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慘遭凌辱的女英雄

慘遭凌辱的女英雄

審訊室內光線陰暗,一座南方婦女煮飯的鐵皮爐里燃燒著樹枝做的劈柴,熊熊的火苗竄起一尺多高,橘紅色的碳火中間橫七豎八地插著槍條、鍋鏟和烙鐵。

  打手們有的狠狠地吸著香煙,有的氣急敗壞地用大蒲扇呼呼啦啦地扇著。

  「我說吳大隊長,孫蘭英就是死不開口,該用的小弟我都試過了,我看咱們就是再整一宿也是瞎子點燈白費蠟,干脆槍斃算了!」沈學軒說道。

  「你懂什么,就知道殺、殺、殺的,殺了她糧食怎么辦?沒有糧食你讓弟兄們今冬喝西北風呀!把那部電話機拿過來,老子讓你們這群土包子見識見識人家日本人是怎么撬開那些頑固不化共黨娘們嘴巴的!」沈學軒把文昌宮里臨時安裝的電話機拆下來,嘴里嘟嘟囔囔地抱到這里,在他看來就憑這么個玩意就能逼迫孫蘭英招供簡直是天方夜談。

  吳華三是這支臨時拼湊起來隊伍的特派員,這個曾經在位于重慶沙平壩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里受過訓的惡棍自然也是這支以當地流氓地痞土匪和為主要成員國民黨殘余部隊中少數幾個見過大世面的人。

  孫蘭英仍然被吊在房梁上,衣服已經被沈學軒用皮鞭抽成一縷縷布條,汗水沿著臉頰流下來浸透了衣裳,光裸的腳板下的地面也被汗水浸濕了好大一片。吳華三小刀削掉電話機用黑膠皮包裹的皮線,然后惡毒地一把撕開孫蘭英的衣襟,把裸露的銅絲纏繞在兩只勃起的奶頭上。他發瘋似的搖動起電話機的搖柄,頓時孫蘭英兩只豐滿的奶子在噼噼啪啪的電火花中突突地跳聳。

  「哎呀——哎呀——哎呀呀——哎呀呀——」剛才咬緊牙關一聲不吭的孫蘭英頓時發出聲嘶力竭的叫喊,頭拼命地后仰,身子劇烈地扭動,拽得房梁也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小娘們,這回知道難受了吧,說!公糧都藏在哪兒了?」他貪婪地望著被電流刺激得極度勃起的乳頭逼問道。兩根黃澄澄的銅絲終于暫時離開了孫蘭英的乳頭,嫣紅的花蕾上留下兩個褐色的黑點。

  沒有人知道在這個瞬間孫蘭英在想什么,也沒有人能體會到電擊乳頭對一個少女來說是多么的難以忍受,但我們都知道孫蘭英用無以倫比的堅貞依舊守口如瓶,吳華三第二次把那兩根銅絲按到孫蘭英的乳頭上,強烈的電流擊得孫蘭英全身發抖,身子一個勁打著挺,兩只乳房彈性頓失,像金屬玉雕一樣突突跳聳。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孫蘭英的眼珠幾乎快要從眼眶中迸裂出來,聲音也已經變得沙啞了,吳華三還不肯住手,可怕的電擊一直持續了十分鐘,終于除了胸前那噼噼啪啪的聲音外,孫蘭英口吐白沫昏厥過去。

  「特派員,您這手還真行,瞧這小娘們快撐不住了。」沈學軒摸著孫蘭英硬棒棒的乳頭阿諛道。

  「小老弟不是喜歡這共黨婆娘吧?」吳華三一臉奸笑地問道。

  「看特派員說的,可屈死俺了,不過這女學生娃的奶子與鄉下婆姨就是不一樣。」

  「那就煩勞小老弟先弄醒她,以后的事還要愚兄我教你嗎?」「是!謝特派員栽培!」一連幾盆冷水使得孫蘭英蘇醒過來,沈學軒解開繩索把孫蘭英放到地面,一把拽下敞開的上衣,又扒下她的褲子,把褲衩褪到膝蓋下。剛剛受過電刑的孫蘭英身體軟得像面條一樣,哪里還有氣力反抗呀,所以只好用雙手護住胸脯,兩條大腿緊緊夾在一起,身體盡量蜷縮成一團。

  「孫小姐,聽說你還沒有找婆家,是嗎?」吳華三叼著煙袋鍋子得意地問。

  「你們要干什么?」孫蘭英揚起俊美的臉頰,怒視著正在脫光自己衣褲敵人。

  「很簡單,交出藏糧食的地點,交出易門共黨分子的名單。」「辦不到!」

  「那我就讓在場的弟兄們輪流操你,好好想想吧,一個姑娘家讓人打了排子槍將來還怎么嫁人?」

  這次孫蘭英并沒有像以前那樣立即拒絕敵人的要求,而是沉默了,沉默了很久。作為一個中共預備黨員,在她面對黨旗宣誓的瞬間就決心把自己的一切交給組織了,包括最寶貴的生命,她不怕死,但她畢竟還是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女孩子呀!現在卑鄙的敵人要用奸污自己身子的手段強迫自己背叛,怎么辦呢?貞操對于一個女孩子畢竟只有唯一的一次呀!

  老奸巨滑的吳華三似乎揣摩到此時孫蘭英的復雜心態,在中美合作所里他就親眼見過徐遠舉命令剝光一個叫黎潔瓊共黨女犯的場景,那個在老虎凳、吊拇指、烙腳心上一聲不吭的女子居然跪著哀求不要給她上那種刑。

  「伺候孫小姐!」他希望在這個女共黨丫頭片子思維最混亂的時刻一舉擊潰她的抵抗意志。沈學軒和蘇選志撲上去,用繩子捆住孫蘭英的手腕,重新將她吊起來,只不過這次為了奸污她方便,并沒有像以往那樣讓她的雙腳離地。他們一前一后把孫蘭英夾在中間,兩根早已硬得像鐵棒一樣的陰莖分別頂住她的前陰和后庭。

  「啊!畜生,別碰那,放開我,放開我——」孫蘭英哭喊道。

  「那就快說,說了我就叫他們停下來!」吳華三逼問道,孫蘭英的表情使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我——我不能——不能說——」孫蘭英已經成為個淚人。

  「那就休怪老夫無情了,給我上!」兩個匪徒幾乎同時侵入到她的體內,一股鉆心的疼痛告訴小蘭英女人最寶貴的貞操已經離她遠去了,極度的羞恥與那個永遠埋藏在烈士心里苦澀使得孫蘭英短暫地昏厥過去。

  「特派員,這嫩妮子還真是原裝貨呢!」沈學軒抽出帶血的陰莖興奮地叫道。

  吳華三則一屁股坐到太師椅上,他知道如果一個黃花大閨女連這個都不怕,那就沒有什么辦法能夠迫使她屈服了。其實他也對面前這個美麗的女囚充滿淫欲,在他的內心深處無時無刻不盼望著能夠征服這個女囚,然后霸占她的身體,現在看來這個如意算盤要全部落空了。

  此時的蘭英已經蘇醒,大概是眼淚已經流干了,她杏眼圓睜怒視著這場暴行的主使者吳華三,目光中已經沒有了剛剛遭受強暴時的驚慌和羞怯。此時的兩個惡棍也已換了位置,蘇選志換到前面正流著口水插入孫蘭英的身體,那里已經軟下來的沈學軒則拼命地用手指挖弄孫蘭英的肛門。

  「孫蘭英,沒想到你還真行,居然不怕操,不過不要以為挺過打排子槍我拿你沒辦法,我這里有的是專門伺候年輕女人的刑具,比打排子槍難熬得多,我就不信你的身子是鐵打的!我再問你一句,說還是不說?」孫蘭英還在屋梁上吊著,陰戶和肛門紅腫,男人的穢物正從那里流下來,掛在潔白的大腿上,但從吳華三的表情和氣急敗壞的逼問上看顯然這種骯臟的拷問還是毫無收獲。

  吳華三也已經失去剛才的沉穩顯得。

  「你們這幫畜生——你們可以占有我的身體——但要我招供——你妄想——還有什么卑鄙的手段都拿出來吧——!」兩行晶瑩的淚珠還是再次撲撲簌簌落下來。

  「好!好!那就看看你還能熬多久!」外厲內飪的吳華三知道征服這個看上去柔弱的小女子已經幾乎不可能了,因此決定用最殘暴的手段摧殘這具美麗的肉體,直到她的美徹底被毀滅為止。他走到孫蘭英跟前,重新裝滿一袋煙,然后點燃猛吸了一口,接著把紅紅的火燭貼在孫蘭英嬌嫩的乳峰上。一股淡白色的煙霧拌著滋滋的燒肉聲從女兒家自珍如命的地方升騰起來,那顆不屈的頭顱重新極力向后仰去,疼痛使得孫蘭英胸脯的嫩肉不停地悸動著。

  「哎呀——哎呀呀——」那凄厲的叫喊聲又響了起來,可敵人的審訊記錄上仍然是空白一片。

  「這是最輕的,如果你還不悔悟,我就讓你嘗嘗小火燎奶尖的滋味!」吳華三直到煙火熄滅了才從孫蘭英的乳房上拿開煙袋鍋。他重新裝滿了煙絲點燃,然后拽住孫蘭英披散的頭發逼問道。

  「呸」一口帶血的痰吐到他的臉上。吳華三惡毒地吸了一口煙,使煙絲燃燒的更充分,然后把它伸向孫蘭英銅錢大小的乳暈。紅紅的碳火親吻著粉紅的隆起,縷縷的白煙冉冉升起,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焦糊味。

  「啊——哎呀——嗷——嗷——」乳暈和乳頭內充滿最敏感的感覺神經細胞,是女性最不堪肆虐的部位之一,所以當火燭燒烙的時候,孫蘭英立即疼得尖利地嚎叫,兩只眼睛向上翻著,渾身發出一陣陣抽搐。

  「疼壞了吧蘭英姑娘,別再硬熬了,告訴我!說了就可以不再受這個罪了!」孫蘭英被折磨得連說話的力氣都快耗盡了,只好用搖頭來回答。

  「我讓你硬,讓你硬!」吳華三又猛地吸了一口煙,然后把紅彤彤的煙袋鍋直接叩在孫蘭英紅豆大小的乳頭上。那顆嫣紅的蓓蕾那里受得了這般歹毒的摧殘呀,孫蘭英狂叫一聲昏死過去。一連幾桶冷水才又將孫蘭英潑醒。

  「孫蘭英,看來我真是小瞧你了,兩位弟兄幫幫忙劈開她的大腿,我就不信我能剿滅* 敏感信息過濾* 的游擊隊,還對付不了這么個黃毛丫頭!」失去大腿庇護的壕展現在惡棍們面前,毫無遮攔!嫩紅的宮闕完全打開,剛才惡棍們殘留的罪惡像條條銀絲依附在嫩粉色的黏膜上,一顆豌豆大小的蒂狀凸起也嬌羞地袒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這才是女人最吃痛的地方,我在重慶受訓的時候,親眼見過徐處長他們在這里用刑來拷問那些女共黨要犯,無論多難對付的女人,只要放手整這里沒有一個能抗得過一個通宵的,咱今就在這小娘們身上試試如何?」他的手指桶了進去,像毒蛇一樣四處游走,直到陰道內淌出晶瑩的玉露,那顆小豆豆變得紫紅紫紅的,一碰上去孫蘭英的陰戶就開始有節奏的收縮。

  「孫蘭英,我再最后問你一句,易門的共黨名單你交還是不交?」「我——我沒——沒什么——可交的——」

  「好!孫蘭英,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正宗軍統婦刑,你們兩個把蚊香拿過來慢慢燒她的逼,我倒要看看孫小姐的嫩穴是不是和她的嘴一樣的硬!」這當然是惡棍們最樂意干的差使了,兩個壯漢把孫蘭英雙腿劈開綁在案條上,將一根粗大的蚊香兇狠地按在她的陰戶上。

  「啊」孫蘭英大叫一聲,胸脯極力上挺,頭顱后仰眼球上翻,身體像一張弓,嬌嫩的大陰唇上留下一枚褐色的圓點。

  「孫蘭英,燙逼的滋味不好受吧,說還是不說?」吳華三拽住孫蘭英的秀發迫使她的臉揚起來。

  「呸!」一口帶血的痰吐在吳華三臉上。

  「接著烙!」一陣煙霧伴著滋滋的響聲又從少女最不堪肆虐的地方升起。

  「孫蘭英,你招是不招?」吳華三叫道,文昌宮里鴉雀無聲。

  「可以消滅游擊隊,我就不信治服不了個黃毛丫頭,你們兩個把逼給我撐開,直接烙她的陰核!」少女的陰戶被掰開,燃燒的香頭被按在女兒家最敏感的陰蒂上。孫蘭英的喊叫變為狂嚎,那聲音已經不像是由人類口中發出的,但依然一字未招。

  「吳特派員,孫蘭英還是不開口,我看干脆槍斃算了!」沈學軒說道。

  「槍斃,那太便宜她的,我要活活的整死她!」說罷吳華三抄起一根燒紅的槍條,連涼水都沒有淬,直接按到孫蘭英的乳頭上。

  「啊!」一聲長哮之后孫蘭英昏死過去。

  「用冷水潑醒!」一桶冷水潑在孫蘭英身上,孫蘭英漸漸蘇醒。

  「你到底說不說?」

  孫蘭英微微睜開雙眼,看著那雙罪惡的手把兩根銅絲擰在已經燒焦了的乳頭上,接著又把一根銅線桶進已經傷痕累累的陰道,她知道自己最后為黨獻身的時刻就要到了,想到曾經是那個連手指上扎刺都疼哭了的女孩竟然能這樣的堅貞,這樣的勇敢,她安詳的閉上了眼睛。

  「給我搖!」電流通過孫蘭英的乳頭和陰戶,撞擊著她那顆不屈的心臟和還未繁衍后代的子宮,孫蘭英的胴體在抽搐,在痙攣,在打手們下流的逼供聲中,鮮血噴涌出來,那具只有十八歲的心停止了跳動。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邪念成真迷姦美艷大姨子 下一篇:歐陽克與穆念慈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