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穿肉色長統絲襪的我被三個男人狂干

穿肉色長統絲襪的我被三個男人狂干

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當時我還只是一名高中生。我從小就喜歡穿絲襪,不過只喜歡肉色和白色的,小時候不能自己去買,只能偷別人家女孩子的,上高中后手里有點兒錢了,就在節假日坐車去離家遠的地方買。又一個周六,我買了一雙肉色長統吊帶絲襪,還是帶白色蕾絲花邊的,我在家偷著穿了幾次,特過癮。第二周上學,我就穿著這雙絲襪,在外面套上了一條學校發的校服褲子,上學去了。這樣非常的刺激,我在課間休息的時候去衛生間,到大便室里,鎖上門,把自己的褲子和內褲脫下來(當時是夏天),欣賞這雙美不勝收的絲襪。

  不過就在這時出現了一個令我一生都無法忘記的情況,我穿上褲子,出去的時候,看見甲在門外,他是我們學校有名的小混混,他當時可能是想大便(這個廁所就一個大便室),在門外等著,看見我出來了,便漫不經心的掃了我一眼(他不認識我),隨后便盯著我的下身楞住了。我低頭一看,糟糕,我的褲子并沒有完全穿上,我的大腿跟部顯露無遺,兩條吊帶都拉在外面,一定是剛才太投入了,忘了提褲子。我看他盯著我,便馬上提上褲子,回教室了。后來上課的時候我也一直忐忑不安,怕甲把這件事宣揚出去,我一個男生竟然穿著長統絲襪,別人知道了我還哪有臉去上學啊?再后來就放學了,我仍舊是提心吊膽,心想趕緊回家吧。誰知更可怕的事情還在等著我呢?

  我自己一個人往家走,遠遠的看見路上有三個人影,走近一看是甲,乙,丙,甲是我們學校的混混,乙和丙是校外不良青年,他們家里都挺有錢,他們三個人的身邊還有一輛寶馬跑車,靠!真夠囂張的!不過我現在有把柄在甲手里,所以只想低頭趕快走過去。

  我剛從他們經過,甲就對我喊:X,過來。我不敢反抗,只好乖乖走過去“大哥(一般受欺負的學生好象都這么叫小混混),有什么事”,“嘿嘿”甲淫笑到,你怎么回事我們可都知道了,聽話的就跟我們上車“。乙和丙也在擦拳磨掌,好象要揍我。我害怕了,不過還是說了句”我又不認識你們,憑什么聽你們的“甲一聽,怒了”上!收拾他!“。乙和丙便上來一人抓住我的一只胳膊,甲便用一只白手帕捂在我的臉上,不一會兒我就不醒人事了,也夠倒霉的,平常這條路的人就少,今天更是一個人影都沒有,這樣就這三個流氓得逞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感覺手很痛,仔細一看,在發現自己被綁住雙手吊在一個白色墻壁的大屋子里的天棚上,我的腳尖剛剛能夠到地面,我的嘴被透明膠帶封住了,根本叫喚不出來,甲,乙,丙他們三個正坐在一張桌子前,打撲克。我一驚,難道他們要綁架勒索我?不過我完全想錯了。這時丙看見我醒了,便對甲說“大哥,這小子醒了,開始玩兒吧!”。甲把撲克一扔,說了句“OK!”。他們三個奸笑著向我走來,我不停的扭動身體,不過這都是徒勞的。甲拿起一把剪子,唰唰唰的幾下就把我的校服褲子給剪了個稀八爛,我的穿長統絲襪的雙腿便漏出來了。三個流氓一看,都狂笑不止。“哈哈哈哈,這小子還挺有品味,還穿帶吊帶的長統絲襪”,甲一邊摸著我的大腿,一邊說“老子最喜歡干這么打扮的妞了,不過今天要來點兒另類點兒了”。

  我一聽,腿都嚇軟了,完了,他們要雞奸我!三個流氓幾下就把我的衣服扒了個精光,只剩下腿上穿著的肉色長統吊帶絲襪。丙還拿著我的一只套在絲襪外邊的白棉線襪子,一邊嗅一邊說“沒想到這小子的腳竟然一點兒也不臭”。我每次偷穿絲襪都把腳洗得干干凈凈,這是對絲襪的一種尊敬,絲襪就是我的神。他們猥褻夠了之后也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三個巨大的龜頭立刻呈現在我的面前,我的陰莖和他們相比,簡直就是小不點兒。甲說:“先把他放下來,歇歇”。我還以為他怎么這么好心,他們馬上又用一跟粗麻繩,把我的雙手反剪交叉綁到了背后。不一會兒,乙拿來了一跟塑料水管,甲和丙把我放了下來,劈開我的大腿,乙不由分說,便把水管塞到了我的肛門里,我只覺肛門處的肌肉一陣疼痛,然后乙把水管的另一頭接到了一個自來水管子上,我拼命向叫喊出來,求他們饒了我,無奈嘴被封得嚴嚴實實,根本叫不出來。這時,甲說道“小子,讓你嘗嘗熱肥皂水的滋味兒”。然后乙便打開了自來水管子的開關。

  我只覺一股熱流沖進了我的肛門,然后又沖進了我的直腸,不一會兒,我便腹脹的要命,肚子也漸漸的鼓了起來,這時乙關了水龍頭。然后拔出了塑料管子,把一個橡皮塞子塞到了我的肛門里,塞子很大,乙費了好半天才塞了進去。然后甲和丙把我抬到了屋子墻角的一個坐式馬桶上,甲和丙一人抓住我的一只腳,把我的兩條腿使勁向兩邊劈著,這是我的肚子里已經是翻江倒海了,過了2,3分鐘,乙把我肛門上的塞子拔了出來,我的肛門便像決堤了一樣,連大便和肥皂水一塊兒噗噗得噴了出去,我的腹中頓時如釋重負,我也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不過他們根本不給我任何喘息的機會,10及分鐘里又連續這樣來了幾次,到最后我的雙腳都拉軟了,即使現在他們放我走,我也走不動,最后一次灌腸,拉出來的都只有水了,甲還聞了聞,說“真是一點也不臭啦!”。

  隨后他們把我抬到了屋子另一面的一張大的席夢思床上,讓我趴在床上面。開始了對我的輪流雞奸。甲拿出一瓶像水一樣的東西,現在想想應該是潤滑油或者凡士林,他把這些東西從后面抹在我的肛門上,我只覺肛門處很涼爽很舒服,然后他又用手摳了我的肛門幾下,隨后便把他那又粗又長的大陰莖對準了我的菊花瓣兒。與此同時,乙也已經把我嘴上封條摘了下來,準備用他的大陰莖來操我的嘴。只聽甲說了一句“進攻!!!!!!”,便將把他的大陰莖插入了我的小菊花,我頓時覺得肛門處傳來就像要被撕裂一樣的巨痛,他每插一下,我的疼痛就增加一分,直腸壁里火辣辣的。乙也迅速將他的大陰莖插入了我的嘴中,他的陰莖有一股惡臭無比的味道,就是那種尿和精液長時間混在一起而又不勤洗才能產生的味道,我幾乎被嗆的吐出來,巨大的屈辱也使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丙這時也不閑著,他躺到我身下有嘴對我進行口淫,又用手摸我那穿著肉色絲襪的大腿。我的上身和正常的男人一樣,都是平坦的胸部和寬寬的肩膀,可是下半身卻有點兒與眾不同,我的屁股生得又白又圓,大腿長得豐滿修直,雙足也只是39的。丙之所以摸我的大腿也可能正因如此。他還對甲說:“大哥,這小子的大腿生得不賴啊!”,甲不屑的回答到“早知道了,還用你說,接著口交吧你”。這時我才發覺,甲一直在摸著我的屁股和大腿跟部,一邊干我,可能是巨大的痛楚使我一時沒有感覺到。甲一邊干我的屁眼兒,一邊氣喘咻咻的說:“這小子的屁股和那些雞比差不到哪兒去嘛!”。乙也說道:“就是就是,這小子的嘴里也蠻舒服的”。三個流氓的上下夾攻,尤其是丙不停得摸著我那穿著長統肉色絲襪的大腿,使我在痛苦不堪的狀態下又產生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性亢奮。他們進行了大約20分鐘,我感到我的肛門已經被甲操出血了。這時甲,乙分別在我的肛門和嘴里射了精,分別拔出了他們的大陰莖,我剛想把嘴里的精液吐出來,乙一把捏住我的臉頰,他的精液便一下子流進了我的喉嚨,然后經過食道流進了我的胃里。而此時丙在我身下對我的撫摸和口交,使我的陰莖也勃起了,大約有他們的大陰莖一半的長短粗細,我知道我也快高潮射精了。就在這時他們停止了對我的攻擊,稍事歇息,又交換位置在接著干我,不過變成了甲干我的嘴,丙干我的小菊花,乙一邊用手摸我的陰莖,一邊站著自慰他們這樣輪流操了我7,8個回合,在我的肛門和嘴里不停的射精,丙到最后不停的用手搓我的陰莖,嘴里還叫著:“讓你小子穿絲襪,讓你小子穿絲襪!”。我在巨大的屈辱和痛苦下,獲得前所未有的性高潮,把精液射得老遠。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不知道這算不算把表姐干了 下一篇:奸污的獵物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