長裙遠離了王悅可完美的身體,失卻了原來飄逸的 美態,陳寶柱的手指慢慢的松開了,裙子于是倏的從他的手中跌落在地面上,像 極了一片的深秋的落葉。
 
  陳寶柱心里開心極了,陳寶柱望著床上的王悅可舒展著的雪白晶瑩的絕美胴 體:長發如云、美顏如玉、柳眉如黛、櫻唇如朱;烏黑亮澤的披肩秀發散落在胸 前背后,發絲纏繞在雪白的肌膚上構成了惑人的圖案;美麗的大眼睛因羞辱而緊 閉著,俊俏迷人的容貌在藥物的激發下格外的嬌艷嫵媚;白嫩的脖子轉到了一旁, 形成了一道光滑的曲線,一直連接到精致的雙肩上;高聳的一雙玉乳尖尖上,渾 圓嫣紅的小乳頭含羞答答的挺立在明亮的燈光下;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一個淺淺 的小隱窩鑲嵌在白玉舞臺的中央,挑逗的露出可愛的臉蛋;修長勻稱、雪白柔滑 的大腿在膝蓋的地方微微的彎曲著。
 
  陳寶柱癡迷的注視著這天造地設的完美女體,激動得手足發抖,他屏住呼吸, 王悅可無助的躺在床上,被迫展現著自己視若珍寶的美麗身軀,即使是她深愛的 男人也從未能那么仔細的閱覽她的每一寸肌膚,然而現在……
 
  陳寶柱迅速的脫去了自己身上僅剩的內褲,然后龐大的身軀凌空跳起,向著 王悅可纖毫畢露的雪玉嬌軀壓了下去。
 
  「啊——求你了嗚嗚,不要。陳師傅,求求你了,我不能對不起我男朋友啊。 你不能這樣啊——」王悅可無力的擺著頭,身體被陳寶柱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陳寶柱看著王悅可那嬌美的容顏,欲望之火迅速升溫,他用力的吻著王悅可 的雙唇,王悅可被吻得透不過氣了,嘴里只能發出——唔唔唔的聲音。
 
  陳寶柱將王悅可緊緊的擁抱著,四肢和下腹盡量貼近她的身體,吸取著她溫 潤如玉的精華。
 
  陳寶柱揉搓著王悅可的一雙粉嫩玉乳,胯下的肉棒已經等不及的插到了她一 雙亮麗修長的玉腿間,通紅的龜頭一豎一豎的觸向亮澤的黑森林下的神秘花園。 
  「唔——求你了,不要。」王悅可再次懇求著。
 
  陳寶柱哪里肯放過她,于是對著王悅可道:「小王,我真的很喜歡你,我要 讓你成為我的女人。」
 
  王悅迷亂的望著臥室的天花板,任由陳寶柱在自己玉潔冰清的胴體上肆虐著。 
  自從喝下那杯她本不該接過的飲料,她已經無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了,陳寶 柱公牛一般健壯的身體牢牢地把她禁錮在身旁,她根本不可能有逃脫的機會。 
  忍受著陳寶柱粗糙的舌頭在自己身上不停的舔吻,王悅可只覺得渾身上下都 起了雞皮疙瘩。
 
  更讓她難受的是,陳寶柱那丑陋不已的陽具,在自己雪白的下體頂著撞著竟 然伸到了兩腿之間,在嬌嫩的秘穴口前后的摩擦起來。
 
  王悅可的下身頓時被一股又癢又熱的氣流所包圍,敏感的神秘花園在陳寶柱 肉棒的刺激下開始傳來一陣陣的興奮感覺,王悅可不由得嬌喘連連。
 
  突然,一條溫熱潮濕的物事蛇一般的爬到了神秘花園的入口,一動一動往里 直鉆,陳寶柱的舌頭直接在王悅可的外陰上舔了起來!
 
  「礙…啊!住手!陳師傅不要啊!」王悅可快要喪失的意識猛然清醒了,可 是這樣除了增添對她的折磨一點兒幫助也沒有,她微弱的呼叫簡直跟蚊子叫一般, 更別說掙扎了。
 
  陳寶柱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擋,索性扳開王悅可雪亮的玉腿,手指分開緊閉著 如同貝殼一般的大陰唇,越發起勁的對著新鮮多汁的陰蒂挑逗起來。
 
  他的手指分開了緊閉的玉門,巡視著那橢圓形的神秘通道入口,王悅可的全 身在他手指的用力之下開始不可抑制地顫抖起來。
 
  在王悅可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陳寶柱已經把他的手指深入到她的體內, 并不斷地對著鮮嫩的洞壁屈伸起來。
 
  一種熟悉的沖動感立即溢滿了王悅可的全身,令她的下身馬上收縮起來,被 手指撐開的玉門也同時緊緊地包繞在陳寶柱的手指上,一道透明的溪流源源不絕 的自豐美的玉門間緩緩流到了陳寶柱的手指上。
 
  感到手指被溫暖所包圍的同時,陳寶柱會心地淫笑起來,沾滿了王悅可愛液 的手指又往她的秘道里插深了一點,然后伴隨著她上升的越來越強的欲望,扭動 得更帶勁了。
 
  陳寶柱對著王悅可淫笑著說:「王老師,你還說不喜歡呢,你看這是什么, 你下面都已經濕了呢。」
 
  王悅可心里憤怒極了,但又無可奈何,只能嘴里說:「算我看錯你了,卑鄙!」 
  陳寶柱笑了笑無所謂的回答道:「只要能得到你,我什么都愿意。」
 
  王悅可欲哭無淚。
 
  黑夜給了陳寶柱一雙黑色的眼睛,他卻用它探索燈光下熠熠生輝的完美女體, 陳寶柱很滿足的看著王悅可羞怯萬分、可是又欲罷不能的嬌媚樣子。
 
  在手指輕盈靈活的挑逗下,王悅可作為成熟女性的本能被暴露無遺:妖嬈伸 展的肢體不知不覺中已經緊貼在自己的身體上,兩條光滑可鑒的瑩白大腿更是彎 曲著夾住米健的手臂輕輕摩擦起來;越過稍稍分開的大腿,兩扇珠圓玉潤的玉門 在米健的調教下逐漸的張開了,含羞的小秘穴此刻已是隱約露出了嬌美的小口; 溫稠的愛液早已濡濕了她會陰的各個角落,微卷的陰毛因此而綴上了幾顆小小的 露珠,瓊漿玉液滋潤了本已雪白嬌嫩的肌膚,為她平添了一層誘人的光澤;高聳 的胸前,晶瑩挺拔的一雙椒乳,緊隨著胸膛的起伏而急促的上下抖動著,乳尖上 一對精致的小櫻桃也在不斷的刺激下變得更加的鮮艷和渾圓。
 
  春情蕩漾寫滿了王悅可俏麗的容顏,盡管她的一雙明眸里還充滿了羞辱和不 愿的神色,但熾熱緋紅的面頰和微微張合的溫柔雙唇卻表明她已經屈服了。 
  陳寶柱知道時機已經成熟了,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動作,拔出手指的同時,他 再次分開了王悅可的雙腿,王悅可無奈地轉過臉,淚水又一次無聲的淌下。 
  陳寶柱凝視著近在咫尺的嬌美裸體,肉棒已經繃得有些兒疼痛了。
 
  他鄭重的伏在王悅可身前,通紅的龜頭如同在弦之箭瞄準了王悅可的玉門, 然后他的雙手伸到了王悅可的膩滑雙臀下,輕輕的托起了她的下身。
 
  在最后進入之前,陳寶柱仔細地校正了肉棒前進的方向,他湊到王悅可的耳 邊得意的說了一句:「王老師,我來了,我終于得到你了!」
 
  接著就以雷霆萬鈞之勢刺向柔弱無力的赤裸美體。
 
  巨大得如同手電筒的肉棒揮舞著,帶著可怕的嘶叫聲,粗暴無比而又準確無 誤的鉆進那小小的嬌嫩通道,侵入了王悅可的體內!
 
  「啊!住…手!痛——陳師傅,求了不要啊!」這猝不及防的猛烈暴力狠狠 地落在王悅可身上最最嬌嫩無比的地方,她如同被雷電擊中一般,全身猛的一顫, 接著因為驚恐萬分,嬌柔雪白的胴體不停的戰抖起來。
 
  經過了充分的挑逗,王悅可的愛穴已經得到了初步的濕潤,所以陳寶柱的肉 棒不費多大的力氣就撐開了欲開還合的玉門,完全插到了王悅可身體的深處,他 熊腰猛的一挺,肉棒奮力向前撞擊,終于直沒到根部,敏銳的龜頭也同時頂在王 悅可光滑嬌嫩的花芯上,然后兩者就像熱戀的情侶一般熱吻起來。
 
  「痛…」王悅可又是猛的一顫,連續兩次的穿刺所帶來的痛楚終于擴散到了 全身,撕裂樣的巨痛立時將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冰封起來。
 
  「求求你,拔……拔出來!」王悅可忍受著下身巨大的疼痛苦苦哀求著,一 雙纖纖玉手緊緊的掐在陳寶柱粗壯的手臂上,優美的玉指因為用力而顯得蒼白。 
  陳寶柱憐惜的看著王悅可,于是把肉棒退出來了一點,慢慢的將肉棒往外拔, 龜頭不舍地離開了溫暖的花芯,緩緩的向外退去。
 
  王悅可原來被撐得幾乎裂開的秘道終于得到了一絲空間,大股的瓊漿玉液隨 著肉棒的后退涌出圓圓的秘道口,王悅可急劇起伏的胸膛也因為疼痛的稍微消減 而緩和了一些。
 
  陳寶柱看著王悅可那容顏,怎么也忍不了。
 
  于是他在肉棒還有四分一還在王悅可體內的時候下身猛力的一壓一挺,又將 肉棒狠狠的插到了底!
 
  這一次陳寶柱用力更大,王悅的胴體幾乎整個彈了起來,下體處更劇烈的疼 痛仿佛將她從頭到腳劈開了兩半,她不住的尖聲慘叫起來:「啊!啊!別……陳 師傅嗚嗚,真的好痛!」
 
  王悅可的身體無法動彈,但是仍然猛烈的戰抖起來,柔順的長發就像暴風中 的柳枝瘋狂的飛舞著,披散在她的肩膀、手臂和前胸上,烏黑的發絲紊亂的飄落 在雪白的胴體上,如同一把把小刀割裂著嬌嫩的肌膚。
 
  她的哀求,她的悲鳴,不停地回旋在狹小的酒店客房內。
 
  這時,陳寶柱的雙手已經不失時機的扶住了王悅可纖細的柳腰,固定住兩條 白生生的大腿,巨大的肉棒不顧王悅可凄慘的呼叫,一下一下用力的抽送起來。 
  他的眼光狼一樣的盯著王悅可赤裸裸的雪白胴體,眼光里燃燒著渴望、得意、 憤怒和嫉妒的邪惡之火,他所久久渴望的美女現在一絲不掛的倒臥在自己身下, 毫無反抗力地任由自己狂插著嬌嫩的小愛穴,陳寶柱心里也想溫柔的對待王悅可, 但是過了這次以后,說不定在也沒機會品嘗這位美女了。
 
  陳寶柱大力的抽動著,這感覺比和陸冰嫣黃若希做愛還要舒服,畢竟王悅可 身體發育比她們成熟。但王悅可不是第一次了,這讓陳寶柱心里很失望,下體也 更加的用力抽插著。
 
  陳寶柱漸漸地瘋狂,身下用的力量越來越大,每一次的抽送,他的恥部都重 重的擊打在王悅可的小腹上,發出「嚓嚓」的聲音。
 
  他自己則將王悅可的上身從床上抱起,用力的扯向自己身旁,藉此來增加王 悅可的痛楚。他的大肉棒越用越有勁,每一次撞擊在王悅可的花芯上,都令王悅 可裸裎的嬌軀不由自已地顫抖一下。
 
  兩人在寬大的床上翻滾著,
 
  夜色依舊是那么的美麗、寧靜……
 
  王悅可緊閉著她清亮的雙眼,細密的汗珠偷偷的爬上了她光潔的額頭、鼻尖。 
  也許是陳寶柱的動作輕柔了下來,也許是她的嬌軀已經適應了被強迫的滋味, 總之最初的巨痛隨著時間的流逝,仿佛漸漸沒有那么撕心裂肺了。
 
  經過一陣刻骨銘心的入侵后,王悅可的玉體此刻已經完全褪去所有的防御, 松軟地靠在陳寶柱的身上接納著源源不斷的抽插,緊抓在米健臂上的纖纖玉手此 時也無力的垂落在身體的兩旁。
 
  王悅可漸漸也覺得歷經重創的疲弱不堪的軀體在陳寶柱不住的挑動、引導和 藥物作用的驅使下,居然也像平時與男友一起時那樣生起了反應:修長的玉腿、 高聳的乳尖、平坦的小腹、嬌嫩的外陰,無一例外地同時感覺到了一絲絲的興奮 與快感,而且這微小的快感逐漸地清晰起來,令她不由自主的敞開了身體,讓無 盡的情欲將自己緊緊的纏繞起來。感覺和陳寶柱做愛比男友舒服多了。
 
  王悅可感到下腹部那一股和煦的暖流漸漸形成了一團明亮的火球,火球的光 芒每隨著肉棒的一次撞擊都增大一分,正是這火球的光芒照射著她美麗的胴體, 讓她的痛苦慢慢地轉變成快感,甚至迎合起對方的節奏來。
 
  王悅可痛苦的哀鳴不知不覺已經被半是迷亂半是愉悅的呻吟所代替了,可是 這一切讓她的心里越發的悲痛欲絕,沒想到自己在被人強暴的時候,還會產生這 樣的感覺,她實在無法面對這羞恥的事實。
 
  但這腦海中的靈光一現,馬上被身體原始的本能湮滅得無影無蹤。
 
  她覺得對不起自己的男朋友。
 
  陳寶柱似乎一直都在留意著王悅可的變化,他一陣猛烈的抽送,肉棒在她的 體內不停地攪動,終于把王悅可帶入了無休止的欲望世界里。
 
  王悅可柔軟滾燙的雪白胴體被陳寶柱緊緊的摟在懷中,神智已是完全迷亂了, 王悅可的欲望火焰終于燃燒起來,細膩光滑的身軀頓時散發出了令人眩目的燦爛 光芒。
 
  陳寶柱馬上感覺到了這一刻的變化,只見懷中的美人兒雙目微合、嬌喘連連, 赤裸裸的胴體嬌媚盡現、風情萬種、美不勝收。陳寶柱知道王悅可已經快要進入 高潮了,于是他鼓足了余勁,對著王悅可美艷不可方物的瑩白軀體發起了最猛烈 的一輪進攻。
 
  和成熟的美女做愛,比在學校里的那些美女爽多了。
 
  在肉棒反覆進出發出的「撲哧——撲哧」的響聲中,王悅可那熟透了的秘穴 奉獻出她所有的果實,連粉紅色的粘膜也隨著肉棒的用力抽插而被帶出了一點, 瘋狂的抽插令王悅可幾乎同樣陷于瘋狂。
 
  陳寶柱只覺得漲得很難受的下身突然一松,接著一股濃稠溫熱的液體高速地 從自己體內激射而出,箭一般通過王悅可的秘道,噴灑在她新鮮得如同清晨的露 珠一般的子宮內。這灼熱的陽精很快就注滿了她的子宮,多余的部份隨著陳寶柱 肉棒的退出而流出王悅可的體外,灑落在秀美大腿的兩側、細黑的陰毛和潔白的 陰阜上以及白凈的床單被單上,形成一片片污穢的灰白印跡。
 
  跟隨著憋了整整一晚的精液射出,陳寶柱的力氣似乎在一瞬間也被掏空了, 粗大的肉棒慢慢地萎小下來,并最終退出到王悅可的體外。他的兩側腰背現在酸 痛得一點力氣都用不上,于是他把王悅可放回到枕頭上,自己也緊跟著趴到她的 身上喘息起來。
 
  由于上了年紀,陳寶柱也不像以前威猛了,不過陳寶柱心想,終算如愿以償 的和王悅可發生了關系。
 
  王悅可的嬌軀在陳寶柱射精的一刻也猛烈的抖動起來,直到肉棒退出,王悅 可也如同被抽去了主心骨,頓時癱軟在床上。
 
  陳寶柱摟擁著王悅可細白嫩滑的赤裸胴體,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王悅可經過剛才一輪瘋狂的折磨,終于也陷入了深沉的昏睡之中。
 
  陳寶柱中途偶爾醒來,醒來的時候看到身旁的王悅可,又忍不住的撲了上去, 這個晚上他不知道要了王悅可多少次……
 
  第二天,陳寶柱悄悄的離開了,走的時候還留下了一張小紙條。
 
  經過了一夜的奮戰王悅可慢慢的張開了雙眼,但什么都看不見,房間里一片 明亮,照耀得她根本不能睜眼。
 
  王悅可雙手撐在床上,緩緩的半坐了起來,疲倦的眼睛終于漸漸適應了光明, 但映入眼簾內的一幕馬上令她猛的完全清醒,接著尖聲呼叫了起來:亮堂堂的房 間里,自己身無寸縷的睡在寬大凌亂的床上,一條原來蓋在身上的短小被單隨著 身子的坐起而滑落到一旁,自己完美挺拔、潔白嬌嫩得如同一對小白鴿的乳房赤 裸裸的暴露了出來。更讓她吃驚的是,不管是自己的身上、被單上甚至床上,到 處都有粘糊糊的污穢斑跡,自己下身的白色床單上,隱隱還能看到有幾絲鮮紅的 血跡。
 
  想起昨晚被陳寶柱強暴,王悅可頓時留下了屈辱的淚水,此時看到桌子上的 紙條,王悅可拆開看到了一行小字:「王悅可老師,對不起,實在是太喜歡了, 昨晚才會對你那樣的。請不要記恨我。我真的愛你,希望下次還能在見到你。」 
  王悅可憤怒的撕毀了紙條,爬在床上大哭了起來。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