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和老師的百合

和老師的百合



  H大學的有關領導,為了顯示「人文情懷」,用一些拽文的詞彙來給建筑物
命名。比如:求索樓,道遠樓,格致門……

  育才樓也是其中之一。說起來,這是十年前蓋的教師住宅樓。當時的建筑標
準,是每套四十平米,一室一廳一衛。十年過去,這個標準翻了至少兩倍,原來
住這里的老教師大都在外面弄到了新房,早就搬走了,所以現在是騰出來給新進
教師住。

  現在,文小娟就在這樓里,敲響了203房間的大門。

  在門開之前一二分鍾,她還在想:到底這個老師要給自己怎樣的懲罰?如果
是什么非分要求,那就只好……只好……

  這念頭很快打消了,因為來開門的女人,只略微一愣,馬上就微笑了起來:
「進來吧。」

  這女人微笑的時候,是她最為親切和善,魅力盡顯的時候,而在平素講課時,
可沒有這種樣子出現,那時的她臉上基本沒有什么表情,就像一個古板的機器人,
重復著預定的動作,盡管美貌,卻難以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所以,這女人也是唐靜,只不過不是「唐老師」。

  更何況,她現在穿的是一件薄薄的藍色運動衫,把她那一副飽滿的身形展示
得清清楚楚。

  文小娟是第二次看到這女人的親切模樣,心里暖暖的。

  進了屋,文小娟才看到大廳的景象,擺設極其簡單,除一張體操墊、一架室
內單杠,以及一摞凳子外,再無別物。連一般人家的沙發、茶幾之類家具都沒有。

  這樣的房間,當然也是最容易打掃的,乾乾凈凈,一塵不染。

  文小娟不由得暗想:難道體育系老師的家,都是這樣「體育化」的嗎……

  「坐吧。」唐靜拿了一只凳子招呼女生坐下,動作中流露著干練。

  文小娟是坐下了,唐靜卻不坐,在一旁踱來踱去,像是在猶豫著什么。

  這又引起了文小娟的一點緊張,這女人說過要給她點懲罰的,目前這樣子,
是否就在構思著什么嚴厲的懲罰手段呢?好像有可能啊……

  這都是因為自己被她逮到了看女同情色小說的鐵證,一想到這茬,文小娟的
臉皮都要變成陳年油漆,一片一片地掉下來了。

  可是下一刻,女人卻蹲到了她面前,用柔和而認真的目光望著她:「幫我一
個忙,好嗎?」

  一邊說著,一邊還把女生的手拉過來,壓在自己的手掌下。

  這倒是出乎文小娟的意料,但手上傳來的溫暖,還有女人的微笑,讓她心安
不少。

  「好………」倉促之間,文小娟只答了一個字,同時悄悄關注了一下女人的
手——那是一只寬大柔軟長著幾根青筋的手。

  「做運動要出汗的,我先去脫衣服吧。」女人站了起來,像是自言自語,又
像是通知面前的女生。

  當唐靜進了里屋再出來時,她身上的運動衫果然已沒有了,就只有一條白色
背心,一雙臂膀的肌膚盡數暴露,在燈下泛著美玉似的光澤。

  那雙臂膀被肌肉所充盈,顯得非常飽滿結實,線條清晰可見,幾乎都要鼓起
來了,僅有的一點脂肪,也只是把那肌肉線條修飾得更加圓潤優美而已。

  除此之外,她的腹部非常平坦,沒有一點贅肉,反倒是隔著背心隱約能看到
兩半腹肌的輪廓。

  她的胸部并不偉大,但貴在與整體協調配合,不會有喧賓奪主的違和感。

  看過了這一副誘惑力堪稱粗暴的身材,文小娟腦子里簡直開辟新天地了。

  在此之前,她對這女人的印象就是單純的靚,可大學嘛,靚女還稀罕嗎,包
括文小娟自己顏值其實也不低的。

  而今才發現,這女人居然如此的健美,就憑這身材,在文小娟見識過的美女
里面,只要她往那一站,還有其他哪個敢自稱女神?

  女神的身材加上女神的臉龐,優美與優美結合,產生的效果是自乘的,不是
變為兩倍的優美,而是變為四倍。

  即便如此,這還沒算上她微笑時流露出的親善魅力……

  文小娟還在瞎想連篇,比如這女神還是東西方結合的啦,而那邊唐靜已在體
操墊上做了幾下熱身,并且招呼她過去。

  只見唐靜把雙腳支在一只凳子上,而手撐在體操墊上,整個身體就懸空了,
說道:「等一會我做俯臥撐的時候,你就趴到我背上。」

  文小娟一看這架勢就明白了,只是……她不由得叫了出來:「這樣不會把老
師壓壞嗎?」

  唐靜笑道:「這你放心,要是不信,你也可以先用手壓一下看看嘛。」

  文小娟就伸手去按她的腰,按了幾下居然什么也沒發生,那軀干真的堅實得
像床板一樣!

  「還有,你看——」唐靜把手擡起一只,反背起來,就用單臂做了幾下俯臥
撐。

  這動作的意味相當明顯,就是表明她氣力很大,但究竟有多大,文小娟還沒
親身體驗過,形不成明確的概念。

  「所以,你說我雙手做,要不要加碼呢?」唐靜又用富有深意的眼神,把問
題還給女生。

  抱著一顆難以置信的心,文小娟小心翼翼地趴到了唐靜身上,用手抓穩女人
的肩,腳夾住女人小腿,這樣既能把全身重量都壓上去,又不至于打滑。這都是
按唐靜的吩咐,也虧唐靜想得出這種招數,用兩個人的重量來做俯臥撐。

  準備完成之后,文小娟就感到身下的女體,穩穩當當地,一起一伏動作了起
來。

  兩人的這種姿勢,本來對文小娟是一個絕大的方便,她從剛才目睹女神的身
材時,就盼望著對這副身材有進一步的了解,現在她跟女神的距離已經為零了,
想要怎么了解都行,舉手之勞而已。比如摸一摸、捏一捏,或者在什么地方摩擦
一下,感受一下那肌膚的彈性,看看是這軀體中的什么東西蘊藏著如此可觀的力
量,能在身上馱著她一個五十千克的大姑娘的同時,還能把動作做得那樣四平八
穩……

  可文小娟卻不敢亂動,她也懂得,人在用力的時候是最忌諱分心的,一分心
就容易出事故。再說她一動起來,對她身下支撐物的壓力,可就不止五十千克了。

  退一步講,即使真的是女神,不會出什么事故吧,可要是女神覺察到她動手
動腳的意圖,生起氣來,那還不知道有多么「好看」的事在等著她呢?

  想到這里,文小娟臉一熱,只能采用最小的動作,把臉頰輕輕貼在女人脖子
后面,呼吸著女人的髪香,同時盡量從手心與女人肩膀肌膚相觸之處,提取著那
份滑膩的觸覺,就像微風輕輕拂過心頭一樣。

  她忽然又想到,這樣的話,自己臉頰上的熱度,不還是被女人感覺到了嗎?
這么一想之下,臉又更紅了一些,仿佛形成了一種正反饋……

  時間就在文小娟既不安分,又不敢輕舉妄動的矛盾心態中,一分一秒地流逝
著。

  也不知道唐靜的俯臥撐做了多少下,只見此時她額頭滲著薄汗,整個人躺倒
在體操墊上,一只手拿捏著另一只有些腫脹的上臂,過一會兒,又換另一邊。

  而文小娟坐在她的側面,意猶未盡之下,腦中又浮現一個主意——借口幫她
按摩,吃一吃她的豆腐,或者說啰嗦點,了解一下她手臂上那些肌肉線條摸起來
的手感。

  「老師……」文小娟底氣不足地叫了一聲。

  「哎。」唐靜轉過臉來,兩人的眼神就對上了——

  不知是文小娟看花了眼還是怎么的,她此時看到女人的大眼睛里,就只有清
澈與溫柔!

  她可從未見過女人的這種神情哩,不覺間就著迷了一下,而就這一下,唐靜
已把話頭接過去了:「謝謝你啊,我好久沒練得這么痛快了。」

  這么一來,文小娟準備說的要幫老師按摩的話,也就過了保質期,再也沒能
說出來。

  接下來,唐靜起身去了洗手間,而坐在體操墊上的文小娟,費了好大的功夫
才讓自己平靜下來……

  五分鍾之后,唐靜回來,身上已經穿回了運動衫,——在她看來,不運動時
就要穿好衣服,防止著涼。

  盡管她誘人的健美身材還是一覽無余,起碼比不穿時隱晦溫和許多了。

  文小娟看著女人的這樣子,雖然還有點遺憾于剛才沒能名正言順吃她豆腐,
但經過這五分鍾的思量,也想開了不少。

  畢竟這女人不可能走進自己生活的,再怎么欣賞也不可以達到癡迷的程度,
否則便是犯傻了,跟小時候所見的那些「追星族」一樣傻。可不是嗎,明星都是
虛的,不可能走進他們的生活,而他們為了追星,花的銀子卻是實的,不傻么?

  沒有什么女神能夠隨時隨地陪伴在一個人身邊,能這么陪的,只有那人自己。
所以,要是真的欣賞女神,就讓自己朝著她的方向去改變,自己變成自己的女神,
到那時,找面鏡子就可以自我崇拜了……

  「看到了吧,我平時就是做這樣的運動。」仿佛出于老師的職業習慣,唐靜
還是先開了口,「雖然我是教瑜伽,但我不怕跟你講,瑜伽里面大多數東西是幼
稚的。好比體位,你說練了這個體位有什么功效?看不出來,感覺不到。反過來,
很多體位在還沒開始練習之前就對肌肉力量,肌肉耐力這些的要求不低。這樣的
話,何必還練體位呢,不如直接去練肌肉,那才是硬功夫。」

  文小娟聽女人侃侃而談,心中也開竅了一些,確實,她對瑜伽曾經一度的印
象,就是什么拱橋式,肩倒立,一字馬,諸如此類的高難動作,如果一上來就讓
她做這些,她絕對是吃不消的,好在唐靜上課時沒要求這些,而只教蓮花座一類
的基礎動作。

  可現在,女人發話了,說這些都是小兒科,華而不實,看來瑜伽是沒有用的
了,那該做什么才是有用的呢?——對了,就去泡健身房吧……

  「……不過,話也不能說得太絕對。瑜伽里面,其實還是有些很有趣的體位
……比如說,獅子式……」

  一邊說著,唐靜一邊采取跪坐姿態,上身前傾,雙手拄在膝前,挺胸昂首,
圓睜的雙目緩緩擡起,非常的有精神,再加上那矯健的身形,此時的她,還真的
就像一頭伏臥的母獅。

  這頭母獅把眼睛往上一翻,嘴巴大開,還發出「啊——」的聲音。

        接下來才是令文小娟大為驚訝的一幕——

  從女人口中出來一條鮮艷濕滑的軟肉,一路向下伸展,竟低垂到了下巴以下!

  這女人,竟然也有著一條長舌頭!

  天哪,莫非說……長舌也是一項女神的標準配置?

  涉及到舌頭的事,文小娟可就興奮起來了,她腦子里不由自主就冒出關于舌
頭的情色幻想,剛放下去的心,又飛了起來:這女人會不會也跟我一樣,喜歡把
舌頭伸進另一個女人的嘴里?如果她的舌頭進入我的嘴,我絕對舉雙手雙腳,全
副身心歡迎,而且還要用我的舌頭,同她糾纏個不死不休!

  而實際上,女人只不過收起姿勢,笑著輕拍了文小娟一下:「來,你也做一
次這個體位。」

  文小娟這才驚覺,幸好她的意淫有所保留,還沒聯想到蜜穴的地步,不然下
體肯定又濕了,好麻煩的。

  她機械地擺好姿勢,然而就要伸出舌頭之時,卻偏偏想到:剛才我竟然當著
這女人的面對她的舌頭想入非非……

  這么一想之下,羞慚之意襲上心頭,動作就滯住了,剛出來一點兒的舌尖也
下意識縮了回去,仿佛有一種幻覺,只要把自己的舌頭暴露出來,就等于把自己
的內心攤開在陽光底下一樣。

  看著女生雙頰飛紅,眼瞼低垂,卻仍不安分地摩擦著嘴唇的可愛模樣,唐靜
又是忍不住地笑了出來。

  她把一張美顏湊到了女生耳邊,輕輕說道:「你還怕讓我看到你的舌頭啊。」

  那語氣輕柔得像羽毛,卻準確無比地搔動著女生內心癢處,令文小娟心跳加
速。

  這女人真是的,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不管,剛才你都看過我的了,現在我也要看你的。不然不公平。」

  唐靜忽然用一種幽怨似的目光斜瞪著女生,甚至連嘴也微微嘟了起來!

  撒嬌,原本就是女性的特權,但若用得不適合,也會給人以弱智無能的印象,
遭到鄙視。

  然而女神一般的她,居然也會撒嬌……這是怎樣一種攝人心魄的風情!

  在這件事里,沒有什么道理可言。本來,她讓對方看到她舌頭是出于單方面
的自愿,雙方又沒約定必須交換……

  可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架勢,如同對方不給她看舌頭就是欠了她天
大的情,有誰欠得起大美女的情呢?

  文小娟只有乖乖投降的份,事到如今,她也沒有退縮的理由了,只得慢慢吐
出舌頭……

  這個姿勢要求眼睛上翻,視線向眉心集中,正好讓她不用去看女人的臉,心
防也就漸漸放松下來。

  取而代之的是,一絲好勝之意在她心中升起:憑什么到目前為止,都是這女
人在讓我驚奇,這次我也要給她一點驚奇,讓她也忘不了我!——她有長舌,難
道我沒有嗎?

  受這種思想支配,女生使上了勁,把舌頭伸展到極限,就像在不遺余力地證
明,她那一條粉嫩的長舌,絕不會輸給對方的!

  「好啦,我知道你很棒了,可不要太用力啊,會拉傷的。」那一張美顏的主
人就在身邊,好意勸著女生收回姿勢。

  可這語氣一點兒不見驚奇,還似乎帶點揶揄,顯然不是文小娟想要的效果,
于是女生就跪坐在那里,帶著一顆失落的心,一句話也不說。

  其實這也難怪,她不可能知道她的舌頭在上午的課上已被女人看過,除非女
人親口告訴她。

  不過在下一刻,她卻從女人湊在她耳邊的嘴里,聽到了令她最為受用的一句
話——

  「好長呀,連我都被你比下去了。」

  文小娟的自信心瞬間就被充飽了電,有沒有聽錯,女神親口承認被她給比下
去了!

  至于女神這話是真的反映了事實呢,還是僅僅恭維而已,這個不在她的考慮
范圍之內。

  說起來,文小娟的舌尖就像半顆嫩滑的肉珠,這一點跟唐靜不同,后者的舌
頭前端就只是個半圓而已。

  此外,文小娟的在向下伸展的時候,似乎有些僵直,不能夠做到緊貼下巴,
有點像未拉開韌帶的人做不了一字馬似的感覺,而唐靜的呢,光看那曼妙的曲線
就知道不存在這問題,用不著再去證明什么,而且那曲線就像波浪一樣隱約還能
抖出一個個起伏,仿佛暗示其中蘊含著某種動人心魄的能量。

  當然,上述這些比較,都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上,那就是兩條香舌都非同一般
的長,難分軒輊,才會凸顯出其他方面的、較為次要的特質。否則,只有一條長,
另一條卻短上許多,所有的比較就都失去意義,而只有長短之分了。

  文小娟臉兒紅撲撲的,嘴角向上彎著,怎么看都是個美人坯子,只可惜太天
真了,人家說什么她就信什么,這也是她還需要歷練成長的一個原因……

  就在文小娟還沈浸在這份虛榮之中時,女人卻又開始吹氣如蘭起來:「但是
啊,你這么好的天賦,不知道會不會讓它發揮作用?你不要告訴我,你就只是用
它來吃飯跟說話吧,那太可惜了。」

  在文小娟聽起來,這話中有暗示,有誘惑,有挑釁,幾項加起來,她再也按
捺不住,抱著「死就死」的心態,她回了這么一句:「老師……不如您再做個示
范,怎么讓它……發揮作用。」

  說完之后,她就低下了頭,哪怕接下來女人勃然大怒,把她往死里懲罰,她
也不管了。

  「真的要示范?」

  唐靜那一雙大眼睛中,居然有了媚意!

  女神的臉一旦媚起來可不得了,十里桃花都及不上她!

  文小娟心髒都要驟停了,除了慣性地點頭,她還能做什么?

  不過接下來,唐靜卻收斂了所有的表情,擺出授課的那一副正經模樣,用肩
膀撞了一下女生:「來,親我的嘴。」

  看著女人不茍言笑的面容,文小娟遲疑了一下,沒敢立刻照做,心想:是不
是惹她生氣了?

  而唐靜見狀,索性下巴一揚,美目輕閉,把一張俏麗的紅唇嘟成個紅草莓,
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

  能夠把如此誘人的一個動作做得這樣大氣灑脫,令人心折,大概也非唐靜莫
能為了,那意味已經清楚,如果那張紅唇還遲遲得不到親吻,它的溫度會急劇下
降,降到冰點以下去。

  假如文小娟面對這副情景還不動嘴親上去的話,那不如找個什么東西自我了
斷算了!

  于是,兩唇相交之際,那柔軟豐潤的觸覺,就在文小娟的人生記憶中「初吻」
這一頁上,涂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此時的文小娟不愿去想自己之前曾經「親吻」過什么東西,那些東西都已被
完爆了。她也不愿去想這女人的其他身份,比如是個老師啊什么的,反正是個可
以親吻的女人就對了。

  一直渴望吻上一個真正女人的文小娟,此刻顯得有些貪婪,她張大了嘴把女
人整張唇都包住了,以至于自己口腔里一小片柔嫩的部分都接觸上了那張美唇,
那比軟糖還要美妙的觸覺,立刻就讓女生心中某種柔軟的東西發了芽,這種東西
在潛意識中告訴她,舌頭就是跟心靈相連的,只有用舌頭去觸碰女人的唇,才算
是用心去體驗這女人。

  然而,女人的唇比想象的還要熱情,還沒等對方舌頭觸到,就自動張開了,
從里面出來一條更加熱情的妙物,剛剛接住女生伸過來的舌頭,馬上連勾帶引的,
把女生的粉舌拉了進去,隨即雙頰一凹,就啜吸起那根青澀稚嫩卻偏偏長度過人
的小獵物來!

  這一系列動作無比的熟練,簡直一氣呵成,究竟是誰在體驗誰,這下可說不
清了,女生腦海中只來得及留下一個模糊的念頭:這女人怎么不肯給我多一點時
間好好品嘗她的唇……

  片刻之后,女人放松了啜吸,文小娟才得以活動舌頭,逐漸探索起女人口腔
中的芬芳。

  也只有這時文小娟才明白,怪不得小說里都講舌吻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讓她
一直都想親身嘗試,如今她不僅得償所愿,舌頭進入的還是一個大美女的嘴,光
想到這就讓她的心飄起來了,更不用說,女人的口腔里又濕又暖,到處是一片軟
嫩滑膩,整條舌頭受到這樣甜美的迎接,文小娟居然還沒有醉死,真是一個奇跡。

  不過,事情并不是百分百完美,不足的地方是有的。那就是——

  每當文小娟想要盡情沈醉在這仙境般的深吻中時,女人的舌頭卻總會上來騷
擾一兩下,且不是普通的交纏,而是那條成熟的長舌又靈巧又刁鉆,似乎找準了
女生舌頭上敏感脆弱之處,專從意想不到的角度,向這些部位發起偷襲,只要挨
上一下,就是一股難言的瘙癢傳來,美好的感覺就破壞殆盡,非常的令人討厭。

  這樣的事一次兩次還過得去,次數多了,就是赤裸裸的挑釁了,文小娟在心
中一跺腳,也便揮舞起自己長長的粉嫩絲瓜,進行反擊,一定要把女人那條使壞
的東西鎮壓下去。

  可惜的是,女生的吻技生澀得幾乎為零。她基本上就會一招,用舌頭戳,如
果說還會第二招,便是偶爾會將舌頭繃成棒狀來拍打,此外再也沒有第三招了。

  女人的舌頭左躲右閃,不讓文小娟有可乘之機,不過,也許是空間有限的緣
故,不時還是會讓小絲瓜命中幾次。

  如果撇開兩條長舌在看不見的空間中你來我往、激烈爭斗,乃至津液橫飛的
事情不談,單從外表上看,畫面是很美的,女生采取跪姿,居高臨下地捧著大美
女的臉,痛吻這女人的唇,而大美女則坐在體操墊上,一只手臂向后撐著,雙腿
從女生胯間穿過,充作女生跪累之時的坐墊,而女人的另一只手臂,則環繞著女
生的腰,這固然是在維持女生的平衡,但那隔著薄薄布料仍在顯現的肌肉線條,
同時也在表明,要是被這樣一只手臂攬實在了,想逃開是不可能的。

  可文小娟此刻正玩得起勁,哪里會想到要逃開呢……

  女人的舌頭很是狡猾,被文小娟戳上幾下或者拍上幾下,就安分下去一點,
可要是女生一段時間沒有行動,就又開始下一輪的進犯,如此反復著。

  盡管女生吻技乏善可陳,但似乎是她的青春活力更勝一籌,在她的不懈努力
下,女人的舌頭動作漸漸微弱下去,終于不再動彈,這更給文小娟造成一種假象,
仿佛被她這么一懲戒,女人的舌頭就接受教訓了,徹底老實了。

  這一來,文小娟就像個得勝將軍似的,還不忘刺一刺那條「放下武器」的對
手,像是在說:看你還敢不敢干壞事。

  而唐靜被女生這樣戳著舌頭,居然還從嘴角滑出一絲動人的呻吟聲,看那模
樣,根本沒有把女生舌頭的動作當成懲戒,反倒是當成調情愛撫一類的小兒科了。

  可文小娟此時無心顧及這個細節,因為長時間的深吻,還要揮動舌頭激戰,
對肺活量的考驗是非常大的,這又從另外一個方面,暴露了她吻功的欠缺,她不
時就得稍稍離開女人的唇換一口氣,而這一次「徹底平定」女人舌頭的「叛亂」,
更是用盡了肺里的最后一點空氣,再下去都快眼冒金星了,以至于她此時不得不
擡起頭,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相比之下,唐靜則幾乎跟平常無異,只是呼吸有點加快而已。

  氣息稍定,文小娟低下頭來,又一次看著這張絕麗的臉龐,女人面沈如水,
大眼睛輕輕的閉著,以至連睫毛也顯眼起來,這異乎尋常的美麗,確實難以用一
兩個字來形容。

  就在剛才,她已經毫無疑義地吃到了這個大美女的嘴,一切都那么真實,絕
對不是幻覺。

  她不知道跟這女人的親密關系還能維持多久,未來的事情誰都難以預料,重
要的是珍惜眼前。

  正當此際,女人嬌膩地嗯了一聲,似乎是對女生離開的時間過長而感到不滿,
不僅如此,還把嘴主動地湊了上來,一副「想要更多」的架勢,逼得文小娟不得
不快速深吸一口氣后,更深地吻住了女人的唇!

  這次,女生腦中記起一個詞:深喉吻。

  這是她不知道從哪里看來的妙招,大意是,憑借舌頭長的優勢,可以一直深
入,舔到對方的喉嚨。

  沒有任何的考慮,她立刻就決定對女人使用這一招,只因這女人太可口了,
讓人忍不住要更加深入地品嘗。

  即使過了今天,兩人就再無來往,文小娟也會記得自己曾經用舌頭征服過這
女人的喉嚨,而女人那邊,是否也會記得曾被一個女學生所征服?誰知道呢……

  文小娟盡力放長舌頭,越探越深,舌尖果然開始接觸到一片更加軟嫩的所在,
看樣子就要達到目的了。然而——

  一直放任女生施為的唐靜,此時突然坐直了身子,原來支撐身體的那只手攀
上了女生后背,像寫字一樣比劃了幾道。

  文小娟還未明瞭對方這些舉動是什么意思,女人嘴里那一條長舌卻已猛地跳
起,在她的舌頭上重重地點了幾下!

  要說這幾下的手法,那是蘊含著精妙,連刺帶拂,所帶來的不僅僅是瘙癢了,
還有酸麻的感覺!

  雖然文小娟也覺察到了這個差異,她心中卻沒有生出足夠的警惕,而依舊當
作「女人的舌頭又不乖了」來處理,那么只要故技重施,戳它幾下,它就會變乖
的。

  可這一次,女人的舌頭非但沒有閃躲,還硬生生頂住了她戳過來的舌尖!

  文小娟一擊未成,想變戳為拍,豈料在她把舌頭繃直舉高之際,對手卻見縫
插針,率先搶占了女生舌下的空檔,托住女生的粉色小絲瓜,順勢向上一擡!

  天哪,這女人的舌頭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力道?簡直……就像一條大蟒蛇!

  女生根本招架不住,半點也不由她做主,粉色小絲瓜已被擠壓在了女人的上
顎,動彈不得。

  此時的情景很是詭異,女人的嘴明明是張開的,并未給女生舌頭的活動造成
限制,可后者偏偏就無法活動,這是被女人那一條大蟒蛇給制住了。

  文小娟不甘心地又掙紮了幾下,仍然是徒勞!

  原來,剛才她把女人舌頭治理得服服帖帖什么的都是假象,現在顯示的才是
力量對比的真實面目!

  文小娟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腦子里還在費勁轉彎,重新認識著整個狀況,
忽然間覺得舌頭一松,女人給她的禁制意外地放松了。

  盡管她還有些留戀女人口腔的美妙,可是有這么一條兇猛的動物在那里虎視
眈眈,多呆一秒就多一分兇險,她要撤退了。

  然而,唐靜顯然已經料到了她會撤退,不給她以喘息之機,就開始大力吸氣!

  本來文小娟吻了這么長時間,已經氣短了,再被女人一吸,魂都要被吸走了,
缺氧的生理本能迫使她張大了嘴,與對方爭奪這有限的空氣,可這樣一來,女人
那一條鬼魅似的長舌,便如同決堤的洪水,毫無阻礙地長驅直入,闖進了她的嘴
里!

  說起來,用嘴迎接對方的長舌,這還是文小娟不久前所憧憬的事情,可沒想
到是以這樣一種她絕對不期待的方式來發生!

  那條入侵者以迅猛之勢,第一時間在女生雙頜根部某個地方各點了一下,柔
軟的東西既不會造成痛感,而那力道又使得無比的刁鉆,文小娟頓時感覺像吃了
梅子——

  不,單是梅子的酸還不可怕,怕的是,好比你的嘴還沒接觸到梅子就在心里
預想它是酸的,這會更加厲害,會讓牙根臉頰全都酸軟麻木的。

  處于這種狀態以后,文小娟的嘴巴再也無力合上,被女人牢牢吸住,眼睜睜
看著對方在自己嘴里予取予求,一時間又羞又急,卻毫無辦法。

  兩人的姿勢已發生了變換,女生整個人連同雙臂都被大美女緊抱,只能靠頭
顱的后仰作出有限的逃避,可又哪能逃得過女人的嘴呢?

  無數人都巴不得成為被大美女追吻的那個人,只有身處漩渦中心的文小娟明
白,事情絕非如此。

  若非女人舌頭的侵略,文小娟都不清楚口腔里原來有這么多的敏感地帶,只
可惜它們現在全部成了弱點,站到了自己的對立面,對方那條靈性十足的長舌,
顯然懂得怎樣攻擊這些神經密集之處,對不同的地方采用不同的手法,時而輕掃,
時而重按,時而快刺,唯一不變的是,每一次動作都生成一波討厭的感官浪潮,
浪潮漸漸彙集成海洋,再加上原有的氣短,她覺得自己就要被淹死了。

  在這即將滅頂之際,文小娟心中才如夢初醒地透進一絲光亮:我不是還有一
條長舌可以用嗎?一定要把這女人的壞東西頂出去!這次我是主場作戰,不會輸
給她的!

  可是女人的舌尖太靈活,她根本沒法捕捉到,急中生智之下,居然有了一個
笨辦法:舌尖抵住下門牙根,以此為支點將整個舌面外推,這樣就在嘴巴門口立
起一道肉屏障,外面的東西是進不來了,已經進來的東西,如果不肯出去的話,
也被將擠壓在了她的上顎——恰如剛才她的舌頭在女人口腔里的遭遇。

  這種辦法,換了舌頭不夠長的人還真難以做到,可她做到了!

  奇怪的是,對于她的這一招數,女人的舌頭未作任何抵抗就自動縮了回去,
看來也是怕了這一招了。

  不管怎么說,文小娟總算制止了對方在她口腔中的肆虐,此時她的舌頭嚴密
地封住了入口,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找到一絲間隙從鼻子里緩上幾口氣。

  哪知她又錯了!

  就在她松氣的當口,一條軟物大力擠開她舌頭邊上的縫隙,蜿蜒而進!

  文小娟大驚,想要揮舌抵擋,然而已經慢了半拍,對方先是舌尖已經抵到了
她舌根,隨后那條成了精的長舌更是整個纏了上來,巧妙地用力一按一絞——

  完了,女生可憐的粉色小絲瓜被一股討厭之極的酸軟感迅速席卷,頓時失去
了所有的活力,就像舌頭里的什么精華被榨走了。

  女人的大蟒蛇頗有王者風范,利落地一翻身,輕而易舉就把失去抵抗能力的
對手壓在下面,宣示著自己絕對主宰的地位。

  可是,這條舌頭并不以此為滿足,繼續往更深處挺進,這是它的權利,要怪
只能怪它為什么生得這么長。

  文小娟驚愕地睜大了眼,她已經清楚知道那條長舌的目標,不久前她才剛對
女人做過同樣的事,只可惜現在的她什么也無能為力。

  果然,那條長舌的尖端著陸在了女生嬌嫩的喉頭,隨即來回輕舔起來!

  這女人的舌頭靈巧到這個地步:明明遠離口腔,無法從下顎借力,舌尖卻依
然能像蝴蝶振翅似的快速來回掃動!

  大美女的舌頭居然探到了女生口腔最深處的軟嫩之處,對毫不設防的那一處
地方施以看似溫柔實則殘酷的折磨,這樣的情景,說出來誰都不會信,長有X光
透視眼的另當別論。

  文小娟終于嘗到了深喉吻的滋味,無奈這是她被大美女逆襲的結果,她的身
份是受方!

  喉頭被掃得奇癢無比,想吞吞不下,想吐吐不出,難受之極,這是實實在在
的被征服的感覺,文小娟此時只有一個認命似的念頭:不如死在這女人的舌頭底
下算了……

  幸好,這令人窒息的逗弄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女人隨即放開了文小娟的整
個人!

  文小娟現在是完全自由了,第一反應就是大口喘氣,可是喉嚨的癢感經久不
散,大口吸氣只會導致更加癢不可耐,她開始激烈咳嗽,吸進去的空氣還沒發揮
作用又被咳了出來。

  看著女生這副狼狽之極的模樣,唐靜心中暗笑不止:我就是這樣懲罰你的。

  可是女生咳得那樣辛苦,唐靜畢竟看著不忍心,轉念一想,意識到了很大的
不妥——

  看這女孩的吻技生澀得不行,很顯然根本沒什么經驗,說不定這還是人家初
吻,對一個初吻的女孩就下此重手,萬一讓這孩子從此視舌吻為畏途,今后再也
不肯來第二次怎么辦?那可糟糕透頂,親手毀了一株好苗子呀!

  想到這,唐靜頓時無限的自責,趕忙拍著女生的后背,連聲道:「對不起!
對不起!」

  看著女生稍微舒緩一點,她又攤平一只手掌放到女生面前:「來,把著我的
手,放你脖子上揉揉就不難受了。」

  她的手掌像只肉蒲扇,又做著這種姿勢,挺有觀音菩薩的范兒,不過,她的
手指是圓中有棱,隱隱流露著力量感,與觀音菩薩純粹豐圓的手指終究是不同的。

  文小娟宛如落水之人,也顧不了許多,抓過女人的手掌就把自己脖子壓上去,
說來也神奇,只覺得一股熱流從那溫軟的手掌上傳來,自己的喉嚨居然就不怎么
癢了,氣息也順暢多了。

  經過這次挫折,文小娟認識到了一個真理:光是有一條長舌,并不能決定一
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過,這些基本是后話了,而此時的她是又羞又悔,要不是她心血來潮玩什
么深喉吻,也不會招致這么猛烈的報復,盡管女人這個吻未免粗暴了一點,但無
論如何,對方畢竟是她老師,肯跟她親嘴已經非常夠意思了,她還能說什么?

  文小娟放開了女人的手,不敢擡起頭看女人的眼睛。

  而這時,唐靜卻抱住了她,一張充滿歉疚的面龐貼在女生臉上來回磨著:
「對不起,我剛才太放肆了!」

  被一個美女老師這樣耳鬢廝磨說著道歉的話,文小娟哪還能擔當得起,一瞬
間,她心靈的某道閘門就被打開了,委屈、羞愧、感激等等各種情緒彙成一股難
以名狀的洪流,一齊涌了出來,她只覺得無比的心酸,眼淚撲簌簌就掉了下來。

  朦朧之中,她感到一只溫軟的手掌輕輕揩抹著她臉上的淚,而手的主人卻默
默無語,直到她的眼淚不再流淌——

  「還難受嗎?」女人關切地問。

  「不……呃。」文小娟一直想說點什么,可是一動嘴才發現,她的舌頭剛才
被女人古怪的手法弄得又酸又軟,還沒恢復呢!

  接下來,她就看見女人的唇漸漸壓了過來,已經觸到了她的嘴。

  文小娟一驚,下意識就擺動起頭顱,想要避開女人的嘴,要知道,她的口腔
被女人侵掠過后,現在還是滿地傷殘,怎能經得起再一次的風暴呢?

  可女人卻用雙手掣住她的臉頰,鄭重其事一字一句地道:「剛才都是我不好,
這次我絕對不會再像那樣了,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文小娟心中歎息一聲,不敢再看女人那張內疚至極的臉,否則眼淚又要下來
了,于是她慢慢閉上了眼,以微小的動作點了點頭。

  隨后,她便感到對方的掌心小幅度的圓圈運動,按揉著自己的雙頰,一絲絲
暖流從那掌心透入自己皮膚,酸軟之感便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舒爽和暢快,
——原來這就是女人肉蒲扇的另類「扇風」方式。

  那張豐潤的紅唇終于親密無間地覆上了女生微張的嘴,滑膩柔軟的長舌緩緩
地再一次進入她的口腔,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沒有誰會想到,這就是曾經兇猛無
情的那一條大蟒蛇。

  此時,大蟒蛇卻變得無比的溫良,進到一個合適的位置之后,就把女生受傷
的粉嫩小絲瓜纏了起來,利用自身的蠕動,一點一滴地按摩著。

  女人的舌頭終歸彈性驚人,即使是如此纏綿的撫慰,其實力道也不算小,按
得女生非常的受用,雖然一開始會牽動到女生舌頭里的酸軟,但這酸軟過后卻是
極大的舒適,如同一個人做過運動后雖然肌肉酸痛,卻代表著健康的感覺一樣。

  女生雖然不時會皺一下眉,但嘴角卻在緩緩揚起,漸漸地,她已經不再討厭
這種酸軟,而是喜歡上它了。

  過了一會,女人舌頭忽然離開,女生正納悶之際,卻感到對方利索地一吸,
把兩人流出的汁液打掃了個乾凈,接著嘴唇稍稍分離,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自
己需要換氣了,若不然,在缺氧狀態下,再美妙的體驗都只能等于零。

  文小娟暗想,不會是自己需要多久換一次氣,都被這女人記得吧,這女人可
以體貼成這樣嗎?

  等女生呼吸平穩了一些,那張只有一厘米之隔的紅唇又封住了她的嘴,這一
次,那條成熟靈巧的長舌鉆到了她的舌底,像母親背起孩子一樣,輕輕地托起女
生的粉舌,接下來竟然是——

  女人的舌頭從根部抖出一個個輕緩的波浪,簡直妙不可言,只好比作一條飛
行中的魔毯!

  這時也要虧得女生也有著一條長舌,相當大一部分的舌體都坐在下面那條魔
毯上,才能充分感受到這種待遇的個中妙味,在那小小的一起一伏之間,自己舌
頭里仿佛也有什么東西像搟面條一樣被理得越來越順,感覺越來越舒展。

  相反,倘若魔毯上的「乘客」換了一般長度的舌頭,那么魔毯的效果也顯不
出奇妙,用普通的舌尖對舌底的按摩就可以做到了。

  按理,很少接觸外物的舌底被這樣托著,難免會有一點不適應的癢癢的感覺,
但在對方那一條妙物傳來的溫熱面前,卻算不了什么了。

  文小娟感覺自己的心似乎也隨著這條魔毯在飛,就不知道對方要把自己帶到
什么地方去。不過很快有了答案——

  女人的舌頭抖完最后一個波浪,就順勢一勾,同時嘴唇一撮,把女生的舌頭
吸進自己嘴里。

  文小娟又一次嘗到了舌頭進入女人口腔的美妙,只是這次她學聰明了,知道
這不是可以亂動的地方,要是惹惱了近在身邊的那一條大蟒蛇,令它顯出兇猛的
面目,那可是有得苦頭吃的。

  女生的粉嫩小絲瓜乖乖躺著,一副順服的模樣,通常來講,人要是太乖順都
會招來別人欺負,只是在女人的口腔里屬于例外,她受到的不是欺負,而是疼愛。

  女人含著粉色小絲瓜啜吸了一會,接著讓小絲瓜躺在自己舌下那一片柔軟的
空間,而女人的舌頭則化身成一條彈性上佳的肉被子,蓋了上去!

  如果把文小娟的舌頭換成她本人,能夠躺到這種溫柔鄉里,就算長眠不起也
值了。

  更不用說,那條肉被子還會細摩綿挲,輕纏慢卷,有形的暖流,無形的情意,
都在這微細的一舉一動之間傳遞著……

  千言萬語也說不盡此時的溫馨。

  文小娟不由得把身子向女人懷里貼得更緊了些,這樣令她更有全方位被疼愛
的感覺!

  至此,她對于女神的認識又加深了一層:舌吻女神。

  可不是嗎,女神的舌頭,要是發起威來,有一千種手段讓你生不如死,可要
是它想疼你,也有一千種辦法服侍得你如登仙境。

  此時的文小娟已經舒服得閉著眼睛,整個人像八爪魚一樣掛在她的女神身上,
而女神眼里含著微笑,嘴里正在用小片舌尖按揉著女生的小絲瓜,像是用手揉面
一般,所過之處,都猶如解開了某種結似的,令女生的舌頭更為舒展,愜意……

  文小娟又開始心猿意馬了:如果女神的舌頭不是用在舌吻上,而是用在身體
的其他部位,會是怎樣一種情景?

  不過,她來不及想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她需要換氣了,而這一次,女神
的舌頭緩緩從對方開啟的檀口伸出,越過兩人臉龐之間那好幾厘米的距離,半月
似的舌尖輕輕觸碰著女生的唇,挑逗意味異常明顯。

  文小娟臉一紅,這女人真是大膽,也不怕舌頭著涼啊!

  話雖如此,人家都把舌頭送到她嘴邊了,她要不吃,真放涼了,責任似乎還
是在她,文小娟偷偷瞄了一眼,發現女人眼睛是閉著的,這讓她變得勇敢,把這
女神的恩賜含進嘴里。

  可是被她含起來的那根肉條,卻一反之前大力而靈活的狀態,靜靜地躺著一
動不動!

  文小娟一時有點不知所措,但嘴里有這么一根東西,始終在刺激她流出口涎,
于是她發揮本能,學著女人對她的樣,含吮啜吸著那根肉條,這一下就把女人口
中的許多汁液也一起吸了過來。

  在她吸著女人肉條的時候,女人的雙唇則反包著她的嘴,同時把女生攬得更
實在,一只手在女生髪際輕輕撫摩著。

  一瞬間,文小娟有種錯覺,這根肉條不僅僅是美味多汁,含著它更像含著眼
前的女人,即使不是整個人,那也是她的心,這樣就夠了,如果能一直含下去多
好,可惜是不可能的。

  她才這么想著,那肉條忽然就開始動了,依然不變的那樣靈巧,三下五除二
就把女生潛伏著的舌尖勾了起來,隨即舌尖對著舌尖,就是一陣輕快的逗弄,過
一會兒,又是一陣。

  這根舌頭真是頑皮!

  文小娟的性子又被吊了起來,難道自己就甘心被女人這樣欺負嗎,于是,當
女人將要第三次來逗弄時,她把舌頭閃到一邊,讓女人撲了個空。

  也正是這一個動作,讓她驚奇地發現,自己的舌頭不僅完全恢復了活力,還
居然比以前更加柔軟靈活了,難道這就是和女人接吻受到的益處?

  不過,說是益處,也只是一點點,羅馬畢竟不是一天建成的,再說她光是躲
舌尖也沒用,整條舌頭還在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對方那條像長了眼睛似的
妙物,不管接觸到她舌頭上哪一點,最后總能順藤摸瓜找到她的舌尖。

  就好比捉迷藏一樣,不是女生不會躲,而是對方太會找了。

  文小娟心中混合著羞澀與期待,她明白女人無論如何總能捉到她的舌尖,可
又不想那么快被捉到,心念一轉,竟有了個主意:既然躲在自己嘴里沒用,那不
如索性躲到對方嘴里去,——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她這個暗度陳倉的計策實施得百分百順利,完全沒有受到阻撓,只是當她的
舌頭進入女人的嘴里時,對方卻不再繼續找她的舌尖戲弄了,而是就勢把整條舌
身貼著女生的小絲瓜,親昵而歡快地摩擦起來!

  文小娟此時充分體會到了生有一條長舌的好處,不用費勁,就能跟對方從舌
尖到舌根的徹底交纏,別提有多盡情了,盡管她的粉嫩小絲瓜大多數時候還是被
女人所擺布,但技巧已經顯得無關緊要,熱烈才是最重要的。

  兩人互相擁抱,仿佛向對方敞開胸懷,連心跳都變得同步起來。

  激吻漸漸平息,但文小娟還賴在對方嘴里不肯走,而用不著想,迎接她的是
另一輪溫柔盛情的款待……

  兩條長舌的互動,可以激烈緊張,可以溫情脈脈,可以妙趣橫生,但永遠不
可能平淡無奇。

  如果不是事后看時間,誰也不會知道,這兩人竟然吻了將近兩個小時!

  文小娟吻得力氣都快沒了,懶懶地靠在女人的肩頭,而唐靜拿著一塊濕毛巾
給她擦臉,擦過一輪,把濕毛巾扔到一旁的水盆里,用手掌心繼續按摩女生的下
顎。

  「嗯……」文小娟被按得舒服,半瞇著眼,軟軟地哼道。

  「這么大的人了,還哭鼻子啊。」唐靜忽然換了一副壞笑的臉,可語氣偏偏
卻是那樣輕描淡寫,這更讓人受不了——

  「還說呢。」文小娟一下子就整個臉都紅透了,可不,她之所以這么容易掉
眼淚,歸根結蒂,還不是因為這個女人的舌頭剛才弄得她死去活來,一想到那些
情景,她只有馬上把臉埋在女人的脖子根,才能保住自己的臉皮不掉下來。

  可是對方終歸作出了補償,不僅驅除了她的難受,更讓她領略到舌吻的真正
妙諦,她心中縱有一時的怨氣,也決沒有不消散之理了,而且,還莫名地有一絲
感激。

  結果,她只能在女人后背輕捶一下:「老師就會欺負人家。」

  「沒有啊,剛才我那就是給你一點懲罰,難道你忘了我早上說的話。」

  說到老師對學生的懲罰,無非就是扣一扣平時成績分,嚴重點的讓他掛科,
如果是體育老師,可能還有罰跑操場多少圈之類,基本也就這些了,一般大學老
師的權力畢竟是有限的。

  可這些都比不得眼前的女人,這女人是直接把學生叫到家里,然后用舌頭伸
到對方嘴里去懲罰人家……

  文小娟不由自主地想著這些字句,一時間連身子都緊了起來,心中一直有個
聲音叫她不要再想了,否則這真是無底洞,她的臉什么時候才擡得起來?

  而在她胡思亂想之際,真實的女人卻只是靜靜地抱著她,無聲無息。

  等女生臉上的熱度漸漸消退,唐靜輕輕撫摸女生的頭髪,開始認真說道:
「其實懲罰什么都是其次,我主要的,還是給你展示一下舌頭的威力。我知道你
舌頭也長,天賦很好,但天賦也得加上勤奮的努力,刻苦的鍛煉,才有作用,要
不然,天賦也是空的。就包括我,也是這么一年年鍛煉出來的。所以,以后只要
你想鍛煉舌頭,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聽著女神這樣大膽直白的話,文小娟起初忍不住羞赧地低下了頭,可世事就 是這樣奇妙,一旦把一切都挑明了說,反而讓人感到輕松,漸漸地不再那么害羞
了,而當聽完對方最后一句話時,文小娟更是抑制不住驚喜地擡起頭,顫聲道:
「……真的嗎,老師?」

  唐靜張口欲言之際,忽然一轉念,裝出一副失望的表情,瞪了女生一眼:
「哎喲,原來我說這么多你當我是開玩笑,我還不如當初把你手機交給你們的學
生輔導員呢。」

  「不不不,老師!」文小娟連忙撲了過去,用自己的小臉在那張美顏上蹭著,
就像一只求寵的小貓,「以后我每天都會來找老師,老師還有什么吩咐。」

  此時文小娟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她的女神不可以生氣。

  唐靜這才在女生臉上輕啄一口,原諒了她,然后接道:「還有,以后不準手
淫了,知道不?我說過,你要手淫,我從你氣色上是看得出來的,只要再被我發
現,找我鍛煉舌頭的事也就免談了。」

  「再也不會了,老師。」文小娟軟軟地應道。

  「來來來,把你手機拿出來,我要你當我的面,把你存的那些情色小說給我
刪了。」唐靜放開女生,用不容置辯的語氣說道。

  文小娟依言拿出手機,打開她存放情色小說的地方,一個個刪著,早先的那
幾篇寫得都比較一般,文筆也不怎么樣,刪了也沒什么可惜,可接下來她就來到
了最后一篇,也就是她頭天晚上看了個通宵的那一篇,不是她愛通宵,而是那一
篇實在太動人心弦,文筆太優美,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說得再文藝一點,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于是,她的手指就遲疑了一下,而就這一下,耳畔又響起女人的聲音:「若
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手機里有這些,被抓到是早晚的事。這次被我抓到,
還不吸取教訓,下次再被誰抓到,我可就沒法子了。」

  文小娟的手指得到了這句話的助力,硬著心按了下去,確實,小說里的角色
再美,終究逃不過某種千篇一律的公式套路,現實中難得一見,到頭來不免于成
為一個個空洞的軀殼,又哪里如得了眼前這個真實的女人,有血有肉,美麗強健,
關鍵是,嘴里還有一條能讓人神魂顛倒的東西……

  自己后來是怎么離開女人的家,回到自己宿舍的,文小娟已經記不得了,她
只知道,她今晚一定能做個香甜的好夢,跟她一起做夢的,還有她嘴里那條先是
被女神欺負得很慘,然后又被女神細心調理好,最后性能還有所改善的粉嫩小絲
瓜……


相關鏈接:

上一篇:男老師的處男身 下一篇:被M的張老師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斯诺克台球桌