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昨夜操了美艷風騷小姨子

昨夜操了美艷風騷小姨子

老馬最近被他的新雇主柳嬌嬌迷得死去活來。
  柳嬌嬌今年25歲,身高一米七,長得那是膚白貌美、腿長臀翹,是個極品中的極品。
  跟柳嬌嬌一起干活的時候,老馬不止一次透過她寬松的衣領,看到過她衣領內的風光。
  可以說,這女人的身材,是老馬見過最完美的。
  老馬做夢都想把柳嬌嬌……
  只可惜,柳嬌嬌已經結婚了。
  再說,就算她沒結婚,也未必瞧得上老馬這樣的男人。
  老馬今年已經年過五十,是個木匠,給人家打了半輩子家具,自己也打了半輩子光棍。
  年輕時老馬倒是娶了個老婆,可惜生孩子的時候難產,跟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撒手人寰了。
  打那之后,老馬便沒打算再找,這些年一個人賺的錢,都被他拿去窯子里,弄那些小姐去了。
  等老馬年紀大了、再想找個女人過日子的時候,已經是個沒人愿意跟的老頭子了。
  光棍這些年,老馬睡遍了本地的小姐,錢沒攢下幾個,木工活倒是越做越好。
  現在,老馬已經是本地名氣很大的木匠,人送外號“馬大拿”。
  很多人裝修房子的時候,都搶著找老馬打家具、做吊頂,不過老馬活兒多,人也變得挑剔起來,只給年輕漂亮的女人干活,老爺們或者老娘們找他,他連正眼都不帶看的。
  柳嬌嬌家的新房不大,活也不多,這種活老馬平時根本不接,不過在看到柳嬌嬌的那一刻,他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女人長得太漂亮,比他睡過的那些小姐都漂亮得多。
  柳嬌嬌是本地一所中學的老師,老公據說也是個老師,老馬見過一回,這人容貌倒是很帥氣,個頭也挺高,不過就是看著病懨懨的,而且,這個人眼神里透著精明,不像什么好人。
  這套新房,是柳嬌嬌和她老公攢了好幾年的錢才付首付買下來的,買完這套房之后,兩人就有些捉襟見肘,所以柳嬌嬌為了省點工錢,經常自己跑過來干活,倒是也給了老馬不少與她獨處的機會。
  這天,老馬在別家忙了一個上午,在路邊吃了碗拉面,便騎著小電驢來到柳嬌嬌的新房干活。
  老馬掏出裝修鑰匙、打開房門的時候,柳嬌嬌正在屋里掃地。
  柳嬌嬌一米七的個頭,穿著一件寬松的連衣裙,順直的黑長發扎成了一個馬尾,彎腰掃地的時候,身材曲線十分誘人,把老馬勾的渾身難受。
  聽見開門聲,柳嬌嬌回頭一看,見是老馬,便嫣然一笑,脆生生的說:“馬師傅您來啦!”
  “是啊,柳老師今天怎么沒上班?”老馬嘿嘿的點點頭,柳嬌嬌一回頭,脖子前那寬大的領口便暴露在了自己眼前。
  柳嬌嬌此刻面對老馬,彎著腰一邊掃地,一邊笑著跟他打招呼,所以胸前風景都露出來也沒發現。
  這女人,真是要命啊……
  老馬看的有些入迷,柳嬌嬌也沒注意到自己走光,她站起身來,擦了一把額頭的汗珠,笑著說:“今天不是周末嗎,就想著早點過來收拾收拾,早一天把這房子收拾好,也能早一天從學校的宿舍樓里搬出來。”
  美景不在,老馬稍稍有些失望,一雙眼睛就緊盯著柳嬌嬌,絲毫都不愿意撒開。
  柳嬌嬌被老馬看得有些不自在。
  她覺得老馬這個人干活沒得說、人品也挺好,雖然年紀大了點,但可能是一直干活的原因,身體很壯實,長得也挺有味道,唯獨就是那雙眼睛,看人時的眼神太赤裸、太直白,自己經常被他看得有些緊張。
  不過,有些時候,柳嬌嬌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內心深處,對老馬這種直白的眼神還覺得挺受用。
  老馬那一雙老眼似乎天生帶電,被他看著,有一種別樣的感覺,整個身子都感覺輕了許多、軟了不少,有時候,還會覺得隱隱有些羞恥……
  第二章躲閃著老馬的眼神,柳嬌嬌俏臉嫣紅的問老馬:“馬師傅,我們家的活還要多久能完工啊?”
  老馬一臉認真的說:“現在活多,我現在同時在做的還有四家,而且還有十幾家在排隊,所以得一家一家的勻著來。”
  柳嬌嬌心里焦急,忍不住上前抓住老馬的胳膊,一邊輕輕搖晃,一邊輕聲嗔著懇求道:“馬師傅,麻煩您多抽點時間給我們家干干活好不好?我跟我老公真是受夠學校的教師宿舍了,您速度快一點,我們搬家就早一點,求求您了,行不行?”
  老馬感覺自己的胳膊被柳嬌嬌抱著,骨頭都輕了幾斤,他老臉一紅,開口說:“行行行,那我這兩天晚上就多給你家加加班,先干上兩個通宵,讓你們家也能早點搬進來。”
  “那太好了!”柳嬌嬌頓時激動不已,差點忍不住在老馬的老臉上猛親一口。
  老馬的手藝很好,而且他打的家具不但價格便宜、用料實在,而且款式、質量比外面賣的成品好不少,但唯一的缺點就是周期慢,找老馬干活的人太多,老馬有時候同時給好幾家干,所以時間就會慢一些。
  但是,一聽到老馬愿意多給自己家里加加班,柳嬌嬌心里高興極了……
  正激動著,柳嬌嬌一不小心看到老馬那深藍色的勞保服褲子,那處……她的臉就頓時紅了起來,心跳也仿佛瞬間加快。
  柳嬌嬌心里驚訝極了,老馬都這么大歲數了,那里的氣勢,怎么比自己老公還嚇人的多?這老爺子,身體這么好?
  想到這兒,柳嬌嬌羞臊的把眼睛轉到一邊,紅著臉說:“馬師傅您先忙,我去主臥收拾一下。”
  說罷,她急忙跑進了主臥。
  老馬回想剛才柳嬌嬌的眼神,低頭一看自己,頓時就明白過來,老臉一紅,隨即嘿嘿一笑,邁步也跟著她進了主臥。
  柳嬌嬌正在老馬剛打好的雙人床前左看右看,老馬倚在門框上,笑著說:“柳老師,我老馬的手藝,你是可以盡管放心的,你從外面買的床,小兩口在上面折騰久了就吱嘎吱嘎的響,我打的這個,你跟你老公就算往天上折騰,也絕對不會有半點聲音!”
  “馬師傅,您別……哎呀,您的手藝我還能信不過嗎……”
  柳嬌嬌頓時羞紅了臉,嘴上這么說著,心里臊的難受。
  其實,她確實很關注床的質量和穩固程度,學校的老師公寓,那小破床稍微一動就吱嘎吱嘎的亂想,別提多煩人了。
  柳嬌嬌的老公本錢一般,,每次都三兩分鐘內匆匆完事,搞得柳嬌嬌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非常煩躁。
  所以久而久之,柳嬌嬌的心里對那方面的事情都有些懼怕。
  不過,看著這張結實的大床,她心里忽然有些渴望,如果搬了新家,老公能在這張床上表現的好一點,那該多好……
  這樣想著,柳嬌嬌的臉色更加羞澀起來。
  老馬在門口把柳嬌嬌的表現看得一清二楚,經驗豐富的老馬一眼就看出問題所在,心里不免嘀咕,咋回事?柳嬌嬌難道長期得不到滿足不成?
  可是,這柳嬌嬌不是剛結婚不久嗎?她老公自己也見過,雖然病怏怏的,但也算是人高馬大,難道那方面不太行?
  想到這兒,老馬忽然覺得,自己也未必沒有機會,自己雖然老了點,但體格健壯、比起小年輕也不遑多讓。
  早些年,老馬賺點錢就立刻去紅燈區開個葷,每次都把那些見慣風浪的小姐們整的死去活來,久而久之,落下了個“馬戶”的外號,用小姐們的話說,老馬在床上就像個牲口,比驢還生猛。
  這幾年老馬消停多了,年紀大了,又沒個孩子,賺的錢也都扔進窯子里了,他就想多攢點錢將來好給自己養老,要是能找到個靠譜的老伴兒相互扶持著過日子,那就更好了。
  眼見柳嬌嬌如此模樣,老馬就動了些許心思,柳嬌嬌家的活,至少還要干上一個禮拜,自己得好好找找機會,搞不好真能一親芳澤!
  第三章老馬忙著給柳嬌嬌的次臥打書架,到下午五點多的時候,柳嬌嬌過來,探了探腦袋,說:“馬師傅,我閨蜜晚上過生日,我就不在這兒了,您忙完記得鎖門。”
  老馬扭過頭,看著剛化完淡妝的柳嬌嬌,她的皮膚吹彈可破、五官精致到讓人忘記呼吸,一頭烏黑水潤的秀發披散著肩頭,眉清目秀,嫵媚生情,櫻唇鮮艷,玉面微紅,氣質高雅。
  真可謂是,眉宇間自帶三分笑,俏臉旁天生一段情。
  而且,柳嬌嬌的身材之好,簡直無法形容。
  此時的老馬正踩在梯子上,打磨柜子上層木料,從上往下俯瞰柳嬌嬌,輕松看到柳嬌嬌衣領內的美好。
  只是,想再看的更多一點,就得想點辦法。
  于是,老馬故意把手里的一張砂紙弄掉地上,然后對柳嬌嬌說:“哎呀,柳老師,麻煩幫我撿一下。”
  “好。”柳嬌嬌也沒多想,走到老馬的梯子下面,一彎腰便去撿那張砂紙,這一彎腰不要緊!老馬的眼珠子立刻瞪圓了!
  天吶!透過柳嬌嬌垂下的寬大領口,老馬甚至看到她平坦的小腹。
  老馬的心跳如鼓,腦子里反復問自己:“難道這女人今天出門沒穿內衣?”
  看得直流口水,幾乎快要流出鼻血,可心里也在懊惱,從上面這個角度,雖然能依稀地瞄到粗淺,卻看不到那最撩人的景色。
  這時候,柳嬌嬌拿起砂紙,彎腰起身,這一起來不要緊,她自己的眼神不經意往下一看,頓時驚的目瞪口呆。
  柳嬌嬌沒想到,自己領口竟然會開這么大!
  這么一來,老馬在梯子上面,豈不是也看到了?
  柳嬌嬌頓時羞的無地自容,急忙站起身,俏臉又紅又燙,一手捂著領口,一手將砂紙遞給老馬,然后緊張的支支吾吾道:“馬師傅,這個給您……”
  說完,眼神無意間瞥向老馬,心里更是羞臊的很,看老馬這個模樣,她就知道自己剛才領口內的風景,都被他看干凈了……
  老馬老臉一紅,嘿嘿一笑,剛說了一聲謝謝,柳嬌嬌便羞臊的說:“馬師傅您先忙吧,我去主臥換個衣服就出門。”
  隨后,她也沒等老馬回應,扭頭便逃出了次臥。
  老馬看著她一路小跑的背影,撩的他心癢難耐。
  他心中暗忖,真沒想到,平時端莊矜持的柳嬌嬌,竟然會不穿內褲跑來跟自己說話,她是故意的嗎?難道她想勾引自己?
  這邊,逃回主臥的柳嬌嬌,臊的俏臉滾燙,心里忍不住責怪自己,既然沒穿內內,為什么還這么不小心?這讓馬師傅看到了,搞不好還會誤會自己是個放蕩女人…
  第四章柳嬌嬌心里埋怨著自己,這時候,微信收到好閨蜜發來的語音:“嬌嬌,你什么時候過來?我已經到飯店了。”
  柳嬌嬌急忙回復她道:“我正在新房干活呢,這就出門了。”
  回完信息,柳嬌嬌急忙從自己帶來的一個手提袋里,取出了一件黑色的連衣裙。
  今晚是好閨蜜的生日晚宴,柳嬌嬌和她的老公都在受邀請之列。
  柳嬌嬌雖然不是個放蕩的女人,但好勝心很強,一到這種聚會的場合,她就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女人中最耀眼的那一個,所以她今天特地準備了一件非常性感、非常緊身的黑色連衣裙。
  這件連衣裙設計非常貼身,它最性感的地方,是連衣裙的前面有一條從上至下的拉鏈,如果把拉鏈拉開,整條裙子都會敞開衣襟。
  今年,這樣的連衣裙格外流行,很多女人都會買一條這樣的裙子,這種裙子不但能更好的展現身材,更能給男人帶去極強的感官刺激!
  柳嬌嬌脫掉身上的寬松連衣裙,渾身上下只剩了一條胸衣,不過她倒也沒有在意,因為房門已經被她從里面反鎖。
  把身上脫下的連衣裙放到一邊,她便穿上了那件黑色帶拉鏈的性感連衣裙,隨后便低下頭,準備將拉鏈拉起來。
  可是,這一用力不要緊,拉鏈拉到胸前位置的時候,就死活拉不動了,柳嬌嬌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剛才不小心,把胸衣的蕾絲邊給卷進了裙子的拉鏈里!
  柳嬌嬌急忙試圖把拉鏈往下退,可是那拉鏈的拉鎖就死死的咬住內衣的邊,怎么退都退不下來,而且被她這么弄了幾下,拉鎖卡得更緊了,連帶著胸都勒的生疼。
  柳嬌嬌這條裙子本身就是修身款,穿上之后的效果就是緊緊包著身體,現在拉鏈卷住內衣卡在胸前,把她那兩團傲人的柔軟勒得幾乎快要炸開。
  心急之下,柳嬌嬌急忙往下用力,無果,又急忙往上用力,可依舊沒有任何動靜,她來回弄了半天,胳膊酸疼無比、勒得也更厲害,甚至都有些喘不過氣。
  “哎呀……”柳嬌嬌急的眼淚都滴出來了,這樣不但出不了門,自己也難受的不行,這可怎么辦?
  情急之下,柳嬌嬌忽然想到老馬,頓時仿佛找到了救星,這時候,也只有老馬能幫自己了。
  于是她急忙打開主臥房門,大聲喊道:“馬師傅、馬師傅!”
  老馬正在干活,聽見聲音,急忙放下手中的砂紙走了出來。
  出來的時候,看見柳嬌嬌在主臥里,打開一條門縫、一臉焦急的樣子,便忍不住問道:“嬌嬌,你怎么了?”
  柳嬌嬌臉紅如血,支支吾吾的說:“我……我……我有點事情想讓您幫忙……”
  老馬心里納悶,柳嬌嬌這是咋了?臉紅成這樣,還害臊得不行,找自己幫啥忙?難道是身體空虛,想讓自己幫忙?
  于是他急忙說:“柳老師,有啥事你盡管開口,別看我老馬年紀大了,但體力還是很好的……”
  柳嬌嬌一聽這話更是羞臊,但胸部勒得實在太疼,而且又著急出門,只能咬咬牙打開門,讓老馬看到自己的窘境,極其不好意思的說:“馬師傅,我的裙子拉鏈壞了,您能不能幫我弄一下?”
  老馬這一眼看去,眼睛幾乎就要噴出來!一對雪白大酥胸晃的眼睛發暈!
  這……這簡直比電視上那個柳巖還要壯觀性感啊!
  老馬一雙眼睛幾乎就被這壯觀景象完全吸引了去,看得整個人都仿佛失去了意識。
  柳嬌嬌本想找老馬幫忙解救自己,但沒想到老馬一直盯著自己看個不停,頓時羞臊難耐的直跺腳:“哎呀馬師傅,我的來都快勒死了,您別光顧著看,倒是趕緊上手幫幫我呀!”
  第五章老馬一聽柳嬌嬌讓自己上手,立刻往前一步,左右拖住了柳嬌嬌,雖然隔著衣服,那手感依舊讓老馬激動不已。
  柳嬌嬌急的直流眼淚,又羞又急的說:“哎呀,馬師傅你往哪兒摸呢!幫我把拉鎖弄上來啊!”
  老馬這才依依不舍的松開,咽了咽口水,說:“柳老師……你的胸太大,把上面沒咬合的拉鏈撐得太開了,要不我幫你擠一下,你往下拉吧。”
  柳嬌嬌被老馬調侃胸大,雖然有些害臊,但此時已經被勒的有些心急了,聽老馬說要幫自己擠著胸,急忙支支吾吾的說:“馬師傅,要不……要不我自己來擠、你來幫我拉吧?”
  老馬心里有些失望,不過也不好說不愿意,便點點頭,道:“那行,你從兩邊擠著,我來拉。”
  于是,柳嬌嬌便紅著臉從兩側用力,這一擠,這酥胸幾乎就要爆了出來,一股濃濃的奶香氣嗅入鼻中,老馬真是恨不得一頭就扎進去、哪怕是悶死在里面也值了。
  柳嬌嬌見老馬盯著自己的事業線傻了眼,又羞又急的說:“馬師傅,您別光顧著看,倒是上手幫幫忙啊!”
  “哦哦哦!”老馬這才回過神來,急忙上前去拉那拉鎖,甚至都能聽到布料即將被大胸崩裂的聲音,可拉鎖依舊紋絲不動。
  柳嬌嬌急忙說道:“馬師傅別硬來,萬一拉壞就麻煩了。”
  老馬一臉認真的說:“你擠胸還得再用力一點才行。”
  柳嬌嬌著急的快哭了,說:“我已經用了最大力氣了……實在是擠不動了……”
  老馬忍不住感嘆道:“沒辦法,誰讓你的胸這么大……”
  柳嬌嬌臊的臉通紅,想生氣也生不起來,因為就連她自己現在都有點痛恨自己的胸,為什么長這么大?
  無奈至極,柳嬌嬌咬了咬牙,下定決心,對老馬說:“馬師傅,要不麻煩您幫我擠一下吧,我來拉試一下。”
  老馬頓時興奮的滿臉通紅,連連點頭:“那……那行,我來幫你擠一下……”
  說罷,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雄霸文學] 回復數字15,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他伸出手去,爽彈的手感,美妙的無法言喻。
  柳嬌嬌感覺老馬的一雙大手,用力的擠壓著自己,不知怎的,她感覺老馬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擠得她格外舒服,也讓她感覺格外空虛,亟需一個男人來填滿。
  不過,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趁著老馬幫自己擠著胸,她趕緊用力去拽裙子的拉鎖,可是,她用力拽了好幾次,依舊沒有半點效果,這下把她氣的,將手一甩,嚶嚶哭了起來。
  老馬急忙安慰她:“柳老師你別哭啊,要是實在拉不下來,我就幫你把拉鎖撬開拆掉吧,不然這樣勒久了,你的玉兔要受傷的……”
  “什么玉兔……”柳嬌嬌下意識問了一句,隨即立刻反應過來,頓時漲紅了臉。
  她羞臊的想,馬師傅人這么老了,說話怎么還這么騷?
  老馬嘿嘿一笑又說:“我先幫你撬開拉鎖,弄好之后再幫你裝上,應該還能用。”
  柳嬌嬌脫口問:“真的嗎?”
  “當然。”老馬點點頭,說:“你要是愿意,我這就去拿工具。”
  柳嬌嬌快急哭了,此時也顧不得其他,連連點頭答應下來。
  老馬趕緊取了一字螺絲刀、平頭鉗回來,抓住柳嬌嬌裙子上的拉鎖,用一字螺絲刀把拉鎖整個撬開。
  咔的一聲撬開之后,拉鎖便從拉鏈上脫落,但這一下,柳嬌嬌裙擺下面的拉鏈也失去了拉鎖的固定,一下子便將下面的拉鏈撐得完全爆開!
  嘩啦一下,柳嬌嬌的連衣裙便徹底敞開了衣襟,老馬看得眼花繚亂,但緊接著,他便發現了更讓他激動的場景!
  柳嬌嬌此時竟然還沒有穿內內!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雄霸文學] 回復數字15,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柳嬌嬌只感覺胸前忽的一涼,整個人頓時便慌了神,低頭一看,差點嚇昏過去,自己連內內都沒穿,就這么敞開懷暴露在老馬面前,這實在是太羞人了!于是她瞬間將衣服緊緊裹住,手足無措的看著老馬,臉紅如血的說:“那個……馬師傅……麻煩您先出去一下……”
  老馬摸了摸鼻子,生怕鼻血沒忍住流出來,這一刻,他真想一把將柳嬌嬌抱在懷里,不顧一切的去親吻她,甚至徹底占有她!
  而且她剛好連內內都沒穿,自己只需要脫了褲子,就可以直接狠狠的索取,心中的邪火越燒越旺,老馬心中冒出了一個瘋狂的念頭……


相關鏈接:

上一篇:與姐別亦難 下一篇:高貴的媽媽淫賤奴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 11选5 2012年欧洲杯即时比分 加盟品牌干洗店赚钱 陕西快乐十分 点点邪恶帝国怎么赚钱 比分网即时比分电竞 全民短视频能赚钱么 新浪竞彩比分旧版 海王捕鱼游戏 大鱼号推广商品功能赚钱吗 电竞比分举荐尚牛比分 方舟生存净化游戏怎么赚钱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 农村养殖什么即好销售 又能赚钱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在家手机网上兼职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