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愛在陰暗地下城

愛在陰暗地下城




   陰暗的地下城內,年輕的少年法師輕聲地念誦著常人無法理解的咒文,配合 體內法力運行,在手中法杖前揮后,最終化作飛舞于通道內的赤紅火劍,直刺入 凝結了黑暗能量的魔像。
 
  「呼……呼……」施法完后,黑發少年粗喘著氣,在向隊友們使出基礎治療 術后,不禁與身旁的同伴們道:「要來地下城,怎么會變成由我這精神系的當法 術輸出?」
 
  「這個嘛……就當成我們想錯了好不好。」頭在前方、將棕色秀發綁成馬尾 的少女無奈地應道,她手中握著的長劍已經出現了數個缺口。
 
  以靈巧為主的劍士、以重盾為武器的盾戰、能凝風為箭的魔弓手、能施放治 療術的神官,還有黑發少年所擔任的法師。
 
  用冒險小隊的目光來看,這是屬于面面俱全的組合,各式才能也有、如果是 默契足夠更是能稱為黃金組合。可惜是現實與理論總是有著微妙的偏差。 
  以少年為例,身為精神系法師的他,一般在中型冒險隊伍才會有相應位置, 這是由于精神系法術大多是輔助、強化、又或對敵方進行控制、削減能力等,對 于成員精簡的小隊來說,是屬于雞肋角色。
 
  「葉羽,別抱怨了。」拿著盾的高大少女嘆了口氣,作為小隊隊長的她由于 力量較常人高、同時也因比一般男生還高大,所以選擇盾戰系,只不過她手中的 重盾只是以一般精鋼制作,戰斗至今已有不少破損,別說她身上穿的只是普通皮 甲。
 
  「我也沒想過居然能走到如此深入的區域……」理應是隊伍中治療主力的金 發女神官,正把手中權杖當成拐杖,右腿受傷、并受到咒術傷害的她正處于能醫 不能自醫的無奈狀態。
 
  「別傻了,我們很明顯是迷路,沒什么好自豪。」身高大約一米六十,手中 拿著鑲嵌著風系寶石、能凝為箭的長弓。但她那幾乎裂衣而出的巨大雙峰,讓人 不禁擔心如此豐滿的巨乳會否對放箭作出影響。
 
  巨大地下城,是魔王入侵時代所建造,用于連接人間與魔界,內里寄宿著無 數魔界原生物種。由于連通兩界,就算是在人類奪回土地后,地下城的存在還是 不安定的炸彈。
 
  「不過……強力的魔物數量會不會太多了?」棕發劍士想著地下城的資料道: 「那傳送陣、到底把我們送到多少層了……」
 
  「黑暗魔像……之前聽說是第八層才會出現,但近年由于冒險者已正式進入、 并且開始控制,已很少出現黑暗魔像了。」少年葉羽說出使隊友們心灰的話。 
  「第九層、或者更深處嗎?」作為隊長、同時也頂在戰斗第一線的索妮婭望 著陰暗的通道。「魔像只是最普通的魔物,但只要長久地處于黑暗能量當中,實 力便會越來越強,以剛才的魔像來看……很強……」
 
  地下城內的通道并非漆黑一片,墻壁上生長著會間歇性地發出淡淡幽光的苔 蘚,只是光線微弱,對地表居民來說視野極其有限。
 
  相對來說,移居自魔界、早已習慣暗無天日環境的魔物們,與入侵者們相比 是完全相反,像不少魔物也發展出能看到熱能的視覺,使冒險者們因自身體溫關 系而變得清晰可見。
 
  伴隨外來者而來的,除了他們自身與裝備外,還有一些來自于表層地下城的 空氣,這與眾不同的空氣喚醒了正在大殿內沉睡的存在。
 
  烏黑亮麗的秀發有如水銀瀉地般垂地殿上,其主人身軀甚為嬌小,看起來才 十一、二歲,容貌俏麗可人,然而在大多數人擁有雙眼的位置上,只有一顆巨大 的眼睛。
 
  眼魔,世人帶著恐懼稱呼她所屬的種族,而眼魔在魔界諸族中是歸類為上位 魔物,身為領主、也曾是魔將軍的她更是立于絕大多數眼魔之上,也是目前此地 下城中的頂端存在之一。
 
  「有男人、而且好像是很好看的男人。」舌頭在唇上舔過,女孩自她張開的 眼睛、赤紅色眼瞳『看』著此層內各種情況,除了大多數地表居民所擁有的視力 外,眼魔一族除了魔物常見的熱能視覺外,還能『看』到精神能量、各種元素流 動等。
 
  『尋找入侵者!』蘊含魔力的無形精神波動,將眼魔女孩至高無上的意志傳 遞給所有下屬,不管是用來充當苦力的地精、看管地精的哥布林、守衛的魔像、 還是其他各種魔物,全都被驅使至尋找任務上。因為它們全都是受其控制的奴隸, 在她的命令下,便會化身為最忠誠、視死如歸的部下,自我意識將不會存在。 
  眼魔領主所發出的命令,對于冒險五人眾來說當然是沒有任何即時影響,其 中四名都不是法術向,至于作為精神系法師的葉羽,目前只剩下不多的法力、以 及減弱不少的精神力。
 
  沒多久后,魔物們大舉出動的腳步聲終于驚動到葉羽等五人,索妮婭更是一 馬當先,將手中鋼盾立于地上,修長玉腿則以一前一后的馬步頂在盾后,以抵抗 任何可能的攻擊。
 
  可惜這場戰斗沒有任何可勝之機,那怕每人均能一個打十個,在魔物洪流中 也只能濺起小小的浪花,結果就是體力法力等完全消耗,被魔物們當成貨物般帶 到眼魔女孩居住的大殿。
 
  眼魔女孩呆呆地看著葉羽那張因疲勞而陷入沉睡的臉,對于絕大多數孤雌生 殖的種族來說,男人、又或者說是雄性是無需要的存在,但眼魔就是其中的例外。 
  喜歡、愛、幸福、性高潮等特殊心理狀態,對于她們來說是非常美妙的體驗, 而且眼魔之間也自古相傳,唯有找到真愛、讓眼魔甘愿放下自尊平等相待的對象 后,才能成為真正的眼魔。
 
  葉羽的容貌以人類或其他近似審美觀的種族看來,是屬于過度地偏向女性, 加上身為精神系法師,除了沒有陽剛氣息外,自然散發著的精神波動為他添上一 份神秘感。
 
  「很可愛呢。」比人類看到更多東西的眼魔女孩,她所指的并不是人類所看 到的外表,還包含有葉羽的精神波動等人類無法以視覺感受的東西。
 
  赤紅色眼睛中滿是笑意,是名為歡愉的心情。對于性情陰冷、向來自視甚高, 更先天鄙視其他生物的眼魔來說,是幾近沒有可能出現的情緒。她們只會嘲笑、 無視其他生物,又或者因為奴隸表現不佳而憤怒。
 
  理所當然,眼魔女孩自然知道自己的外貌對一般類人型生物來說,實在是過 于奇怪。然而這不是問題,對天生本能就是控制其他生物的她,甚至能夠直接操 縱、改變葉羽的愛好,將他變成深深地喜歡自己獨眼。不過眼魔女孩就是想試試, 他會不會就是少數天生便不會排斥、對獨眼有所愛好的人。
 
  耐心向來并不是眼魔一族所擁有的性格,但當心中存有愛意時,客觀時間與 主觀時間就有著難以置信的差距。眼魔女孩感到只是看了沒多久,但葉羽已經有 轉醒的跡象,以他先前消耗的狀況作推斷,最少睡了十小時以上。
 
  醒來后的葉羽,入目所見,是占據了面容近一半的眼睛,與她小巧的鼻子與 水澤的櫻色嘴唇十分合襯。奇妙的是,葉羽能從那赤紅色眼睛中看到一絲怯懦、 同時間也隱含著期待。
 
  眼魔!這是葉羽自所學中推斷出對方的種族,同時間眼魔種種殘暴、嗜虐、 瘋狂等傳言也涌上心頭。
 
  但莫明地,當他看到赤紅眼睛中的含意時,憐愛的心情徹底地壓倒了恐懼, 不知從何處涌出的勇氣,給予他行動的動力。緩緩地抬起頭,凝望著眼魔女孩那 赤紅色眼瞳,然后輕輕地吻上。
 
  并非是嘴唇相觸,葉羽吻的是眼魔女孩的明亮大眼睛。受到突如其來的襲擊, 使她整個人也軟起來,倒在葉羽身上,臉頰也浮現出兩朵紅暈,更添幾分俏麗可 人。
 
  伸手抬起她尖尖的下巴,葉羽再次吻向女孩,而這次是雙唇重疊,柔軟嫩滑 的觸感使他無法忘懷,雙方距離之近,是能互相吸入對方所呼出的空氣。 
  伴隨著越來越激烈的接吻,雙方也不約而同地伸出舌頭,在相互交換津液中, 舌尖不斷地彼此纏繞,再漸漸向前推進。良久以后,雙方才告分開,透明絲線更 是牽引了好一會才斷掉。
 
  「你的名字?」身為領主、作為魔將,眼魔女孩首次依在男性胸前,更別說 是表現出柔情一面。眼魔領主本來就該是鐵血、殘暴,不將世間任何事放在眼內, 但此刻能夠有所依靠,對她來說很舒服、感覺得好,心底更浮現從來沒出現過的 情緒。
 
  「葉羽。」少年說了后才清醒過來,在想到剛才所做的事時,心底也不禁驚 慌。他剛才與眼魔接吻,傳說中的上位魔物,在魔王入侵時代稱之為夢魘的可怕 種族。
 
  眼魔女孩自然能夠看出少年害怕的情緒,也自側面說明剛才所發生的一切都 是葉羽的本能反應,他心中并沒有對單眼感到抗拒,所以才會受到吸引。 
  「我漂亮嗎?有魅力嗎?」眼魔女孩略為離開少年的懷抱,撫弄著一頭秀麗 烏絲,身上也早已穿上透明黑紗制成的華麗連身裙,貼身剪裁為這具雛幼外表的 身軀帶來華貴,與她長久以來身處魔界高位氣質甚為匹配,散發著高貴典雅的貴 族風格。
 
  她身后數十根長著眼睛的觸手也靜靜地垂著,彷如化身為優美的絲帶,也像 是模彷孔雀開屏的裙擺;至于末端的金紅色眼珠則有如鈴鐺,只見其美而不覺可 怖。
 
  葉羽沒有任何回答,但不斷地吞咽口水的喉嚨充分顯示出他內心的感受。 
  笑顏在女孩面上展現,作為眼魔、精神波動對她來說是可視,那怕葉羽沒有 親自說出,她也能夠明白少年情緒上的含意。
 
  纖細的雙手緊緊地抱著少年的臂彎,淡淡體香更是直接飄送至葉羽鼻腔之內, 勾動起他心底最初、也是最原始的欲望。
 
  不過少年并沒有屈服,內心中根深蒂固,魔物是邪惡的思想是他能堅持下去 的主因。
 
  「你和我明明就互相吸引,為什么要忍耐呢?」眼魔女孩的纖纖玉手向下摸 索,不一會便已抵達葉羽兩腿之間的部位,隔著長袍與褲子握著那已因本能欲望 而充血挺起的器官。
 
  小手的動作極其輕柔,彷佛對待的是至為重要的寶貝,然而挑逗手法甚為精 妙,就算隔著布料,葉羽也已感到無法言喻的快感刺激,引誘著他想尋找溫暖潮 濕的所在。
 
  「不……不行,我是人類,不能與魔物在一起的。」葉羽在剩余不多的理性 鼓動下,伸手推開了向來都是高高在上的眼魔女孩。
 
  按照過往,被其他生物如此無禮地拒絕后,眼魔女孩絕對會爆發出無邊的怒 意,更會以極為兇殘的手段進行報復。但愛情本身無愧于最強精神魔法的別稱, 一向高高在上的她反而慌了手腳,也在不自覺間早早地放棄了曾浮現于心中、直 接控制對方的念頭,任由少年推開自己。
 
  「為什么不能在一起?」眼魔女孩低聲地反問。
 
  雖然自小便接受魔物是邪惡、兇惡殘暴、以人為食,甚至于為了擴張而侵占 人類領土。但葉羽并不是兩眼不見世事的溫室花朵,身為冒險者的他,十分了解 那些對魔物的每一項控訴,其實也能回頭用在人類自身。
 
  如果說是異族、非人生物因與人類并非相同種族,做出這些事還可以理解, 然而對于會向同類作出同樣事情的人類,葉羽無法將這些罪名直接加諸在眼前女 孩身上。
 
  唯一支持他的,就只是雙方不同種族,而且是互為世仇;另外,還有一點點 的,是他無法相信世間有一見鐘情,或許自己是在不知不覺間被控制,畢竟她是 眼魔、以先天能力就是控制其他智慧生物。
 
  「你們人類不是常說,勇氣是一種美德嗎?」眼魔女孩以平靜的語氣說著, 連她自己也無法相信居然能如此心平氣和地說話。「我能夠看到你是喜歡我的, 那為何要拒絕、否定這份感情?」
 
  「我、我……」葉羽無法作出反駁,內心也自然地想在思考,到底敢于示愛、 甚至接受異族成為自己伴侶,是否就算是勇氣?又或者是其他做法才算? 
  眼見少年陷入迷茫當中,眼魔女孩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同時也伴隨著她天 生的精神操控能力。只不過這次她并非是要控制葉羽,目的是想開解他,從旁幫 助自己所愛的人走出困境。
 
  「所謂的勇氣,那是敢于貫徹始終,而且堅信自己所想就是正途。」能夠撼 動心靈的說話自眼魔女孩口中說出,同時間蘊含著情意的獨眼也凝視著對方。 「我喜歡你,在我第一眼看到你時已愛上了。」
 
  再次輕吻葉羽后,眼魔女孩才繼續道:「我是魔物、你是人類,那怕不是身 處地下城,我還是會義無反顧地愛著你,向你訴說我的心情。」她頓了頓后接著 問道:「那你呢?你顧慮的是什么,讓你連愛與喜歡也不敢面對?」
 
  蘊含魔力的話語在葉羽心中不停回響,反覆地問他相同的問題,而他的抵抗 一直以來也不是有力的理由,如果只是一、兩次,他還可以掩著良心、直接欺瞞。 然而心底明明很清楚這些都只是藉口,讓自己好像能夠維持人類尊嚴…… 
  突如其來地,葉羽將眼魔女孩擁入懷中、貪婪地吸吮著她的嘴唇,他喜歡她 ……他愛著她,自昏迷中醒來后的第一眼,那張俏麗面容與赤紅色眼瞳,以及她 散發出來的獨特氣質都在吸引著他。
 
  連衣裙在葉羽的粗暴行為中被褪下,將眼魔女孩雛嫩身軀展現在面前。如雪 般白滑的肌膚,大約是因為長久以來也沒有陽光照射;略為隆起的雙峰上,長著 細小的紅苺,引誘著葉羽采摘。
 
  柔嫩如絲的雙腿之間,是女性最為迷人的兩片肉唇,淡粉色潤下,正漸漸滲 出透明蜜液,是眼魔女孩歡迎葉羽進入她玉門的證明。
 
  「名字,以我的名字叫我。」眼魔女孩貼近葉羽的耳邊,舌尖更在耳朵上舔 過。「珊妮。」
 
  葉羽身上的長袍也已被脫去,身為施法者的他內里也沒穿太多衣物,沒花多 少功夫便已同樣地一絲不掛。只不過此刻的他除了將手指伸在女性那神奇洞穴處 構弄外,比同齡人略顯粗壯的肉莖早已挺立,因充血而變成鮮紅色的先端更是渴 求著能夠進入女性玉戶之中。
 
  「珊妮。」嘴唇再次重合,本就在床上的兩人,在葉羽輕輕使勁下便使對方 躺著。
 
  手指分開眼魔女孩珊妮嬌嫩的肉唇,剩下的手并沒有空著,葉羽握著早已挺 拔至極限的肉棒抵在小穴處,然后在腰部用力前推下成功進入。
 
  「唔、啊啊。」珊妮纖幼的玉足橫勾在葉羽腰部上,蜜道雖早已被撐滿,但 反倒刺激起她作為魔物的本能。巨大的赤色眼瞳上,正閃耀著欲望的火炎。「進 來……用力地插進來,嗚……啊啊……好、好舒服。」
 
  「好緊……珊妮你的……那里好緊……扣得我很……很爽!」正努力地搖晃 著腰肢的葉羽正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意。并不只是先端部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 在不斷地蠕動著蜜穴,正以輕柔但持續的擠壓、磨擦,陷入于難以舍棄的軟肉當 中。
 
  在雙方交合之處,大量蜜液從當中的縫隙中流出、又或在葉羽比較大的動中 牽出,但無論情況如何變化,珊妮下身那張細小的洞穴,依舊緊緊地含著葉羽的 肉棒。
 
  肉體碰撞的啪啪聲越來越密,珊妮大大的眼睛也漸漸地失去焦點,強烈的快 意一次又一次地沖擊著她的腦袋,最后在葉羽用力地前頂、并在她體內釋放出熱 騰騰的愛意后達至最高點。
 
  腦袋完全變得空白,連思考也徹底失去,赤紅色獨眼沒有任何焦點,同時全 身也因快感而顫抖抽搐,淚水、鼻涕、唾液等也由于失去控制,使她俏麗可人的 臉容變得可笑,完全不見曾為魔將軍的威嚴。
 
  噴射出生命精華的葉羽,整個人伏在珊妮身上,那怕在發泄過后,正深入眼 魔女孩體內的肉棒還是微微地抖動,這是處于高潮余韻中的蜜道的自然反應。 
  「我們在一起吧,珊妮。」摟抱著珊妮嬌小的身軀,葉羽在自己所愛的『人』 耳邊說道:「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也無法保證我們一定會幸福,但我知道我第 一眼看到你時,就已經愛上你了。」說罷,他再次吻向珊妮大大的赤紅色眼睛。 
  「我也是呢。」輕聲地回答的珊妮,正仔細地品味著被所愛的人親吻的樂趣。 
  與陷入愛河,尋找到理想對象的葉羽和珊妮不同,被捕獲的其他成員正在抵 抗著黑暗能量侵蝕的她們,在未來等待她們的對象又會是誰?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人造行星 下一篇:包公案之虎精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