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小舞和老師

他是位老前輩了,像這種場合他一定溜走過無數次了。自己如果也這樣的話,就會變成也只會唱高調的影山而已。身為老師,就有正確教導這個孩子的義務。
  「那么你去那家店里做什么!老實地回答!」
  「不知道嗎?老師,我會從那家店里出來,也就是去賣啊!我的內褲,在那家店里可是很值錢的喲!」
  「喂!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么嗎?」
  「怎么了,要我老實說的可是你吧?干什么那么生氣?」「是我又怎樣!那是該對老師說的話嗎!!」
  「那么,要念出你的名字嗎?『影山聰』老師…哈哈!」「可,可惡!你還不自我節制嗎,不然的話…」影山因為她這種好像是理所當然的態度,忘了自已是老師的身份而變得感情用事。正好中了她的計謀。
  「…哼…」
  「怎么?那種眼神好像有什么話要說似的,有什么話就說說看啊!我等著!
  」
  「哼哼哼,別太逞強喲!」
  「什么事?把話給說清楚!」
  「…不要垂頭喪氣的!我可是在看喲!可別勉強冒充熱心的老師!」「你這是什么意思?居然如此的頂撞,如果老老實實的說,就免除你退學的處分。」
  「我可是知道的,你是那家店的的客人。」
  「…」影山感覺到冷汗似乎要從自己的身體里噴出來。
  「好幾次在你走去那家店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你的身影…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是以輔導員的身份在那里徘徊,不過好像不是這個樣子。」「…你在說什么?我只是剛巧從那里經過而已。」絕對不能讓人知道我是那家店的熟客。不讓她誤以為看到別人是不行的…影山心里這么想著。
  「我躲在店外偷看,看見你把購物袋放了下來,嚇了一跳。不過同時也想到『就是他!』…」
  …被看見了嗎?…
  「你買了吧?那你也是一樣嘛!我的制服或是我們穿過老舊的內褲…真是討厭…這么說的話,老師你也還沒結婚?沒有…女朋友?看這個樣子的話。」「…」
  「對了,不需要經過那家店賺一手,由我『直接』賣給你就可以了。怎么樣?」
  哇!這是什么小孩子…
  「喂,老師,如果幫我把事情隱瞞下來的話,就什么事都沒有了。這么想要退我的學嗎?」
  「…不是,那只是個比喻而已,并不是真的想…」「啊哈哈哈…這不是很好嗎…把你的事全都公開。那樣的話你老師的工作也會被革職,被報紙登出『色狼老師』,連知識份子的形象都沒有了。」「噓!聲音太大聲了!如果被別人聽到了…」看了一下教員休息室的四周,就只剩下二個人。
  「哼哼,知道了吧!如果認為被說出來不好的話,那么這件事就互相隱瞞,扯平了。」
  「…知道了,知道了!」
  為了保護住自己的立場,影山輸給了這個女孩。不對,正確地說應該是輸給了面子。
  「老是假藉正義感的話,以后是會吃到苦頭的。」「…知道了…你可以…回家了…」完全怕了這女孩。
  「我可是好心的跟你說了,別忘了喲…那么我走了。」小舞好像是摘了影山的腦袋般地、大大方方地開門走出去。
  「被看見了啊…」
  影山用著忍不住抖動的腳步,很快地走出教員休息室。那件事一被傳揚開來的話,就麻煩了。呸!竟然讓學生給抓到弱點…該怎么辦呢?
  「…」
  有一個影子正從窗子外面在窺視著,而影山卻完全沒有注意到。
  「嗯~以老師的立場來說,將自己所犯的錯誤及學生所犯的錯誤一起煙滅,絕對是得不到認同的。雖然這樣到時候會很不好受,不過為了她,我還是遞出辭呈,將一切公諸于世,這樣絕對是比較好的。」「真偉大!」
  在窗子喀啦地被打開的同時,進來了一位身穿學生制服而露出滿是毛發的肌膚、蒙面的上面戴著俗氣到最高點的太陽眼鏡、以及胡須…而且打著藍色的領帶,怎么看都讓人覺得很奇怪,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男人。
  「嗚哇!什、什么?」
  「從剛剛就讓我了解到老師你熱忱的心。啊~現在人心思變,像老師這樣擁有如此純凈心腸的老師…」
  「…?」
  「現今在這個世界上,用體罰將學生逼上自殺的道路、為了賺錢也讓不務正業的學生入學,不尊師重道的人太多了。」
  「唉,那、那個?」
  「啊,對了對了。老師你現在似乎是因為自己去情趣商店買了商品而相當感到傷腦筋,不過這就是男人的羅曼史,偶爾也該率真地去實踐一下,所以不需要特別地在意。想成是男人生理上的需要就好了。哈哈哈!」雖然這男人是這么的勸慰,不過他心里仍然無法如此認為。而且這男人越看做覺得令人感到不舒服。
  「啊!那個…不對!你到底是…」
  「你在說什么?怎么看我不都是沒有什么值得懷疑的學生,不是嗎?」「那個…不過這里是『女校』…」
  「OH!MY GOD!這是怎么回事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這一位背對著自己蹲著、相當冷靜的身穿著奇怪的學生服的中年男子到底是誰?影山啞然失聲的僵在當場不得動彈。正在想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時,這位中年男子,突然開始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嗯~確實,我是來自離這顆星球很遠遠方的未來國度的正義使者。現在雖然是隱世的打扮,不過你真不愧是老師,如果我的本性也是如此容易被發覺的話…」
  誰看了都會覺得是被戲弄了。現在不論誰都在嘲笑我…「啊!不好意思,請不要在乎我。」
  「這樣是不可以的。我可不能坐視如此具有善心的人辭去工作。我現在就到那個女學生那里,論個輸贏。」
  「所謂的『輸贏』…雖然我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做,不過這好像不關你的事。
  」
  「錯了,像那樣的女孩子不讓她嘗一次苦頭她是不會知道的。這就是我所謂的『輸贏』!」
  「那這和體罰又有什么不一樣呢?嗯~你是最近流行的『診斷教團』的成員嗎?」
  「啊?那是什么?我可不屬于哪里的教團或是宗教喲…沒問題的,絕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傷害。我所要做的和體罰是不一樣的,是良藥卻不是毒藥。」「就算是這樣子,那確定她不會留下心靈的創傷嗎?或許會對她以后的人格養成產生影響也說不定…你打算毀了那女孩子的一生嗎?」「就是因為有影響才有意義啊!以前不就有良藥苦口的諺語了嗎?」這個男的到底是什么人,而且到底打算么做呢?說著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輸贏』的話,到底是開玩笑的,還是真的,也不知道…如果這根本只是個玩笑,那也就太惡劣了。再和這個男的說下去也沒什么頭緒,影山只想早一點離開這個地方。
  「好了,謝謝你。你的好意我心領就是了。」
  「真不坦白,就這樣接受老年人的心意而沒有半點表示。」「什么『心意』…?喂!別再靠過來了!」
  男人一步步地接近影山。
  「等、等一…啊!真心,別抱著我!」
  男人抱著影山,打算帶他去哪里的樣子。
  「你要帶我去哪里啊!哇~」
  * * *
  另一方面,小舞…
  「小舞,那么明天見羅!」
  「嗯,拜拜!」
  「今天已經這么晚了,小心點喲!」
  「對呀,要是有奇怪的東西出現了,就先跑了再說。」「剛剛那個人就不知道巳經躲在哪里等著了。」「討厭!」
  「啊哈哈,沒這回事的啦!那個老色鬼可沒有這種膽量!」「這倒也是。那么再見了,拜拜!」
  小舞和朋友道別后,開始一個人走在河邊。
  * * *
  「老師,到了喲!」
  「…嗚…嗚…」
  男人穿著包住全身的斗篷,但是臉上并沒有化妝遮掩(原本就是這樣,也無需再化什么裝)。
  等到影山回過神來時,被那男人從身后抱住無法動彈,只有拚命地亂動。
  「這里到底是哪里?」
  男人對影山的問題完全置之不理,只是注視著對岸的小舞,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哼哼哼…那個女孩子,居然跑到了最理想的地方來。這里的話不容易被人發覺,好!就這么決定了!」
  「哇,你要做什、什么?放!放開我!」
  「就請老師在這里靜靜地看。我代替老師去跟那女孩論個輸贏。」「喂!你打算怎么做?」
  男人忽然抱著吉他飛過河,向對岸的小舞而去。
  「那是什么吉他?是從哪里拿來的!」
  嗆~!男人站在小舞的面前。然后彈奏起和他極不相稱、內藏擴音機的電吉他嘶喊著︰「哇!啊!哇!啊!」
  悲傷無常的燈火~世間繁華盡散去~好人得以往生,造孽或是做惡多端…小孩子永遠都是累贅~這對雙親是永遠的負擔~改過自心重新懺悔吧,諸行無常的魂魄啊…如果還有來生~…再相會吧…波~窿!
  那男人唱著不知所云的歌詞,歌聲更是完全的音癡。
  「啊,這是什么?啊!真是噪音!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小舞滿臉訝異的表情說著,想再向前看個清楚。可是這男的卻不容許。
  「哼哼哼,女孩,好好聽著。我有時候是活潑的年輕學生,有時候是謎般的街頭音樂家。但是,這一切都是隱世的身形。而真正的身形是─色即是空,森羅萬象,解脫這世間的無常的終極解決『因果人』!哈哈哈哈!」咻~
  「…好、好冷。老頭兒…千代田先生。」小舞只覺得全身顫抖。
  「是誰?誰是千代田先生?」
  不愧是老頭兒。讓人一愣一愣說不出話來的功夫可說是天下第一。男人靠近發呆的小舞,襲擊上去。
  「呀!變態!誰來救救我!」
  「我不是變態,我叫做『因果人』!女孩,到今天為止你所做的諸多惡行,已經不容于法了。現在我就要代替那位善良的老師,給你嚴正的裁判,覺悟吧!」
  「快!快跑!相澤!…喂!臭老頭,你碰我的學生一根毛發看看,我可不會就這樣放過你!」影山竭力地喊叫著。但是小舞卻好像誤解了。
  「啊~影山!你可真下流。和這骯臟的老頭兒躲在這里!」這女孩完全誤會了,不做解釋的話…
  「不是的,這是誤會,你要相信我!」
  「好了,老師請你在一邊靜靜地看著,哼!」
  男人開始誦唱起咒語,他揮了揮手,影山的身體就變得動彈不得,而且意識也開始模糊起來。
  「來吧!接受制裁吧,女孩!」
  男人抓住小舞的頭。而小舞則死命地叫著,但是情形似乎有點改變了。
  「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了…現在我已經張開『結界』了,即使你再怎樣地呼叫救助,我和你的聲音,還有樣子也無法轉到外面的世界。嘿嘿嘿…看著我吧!吶,回答我,你賣了多少,賺了多少?不回答嗎?這樣的話,就接受『因果報應』吧!」
  男人說完,手往上一揮,小舞的身體便浮到空中。而小舞死命地壓住好像要向上揚起的裙子。但是男人竟將手伸進裙子里,撫摸著小舞的大腿之間。
  「哈哈,你就是在賣這個賺錢的呀!哈哈哈,不可以喲!」「誰…啊、老師救救我!老師!啊,我掉下來了…可能快要死了…」「放心吧!你的意識還活在現實界里,只是肉體和靈魂暫時分開而已。如果有老師在的話一定就會礙手礙腳的。」
  「真可惡…你到底是誰啊!你不是人類!」
  「你要我說幾次才會了解啊!我是來自遙遠未來世界的遠方,為了處罰像你這樣的惡人,改正他們的…」
  『哈!現在這男的努力在為自己說明,約束力應該會比較遲鈍一點才對。只要集中所有的意識能夠讓右腳移動的話…這可是個機會,只有先試試看!』小舞這么一想,立刻決定將全身力量注入右腳。
  「你的腦袋果真是有問題,這個變態色狼!」小舞邊罵道,使盡全力在男人的后腦杓踢上致命的一擊。
  喀!男人抱著頭,當場蹲了下來。
  「成功了!成功了!不過這樣還不夠完整。噯,再一次!」這次她用左腳狠狠地踢在蹲在地上的男人的臉頰及鼻子上。
  「不要小看了女人,這個變態色狼!」
  男人一邊流著鼻血,一邊將臉埋入小舞的大腿之間。
  「呀!色狼!」又在臉上擊了一拳。
  「嗚嗚嗚…你…」還沒說完,男人就暈過去了。同時影山也回復了意識,走到小舞身邊。
  「啊…相…澤…沒事吧?」
  「老師!我好害怕喲!」小舞不自覺地投入影山的懷里。
  「已經沒事了…這可是你頭一次叫我老師呢!」「啊…老師如此擔心我的事,而我卻如此對你,我真是…」「沒關系了,只要相澤沒事就好了。」
  「老師,從來就沒有人如此重視過我,到現在為止我討厭所有的人。」「你的家人和朋友呢?」
  「大家都像是在騙人的感覺,完全只在乎表面功夫。」「真可憐…也就是說誰都不關愛你羅?但是,我也不知道真正的愛…」這位可憐的少女,用著濕潤的眼神注視著影山。
  「…老師,我…已經愛上你了。」
  「…如果這是真心的,那就看著我的眼睛說,相澤。」「我…以前就很在意老師的事…但是不知道該怎樣傳達我的心意才好。」小舞低著頭、亮麗的長發遮住泛著紅潮的臉,這是影山所不知道的,屬于小舞純真的一面。
  「相澤,你雖然羞于讓我看見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你,但是現在的你是最完美的喔!…來,再看我一次!」影山說著,輕輕地將嘴唇印上小舞的嘴唇。
  「老師…我再也無法控制住我的情緒!」
  「我也是!你說你愛我的話,我這輩子絕不會忘記。」「嗯…我已經覺得怎樣都可以了。這樣的第一次…」「小舞…可以嗎?」影山的手毫無猶豫地伸入小舞的裙子之中。
  「剛剛那男人是弄這里吧?啊!真可憐,被那受傷的男人的鼻血弄成這樣的臟…」
  「老師在這種地方…不可以…不要,好難為情。」「不過,你不是有感覺嗎?你看,這附近滲出汗水了。」影山用手指輕輕地愛撫著沾滿血的內褲。
  「老師你真壞…啊!」
  「你看,我讓你更舒服點。」
  「我會害怕…老師,我…」
  「…難道,你是第一次?」
  「…嗯,所以請你溫柔點…」
  「原來如此。你是第一次啊?好~老師也是最喜歡『原裝貨』的…哈哈哈!
  」
  老師的語氣簡直像是換了個人似地,變得相當下流。這不該是從小舞所知道的影山口中說出來的話。
  「老師,你有點奇怪…啊!啊啊!不行…」
  他從內褲的外面溫柔地扣弄著小舞的私處。
  「嘿!雖然有點奇怪…不過老師,感覺得相當的舒服。」「哈哈哈,不錯吧!只要品嚐過我的指功,就會一輩子成為我的浮虜。」「可是老師沒有女朋友,是在哪里學會這技巧的?啊!」「哼…即使沒有女朋友,這也是我的本能。沒有什么不可思議的…你等看看…我和躺在那里的老師的經驗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可是百戰沙場的『玩家』…」「咦?為什么老師會在那里…啊!呀!」
  小舞眼前的,竟然是應該已經昏厥了的男人。
  「哇哈哈哈…這就是最深奧的『空蟬之術』!」「怎、怎么會!」
  「剛剛在你踢得我暈倒的時候,我所念下的咒語就全都解開了。當然你的身體也回復了自由,而他的靈魂也回到他本身的肉體。但是我已經將我自己的靈魂和身體分離,而『附身』在他的肉體上。所以你會看到老師解脫咒語,我則在這段時間和你演話劇,藉以回復自己的體力。」
  對于這男人的可怕,小舞只有張大眼睛。
  「啊…啊!」
  雖然驚愕,小舞卻發不出聲音。對于眼前無法相信的事實及現在起將要發生的事感到害怕,小舞竟當場失禁。從內褲流出來的淡黃色的液體,流經過腳、再流到地面上。
  「啊哈哈,你也會失禁啊,幾歲啦?真丟臉喲!」「…」
  「所以,再也不能夠原諒。就讓我在你那里『嚴正』的一擊,覺悟吧!」「不要!啊!」
  雖然企圖死命地抵抗,但是卻不可能敵得過這非人類的『因果人』。男人非常簡單地將小舞壓倒在地上。
  「要開始了喲!真是『美妙絕倫』!」
  霹靂霹靂…!內褲被雄偉挺立著的巨物所頂破,沖進了小舞的秘穴里。
  「痛、痛…快停下來!」
  「啊,忘了把你的內褲脫掉…嗯,這樣也好,我要開始搖了喲!」「不要!啊啊啊啊!好痛!救命啊!誰來救我!!」「嗯~這女孩子確實是個『處女』,沒有什么比這種幾乎接近痛楚的緊縮要來得美妙了。那我再怎么表現,她也只是個什么都不懂、初嘗滋味的女孩而已。」
  男人將小舞的襯衫鈕扣解開,道︰「喔,比外表看起來還大,發育得相當的好嘛!這晃動起來可真是漂亮。你是屬于『不穿衣』的類型。」「拜、拜托!抽、抽出來…饒了我吧!」
  「你在發什么癡啊?我都還沒有開始呢…原來如此,是你的『性感帶』還沒有被開發出來吧?好,現在就讓你的那里嘗嘗我的東西,嘗過以后就會比任何的女人都瘋狂,瘋狂地愛上它,覺悟吧!」
  「啊…不要!」
  「我來啦!」
  簡直就像是對著敵人發射飛彈般的因果男,瞄準了小舞的體內,發射。
  「咻!」
  等一切都結束之后,男人將已經有點變軟的雞巴抽出來,從小舞的私處里流出白濁的液體,并混合著證明他是處女的血液。
  「呼!對女孩來說這刺激是不是太強烈了?哼哼,不過現在起,會沉浸在從身體的內部開始蘇醒的快樂,而無法入睡。你看,開始了開始了…」于是就像男人所說的,小舞壓著胸口,張著曖昧的眼神、滿臉無法平靜的表情。
  「怎、怎么了?身體熱烘烘的,呼吸也變亂了…怪怪的,我到底怎么了?」「怎樣?有沒有興奮的感覺呢?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吧!那里不管怎樣都很想要對吧?那么女孩,怎么辦啊?」
  「啊…啊…討厭…很難為情!」小舞想說什么卻又死命地壓抑著。
  「哈哈哈!怎么了?想要什么就說說看吧…嗯?」「不行…不要讓我焦急嘛…求求你,你知道的嘛…」「你說我讓你焦急什么了?」
  「…想…要…進去。已經等不下去了!啊!…」「進去是什么意思啊?說清楚點!」男人用言語挑逗著小舞。
  「…讓雞巴進入我的體內!求求你,不要這樣慢吞吞的!」小舞終于敵不過慾望,張開雙腳說出淫穢的話語。
  「好!說的好!真是個乖孩子。好吧!就照你所想要的,來了!」男人的分身再度進入正在等候的小舞的私處里。
  「啊啊啊啊!真、真好!」得到了希望的東西,小舞像野獸般發出了歡喜的叫聲。
  「怎么樣?第二次的話愛液韻釀出相當好的潤滑效果吧…好了,現在開始要怎么做呢?」
  「啊、啊…啊嗯…啊…」
  「你看,已經自己扭動著腰了。沒錯,畢竟人類也是野獸,這樣就對了。」男人滿足的嘴角浮現出淫穢的笑意。配合小舞腰部的動作,也將自己的腰部迎合著。
  「怎么覺得像是要虛脫了!私處也是如此…身體及全身有說不出的舒服的感覺…當插到底部的時候,更加…真棒!」
  「放心吧!實際上是不會怎樣的。只是一瞬間腦袋會變成一片空白而已,所有的記憶都會消失,產生身體漂浮起來的感覺。沒錯,就像這世上所說的『麻藥』一樣。」
  「啊…啊…」
  「人類只有在面臨自己生命危機的臨界點的一瞬間,才能夠品味出至上的快樂。這就是『升天』」
  「啊…已經亂成一團了…再用力點…」
  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男人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濃厚。
  「這是我的絕技『天誅』,怎樣?沒有一位女人不想嘗試看看的!」「啊!感覺變得好奇怪,啊啊啊!」
  「哈哈!更加的淫亂吧!將你所有的精力全部耗盡為止。」男人的往復運動漸漸激烈。
  「啊!啊!啊…真厲害…啊!!」
  「怎么樣?真是可愛,實在無法想像這就是剛剛還在為喪失處女而喊叫的女孩。」
  「啊…啊…啊嗯…再快一點!再快!」小舞的腰擺越來越激烈,而且不自覺地弓起身體。
  「胸脯也是很敏感的…揉揉看!」小舞要求著。
  「嗯,這女孩,沒想到居然是如此淫穢的女孩…喔!」「嗯!嗯…再用力點、再用力點…」
  「嗚…喔!不行,這樣的話反倒是我會先…達到…高潮…喔!要射了!」「啊!啊!啊…我還要!還要!」
  男人很快速地將雞巴抽離,射在小舞的屁股上。
  「啊啊…居然是我先敗陣下來。好了,就此結束吧…怎么樣?有了這樣子的懲罰后,就再也不會去想那些無聊的賺錢方式了吧!已經了解了社會對于本身產生怎樣的因果報應了吧!這樣的話,這件事就算解決了。已經這么晚了,今天就好好的回家反省吧!」
  男人正要將稍微下垂的雞巴放進褲子里時,小舞卻突然襲擊過來。
  「…嗚!你、要做什么?」
  「什么解決了?擅自將我扯進來,然后自己一個人興奮了就好了…好像男人只要自己解決了,就突然冷淡下來…不要因為我是『處女』就想耍我,我可是還沒有完全滿足…老頭子,確實地負起你的責任吧!」小舞將剛剛進入自己體內的雞巴放在手里,粗暴地含入口中。對于這種意外的『發展』,男人也感到困惑。
  「做、做什么?等一下!」
  「嗯…嗯!嗯…嗯嗯…」
  「停、停下來!我對你的懲罰已經結束了。超過這個的話我也…嗚!」小舞像惡作劇般的,使著性子繼續舔弄著男人的東西。完全無法想像是剛剛還是處女所做的動作…她真是名副其實的『淫亂女』。
  「啊啊!連鼻子都滴下口水了…別人所說的話…有在聽嗎…拜托喲!」雖然男人拚命地喊叫,但是小舞卻完全充耳不聞。
  「嗯…嗯…啊…」
  剛剛的立場完全反轉過來。
  「…啊,對不起,請聽我說一下!喂!聽一下嘛!」「好像有變大一點了…啊!我忍不住了,要開始了!」「啊什么…啊!啊…等一下,喔!」
  小舞將男人壓倒、跨坐在上面。將雞巴導入自己的秘穴里。
  「啊…放進去了…真、真好!我好像已經上癮了!」四周已經昏暗,再也沒有來往的人。不對…即使有人來,小舞也會沉淪在被偷看的快感里,而變得更激烈吧!
  「你、你看!搶去我的上位,把這女孩子當做是處女就太說不過去了!喔!
  可惡!」
  「啊!啊!啊!啊!啊!啊!…」
  「拜、拜托你饒了我,因為你是晚輩…」
  號稱絕倫的因果男,好像也敵不過這『小女人的力量』。聲音也漸漸萎縮下去。而另一方面的小舞─
  「啊!吵死了!嗯…啊~嗯!這、這種感覺,啊啊!在深處好像有什么感覺,啊啊啊!生平以來第一次…好好…最舒服!啊~嗯!」「…啊!這女孩子,喔,有著最厲害的腰擺…喔!」「啊!要…要、要去了…啊─!」
  小舞這時候第一次嘗到『升天』的滋味。
  一切結束之后,小舞便筋疲力盡地當場倒下來睡著了。
  * * *
  啁啁啁啁…啁啁啁啁…
  「…可惡…早上了?嗯~真冷~啊,為什么我會在這種地方?而且,呀!怎么回事?我為什么會體?…啊!老師!對了,那個時候…應該沒有死吧…老師!老師!你沒事吧?」
  「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而且相澤,你這模樣…?對了,我失去了記億,所以之后…啊!那個男的呢?」
  他向四周張望了一下,可是卻沒有看到因果人的蹤跡。
  「啊!還活著真好。下次一定要和真正的老師做喲!沒錯…就是這樣!」「哈哈!你到底想要說些什么?奇怪的女孩子…還有…嗯,對了,你被那個男人施暴…對不起,都是因為我不在才會發生這種事…要說什么才好呢…」「嗯~沒事了,老師,我很快就會忘記了。」
  影山觀察臉色有些暗淡的小舞內心,他雖然想找些話來勉勵她,可是卻找不到適當的話。
  「對啊,一定很不好受吧…」
  「嗯~有一點。不過沒關系。馬上就恢復過來讓你看…」「相澤…」
  在這種時候勉勵學生,將沮喪化成力量就是老師的作用吧!但是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影山只覺得自己好像變得更奇怪。
  「我說沒關系的嘛,不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攬。老師,啊!這么說那個男人,是到了早上不見的羅!而老師是昏倒的…吶,老師?」「…什、什么事?」
  「以前,真的…非常的對不起…我、我對于想要表現感謝的心情非常地笨拙…嗯~這時候到底要說些什么才好呢…」
  「…好了。我們還是趕快把昨天的事忘記了吧!已經早上了,有人來就不得了了,趕快穿上衣服離開這個地方!」
  「嗯…啊!」
  小舞不自覺壓著腰部。然后真實地想起了昨晚的激烈情況。
  「…」
  「怎么了?站不起來了嗎?」
  「嗯…好像有一點痛。」
  如果把所有的事情都對什么也不知道的老師說的話,老師會嚇一跳吧…「不過…我的鞋子確實好像滾到那邊去了,到底在哪里…」二個人四處的張望。
  「啊!找到了,放在那地方!」
  影山代替無法走動的小舞將鞋子拿過來。
  「來,鞋子!」
  「老師,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把鞋子穿上?因為我的腰彎不下去,很痛!自己沒有辦法穿。」
  「這個?」
  影山將鞋子拿在手上觀看,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現在幾乎要破裂似的。小舞一邊穿著散落在地上的衣服。
  「…嗯!老師,我在想,像老師這樣的人收藏著女人的制服或是內褲,確實是『異常』。所以,現在起你不要再花那么多的錢到那種店去了,我有更好的點子喔!如果覺得我可以的話~老師…」
  「啊…」
  「…咦,老師,你怎么…」
  小舞注意到影山的喘息忽然起了變化,不禁訝異地問道。而影山的喘息更加劇烈。
  「啊!我、我那時候買的不是內褲,也不是制服…我心里面真正想要的是…就是像你們如此可愛的高中女生所穿過的舊鞋,以及這個…」穿上鞋子,影山握住小舞美麗的小腿,一邊在臉上磨擦一邊說道。
  「老師…你,做什么!」
  「這個…這個腳踝上的強調可愛的『三折短襪』。就是這個…現在是稀有的價值…啊,相澤,讓我聞一下香味…」
  喀!小舞用身邊的鞋子用力地打在影山的頭上。
  「討厭!變態──!」
  這就是所謂的『自做自受』吧…所以發生簡直不可能的事也沒有什么可疑的,不過意外的,這二個人很適合也說不定…
  「你果然是個超級變態!真是的,被你這種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騷擾,我再也受不了了…呀!可惡,絕不饒你,你這個大笨蛋!」喀!喀!喀!
  「喂!好了!你~那里再用力點,用腳、腳跟的邊緣用力踩…啊…」「不用你說我也會踩扁你。還在笑…不覺得心嗎!這個畜生…」喀!砰!咚咚咚咚!小舞用腳跟用力地在影山的背上踩著、踹著。
  「啊!要、要射了。相澤!制服、不對,是只要穿上這鞋子及三折短襪就可以了,變成我的主人吧…我、啊!真有快感!」「別開玩笑了,被這樣子整還會興奮!這個低級笨蛋!」


相關鏈接:

上一篇:窗外的窺視 下一篇:數學老師被奸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