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多年后終與王姨再次纏綿

話說我曾經的一個情人王姨,正是我好哥們兒的媽媽,當年我哥們兒在國外的時候王姨被我趁虛而入,做了兩年的情人直到我哥們兒回國為止。

  在成為情人之前王姨就和我關系很好,基本上相當于干媽的那個級別,在兒子出國的時間里,獨自寡居的王姨,就把我當做是她的兒子,這一點即使在我強迫她成為我的情人后也基本沒什么變化,不過隨著做愛的次數越來越多,王姨的情人身份也逐漸讓她開始迷惑,有時會分不清到底是媽媽還是情人。

  當王姨的兒子回國,我和她的情人關系中止后,她終于結束了這種帶有禁忌的關系,在心里暗地里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有些依依不舍,但事實就是這樣,我們再保持之前的情人關系是不可能的,雖然還是有機會通過偷情的方式互相滿足,但還是因為可能出現的問題而果斷放手。

  王姨本身也很難接受在自己兒子的眼前,和我偷情這樣的事情。這種事情我和王姨自然都會守口如瓶,所以我的哥們兒至今也不知道,她媽媽曾經被我操了整整兩年,還真心的感謝我在他不在的時候照顧他媽,對我的友情反而更加深厚了。

  之后大約兩年多時間我哥們兒結婚了,同時在離他們夫妻單位近一些的地方買了個房子,其實也離原來的房子不遠,王姨從新房到醫院上班坐車也只要四十多分鐘,在北京算是時間不多了。原來的老房也就空置了,并沒有出租出去。

  就這樣又過了兩年多,期間我和王姨一家也見過幾次面吃過幾次飯,我哥們兒的老婆也算認識了,感覺不是很隨和,雖然大家一起吃著飯,但是基本不怎么說話,看上去也不愿意和不相干的人多交往,而且似乎王姨和自己的兒媳婦也交流不多。

  王姨的亡夫和我父母原來都是一個單位的,附近很多人都互相認識,雖然王姨不和大家住的很近了,但是還是偶爾會有她家的傳聞,說是王姨遇到了婆媳緊張的問題,而從我和她家交往的經歷,也感覺有這種可能。

  于是我開始私下和王姨聯絡,倒是沒想和她舊情復燃的事情,她好歹也一直把我當兒子看,雖然這個兒子把她給操了,但是畢竟我們之間還是有感情的。

  在打通電話后我問候了她幾句,隱晦的又問了問她家里的情況,而王姨也聽出了我的意思,并沒有對我避諱,把家里的情況給我描述了一下。

  原來王姨的兒媳婦是屬于那種比較厲害的女人,事兒比較多,結婚后不久就開始對王姨的一些習慣和做法看不慣,我哥們兒夾在中間,也沒有太多的調解,而是兩邊不幫,這樣矛盾就越來越激化。

  而王姨本身就是那種性格很溫順的賢妻良母型,雖然心里有氣,但是也不愿意過多爭執,也覺得婆媳關系要是太差對自己兒子也不好,天真的以為自己只要多忍一忍,媳婦總不會太過分。沒想到那個女人反而以為王姨好欺負,開始變本加厲的擠兌她,最后發展成事事都要挑刺兒,也讓王姨的處境和心情越來越差。

  聽王姨敘述完,我相信王姨的話基本都是真的,因為王姨確實是一個非常好脾氣的女人,在生活和工作中都是如此,想想現在中國的醫療環境有多差吧,做了快三十年護士工作的王姨,基本上就沒有接到過患者投訴,而我對她兒媳婦的觀感也支持王姨的說法。

  不過這都是家室,我也只能好好的安慰了王姨一下,王姨也告訴我,我能夠主動給她打電話,還真心的寬慰她,她也感到很高興,最后反而還告訴我她沒事,習慣了就好了,讓我不要擔心。

  之后我就開始不時的給王姨打電話,平均每周都會有一兩次吧,陪她聊聊天,希望她能夠高興點。每次我給王姨打電話之前,都會先發個短信問她是否方便,畢竟我覺得我和王姨的這種交流,還是不要讓她的兒子媳婦知道為好。

  而在我們聊了一個月時間之后,有一次王姨告訴我她現在挺好,而且也有一段時間都沒有再吵架了,我也很為她高興。但是我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基本上每次我給王姨發短信確認,王姨都會很快的打給我,偶爾有不及時的時候,也會在電話剛打通的時候就告訴我剛剛看到短信,難道她從來都不避諱一下兒子和媳婦嗎?

  然后我也找機會問了一下,王姨在猶豫了一下之后告訴我,其實她現在是自己一個人回到老房住了,理由是這里上班比較近,這時我才知道王姨所說的有時間沒有吵架,并不是因為關系緩和了,而是因為她已經搬出來了,也就是說婆媳關系已經進一步惡化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王姨是被她的兒媳婦逼走的,我也為此很為王姨不忿。

  不過王姨也對告訴我她一般周末還會去兒子家,這點最起碼說明母子關系還沒有太多改變。

  又過了半個月時間,天氣開始越來越熱了,我和王姨也在堅持通信。

  一個周四晚上我和王姨又煲了一會電話粥,在我準備結束時,王姨突然問我這周末有什么安排,我說沒什么計畫,可能就在家待著,王姨就繼續問我愿不愿意來她家吃飯,因為他們小倆口周末有事,她不用過去了,于是想要周末和我當面好好說說話。

  畢竟曾經做了兩年情人,我感覺王姨讓我去她家的目的應該不是這么單純,反正無論如何我也不會拒絕的,于是約好了周六上午見。

  我反正是單身,周六和家里說去找個朋友玩去就出門了,很久沒有單獨相處了,我還先買了不少水果才前往王姨的家。

  王姨聽到敲門聲后給我開了門,看到我后有點不高興的說,問我是不是把鑰匙都扔了,我說當然沒有扔,只是覺得還是敲一下門比較好。

  雖然我說的有點見外,但是因為并沒有用很認真的語氣,所以王姨在知道我還保留著她家的鑰匙后,立刻就高興起來,橫了我一眼后半認真地嗔怪我:「你這小子,還和你王姨見外?」說完就拉著我的胳膊進了屋。

  天氣已經暖和了,王姨在家也沒有穿的很正式,甚至還有些清涼。身上穿了一件無袖的半長連衣裙,下擺在膝蓋之上五公分左右,上面露的多一些,連衣裙的肩帶很細,胸前的開口也比較低比較大,比較接近于吊帶的樣子。

  王姨原本就是個非常守舊的女人,穿衣一向保守的很,雖然在做我情人的期間,后半階段已經能夠接受我讓她在家里裸體的要求,但是在兒子回國后馬上又重新變得極度保守,一直保持到現在。以我對王姨的了解,如果真的像她說的那樣只是想和我聊聊天,她是絕不會穿成現在這樣,把深深的乳溝直接暴露在我的面前。

  當時我剛剛搭上雅晴姐,和雅晴姐的情人關系也還不是很確定,雖然已經過去五年了,但是已經五十一歲的王姨,像現在這樣的表現還是令我挺有欲望的,在這種事情上男人還是應該更主動些,于是在簡單的說了幾句后,我就貼著王姨的身體坐了下來,手也毫不客氣的伸到了王姨的胸口上。

  王姨也馬上給予了我熱情的回復,把身子更加緊貼我,同時喘氣聲迅速的變得粗重起來。

  于是,時隔五年之后我再次進入了王姨的身體,久違的感覺還是那么的令我愉悅,王姨在最開始感覺比較生澀,后來才開始逐漸放開,配合我一次次插入她的陰道深處,呻吟叫床聲連綿不斷,雖然為了避免被鄰居聽到而刻意壓低了聲音,但是很明顯王姨已經開始享受久違的性交了。

  最后我沒有保留,把精液全部射進了王姨的子宮里,我不知道王姨是否已經絕經,但是我知道王姨從不會要求讓我帶套,她也很喜歡我把精液直接射到她的體內。

  激情過后,王姨簡單的擦了擦下體,就摟著我躺在了我的身邊,臉上滿是性交過后滿足的笑容,我也摟著她就這樣靜靜的躺了好一會。還是我首先打破安靜,先是問了下王姨的感覺,王姨有點臉紅的說很舒服,后來我又提到了內射的后續處理問題。

  王姨說她月經減少已經有一年多了,但是還沒有停,我就說那還像以前那樣吃點藥吧,沒想到王姨說:「我這么大年紀了,應該不會懷上了吧!」接著現出一些淡然處之的表情說道:「懷上就懷上,反正也沒人知道!」看來王姨還是心里不太淡痛快,畢竟總是感覺像是被趕出家門似的。我想王姨主動的約我來家里,甚至帶著一些勾引我的意思,現在又說出這種惡狠狠的氣話,應該也是因為心里郁悶,潛意識里就是:你們夫妻兩個不是和我別扭嗎,那我干什么顧忌你兩的感受,我去找個小鮮肉上床,真要傳出去你兩也跟著一起丟人。

  不過王姨畢竟還是個很溫順的女人,說過了也發泄完了就算了,還是去拿了點藥吃掉。

  我和王姨本來都以為五年前,就是我們今生最后的一次做愛了,沒想到竟然還有機會在一起。其實王姨還是那個保守的王姨,這五年中雖然正好處在性欲煎熬的年齡,但是她也從沒有過其他情人,在她的生命中只有她的亡夫和我進入過她的陰道里。

  雖然五年沒有做過了,但是既然決定重新結合,王姨也很快就恢復了以前的心態,在吃了藥之后告訴我,在我同意來她家的當天她就開始吃短效避孕藥了,現在時間還有點短,所以再吃點緊急避孕藥。這也是在變相的告訴我,她希望我以后還能繼續來操她。

  我于是也開始用言語調戲王姨,雙手也毫不客氣的不斷伸向她身體的敏感區,弄得王姨又開始臉紅氣喘。

  之后王姨推開我,說是已經不早了,還是要做午飯了,然后王姨從床上爬起來,不穿內衣直接把剛才的連衣裙拿過來穿上,就步履輕快地去廚房做飯了。

  看著王姨輕松的步伐,我就知道王姨的心情已經好多了,我也跟隨來到廚房,發現賢慧的王姨已經熟練地開始收拾菜了,還輕松的哼著歌。

  我走到王姨的身后輕輕按住她的肩膀,嘴探到王姨的耳邊說:「姨,還是不穿衣服最好看呀。」說著我的手在王姨的肩膀上抓住連衣裙的肩帶,寬松的連衣裙順著王姨的身體就直接滑落到地上。

  王姨隨之發出了一聲輕呼,不過我很快就壓制住了她毫無力度的反抗,把她壓在櫥柜的臺面上,讓她保持下身站立的狀態從后面插入了她的陰道里。

  這樣的姿勢很刺激,但是比較費體力,加上我之前已經射精過一次,所以當我們兩個都有點累了的時還是沒有要射精的感覺。

  王姨于是讓我停一下,等吃完飯再繼續,不過看到我還在高高挺立的雞巴時,王姨又心疼的跪下來直接用嘴把我的雞巴含了進去。

  王姨的口活在幾年前做我情人時已經練習的很不錯了,這幾年雖然難免生疏了些,但是底子還在,我也終于在王姨溫柔的服務下射了精。王姨沒有躲閃,直接讓我把精液射到她的嘴里,然后吃了下去。

  這一天我和王姨都沉浸在久別的刺激和激情中,而王姨赤裸的身體也帶給了我持續的刺激,最終我射精四次,感覺腳都射軟了。

  像我們這種老情人舊情復燃的通常都會感覺心癢難耐,三天后王姨正好倒班休息,我也請了假又和她相處了一天。

  在操過她之后王姨很認真的問了我,因為她和五年前相比肯定又老了不少,是不是吸引力已經下降很多了。

  說實話,王姨本身就不是那種讓人一看就很有感覺的中年美婦,脫了衣服當然能夠顯示出她的豐乳肥臀,但是年紀不饒人,年過五十的王姨身材比五年前還是有些走樣了,皮膚松弛了一些,奶子也下垂了,但是操熟女本身就是圖的那種特殊感覺,所以我也實話告訴王姨,她仍然對我很有吸引力,否則我也不會來。

  雖然王姨能夠猜到我會這么想,但是聽我親口說出來還是很感動。

  之后一段時間暫時沒有機會和王姨親密接觸,但是還是不時的打電話問候,直到半個多月以后,王姨終于又和我約好周末去她家做愛,電話中,王姨還說這次要給我一個驚喜,而且無論我怎么追問她都不告訴我,我也就沒再問,不過說實話,王姨不是個浪漫的女人,生活循規蹈矩,我也不認為她給我的驚喜真的會有很驚喜。

  周末我如約來到王姨家里。當我掏出鑰匙開門時,發現門被反鎖了,正當我心頭疑惑并準備敲門時,王姨在門里問外面是誰,當聽到我的聲音后馬上就把門打開了。

  這時候我才知道王姨為什么要把門反鎖,原來王姨已經把衣服脫光了在家里等我,不過生性謹慎的她還是先把門反鎖,避免萬一他兒子突然襲擊。

  王姨絕對稱不上淫蕩,但是看到王姨什么也不穿來給我開門的樣子,我突然覺得她非常的騷浪,欲火也瘋狂的增長著,于是我們馬上就互相摟抱著滾到了床上。

  在把王姨操出了一次高潮之后,我也感覺有了些射精的欲望,這里要說一下,我和王姨做愛時很少會有意的控制自己射精的欲望,無論是在王姨的嘴里還是小穴里,都會毫不猶豫的發射,反正需要時王姨用嘴幫我把雞巴吸硬了就行了。

  就在我準備沖刺一下內射王姨時,王姨卻突然叫停了我。我正在興頭上當然不太愿意,但是看王姨很堅決的樣子還是停了下來。

  王姨讓我把雞巴拔出來,之后問我還記不記得她之前說的驚喜,還讓我猜猜看。我正干得起勁時被打斷,心里本身就不是很滿意,再加上原本就對王姨所謂的驚喜沒抱太大希望,所以只是隨口應付了她幾句,猜不出來后就讓她趕緊揭曉答案。

  于是王姨告訴我她的屁眼已經清洗干凈了,因為害羞王姨的聲音很小,我勉強才聽到,這個確實是很大的驚喜了,我還有些無法相信,還趴到王姨的屁眼附近看了一下,發現果然有清洗和潤滑過的痕跡。

  其實在幾年前我就干過王姨的屁眼,但是當時可能是著急加上技巧不夠,所以王姨感覺很疼痛,后來就沒有再試,所以雖然說王姨的屁眼已經被我開苞,但是對我們兩個人來說其實并沒有共同享受過肛交的樂趣。而這次王姨下定決心再次讓我干她的屁眼,顯然是付出很多。

  因為幾乎沒有做過,所以在肛交前需要充分做好準備。王姨告訴我,她在我來之前剛剛做過了腸道清理,一共進行了三次灌腸,最后的液體看起來已經干凈了,我是很相信王姨的話的,作為一個擁有三十年工作經驗的婦產科護士長,灌腸這件事,無論是流程還是器械對于王姨來說都不是問題,雖然從來沒有給自己灌過,但是并沒有造成很大的困難。確認灌腸干凈以后,王姨還在屁眼內外涂抹了一些嬰兒油。

  既然王姨這么主動的獻上了自己的屁眼,我也不會客氣,我也不是幾年前那個對肛交幾乎一無所知的男孩了。

  肛交這件事畢竟不同于普通性交,尤其對于女人來說,疼痛是很大的障礙,另外就是衛生的問題,不過經過多次灌腸再戴上避孕套應該能夠基本解決,因此我們決定采用最適宜肛交的幾個姿勢。

  王姨躺在了床上,在屁股底下墊上了一個枕頭盡量把屁股抬高,然后我讓王姨盡量分開雙腿,同時雙手也努力把她自己的屁股蛋分開,這樣王姨的屁眼就很清楚的顯露出來了。

  我帶上王姨準備的乳膠手套,在手套上涂抹了一些嬰兒油,慢慢的伸進王姨的屁眼里。王姨顯得有些緊張,屁眼夾緊了我的手指,在我的輕聲安慰和不斷鼓勵下,逐漸開始放松,而我也用手指在她的屁眼里輕輕旋轉,同時進一步潤滑。

  感覺差不多了,我戴上避孕套,在頂部又涂抹了一些嬰兒油,讓王姨保持姿勢不要動,隨后龜頭隔著套套頂到了王姨的屁眼上,再稍微等了一會后,向前用力。龜頭感到了明顯的阻力,但還是比較容易的就進入了屁眼,看來王姨經過了充分的心理和生理準備,對肛交也很有好處。

  王姨的屁眼很緊,包裹著我的雞巴,我也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明顯感覺比插王姨的陰道時阻力要大不少,老實說,肛交不如普通性交所帶來的生理刺激那么大,因為直腸內肯定要比陰道要寬松,而且沒有陰道壁帶來的包裹感,但是肛交確實讓人的心里感覺很刺激。

  因為這次是王姨主動提出肛交的,所以王姨也在盡量的適應這種感覺,所以不像以前那樣覺得無法忍受,不過還是感覺十分疼痛,但是王姨還是在咬牙堅持著。

  我也看到了王姨的痛苦,不過我想到既然王姨主動提出來要我干她的屁眼,而且她也沒有提出來停止的意思,所以我也就繼續慢慢的在她的屁眼里抽插起來。

  同時為了讓王姨放松,我告訴王姨讓她嘗試著手淫,王姨也很聽話,伸出手開始有些笨拙的摳弄起自己的小穴。

  就這樣王姨逐漸的放松下來,手指在陰道抽插的也越來越熟練,使得她的精力逐漸從屁眼的疼痛中分散出來,同時王姨的屁眼也不再像開始那樣緊張,雖然仍然非常緊,但是已經不會讓我感覺阻力很大了。于是我也逐漸開始加大了抽插的頻率和力度,而王姨也終于開始逐漸體會到了肛交的樂趣,屁眼處的疼痛逐漸減輕后,那種脹滿的感覺讓王姨也感覺有點享受。

  王姨也開始加大了扣弄自己小穴的力度,最終竟然達到了一次高潮。隨著高潮的到來,王姨的身體開始痙攣,屁眼也一陣陣緊縮,而我也被王姨的騷浪樣子和屁眼的緊縮刺激的精關失手。

  看來這次王姨是下定決心要全力把我伺候好。我射精后,還沒有從性高潮的余韻中緩解過來的的王姨就主動的拿下了避孕套,之后很仔細的用嘴把我的雞巴清理干凈,然后摟住我躺了下來,臉上的表情很滿足。

  我問她現在感覺怎么樣,王姨很真誠地說:「雖然知道你是真心的愿意和和親熱,但是每次還是會很感動,雖然還是覺得挺疼的,但是我還是愿意。」說到這王姨低頭想了一會,臉上逐漸露出很感動的樣子,接著對我說:「我是個老太太了,身體早就不行了,不過我的屁眼還是比較緊的,只要你不嫌棄以后我隨時都可以給你,再疼我也能忍住。」聽到這些我也很感動,也好好地安慰了一下王姨。

  之后每次我和王姨做愛時,我基本都會干她的屁眼,而王姨的屁眼也逐漸鍛煉出來了,雖然一直還會有疼痛感,但是卻已經變得不是很強烈,而那種特殊的脹滿感,反而讓王姨從中得到了另類的快感,而王姨也越來越喜歡屁眼被狠狠捅穿的感覺了。

  王姨從四十六歲開始,被我半強迫半祈求的占有了守寡四年的身體,之后被迫做了我的情人兩年半,如果說當時是因為我的努力才有了這些經歷,那么時隔幾年之后,已經五十一歲高齡的王姨又主動投入了我的懷抱,真的是造化弄人,通過與自己兒媳婦的對比,王姨才真正覺得我對她很好,這才有了主動獻上屁眼的結果。

  心里完全釋放的王姨,這時真正開始享受性愛的快樂,而我也發現王姨其實是個很有欲望的女人,雖然已經年過五十,但是卻是一個暗藏媚骨的女人,在床上也越來越表現的饑渴與淫蕩。

  我和王姨就這樣又保持了幾個月的情人關系,之后可能是因為她的兒媳婦確實不怎么樣,她的兒子也最終無法忍受而離婚了,于是王姨又搬回了家里和她兒子一起住。

  這樣一來我們就不方便經常在一起了,不過王姨還是偶爾會找到機會和我一起快樂一下。

  就是不知道,已經被我將性欲充分開發出來的王姨是否能夠忍得住?

  字節數:14392

  【完】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